Loading...

疫情中的聖餐默想

被簡化的聖餐意義

按柏祺城市轉化中心和福音證主協會的「疫情中的教會牧養問卷」調查,有20-30%堂會因網上崇拜取消聖餐。事實上,今天福音派在聖餐的實踐上,有不少值得反思的空間,誠如郭乃弘牧師指出重洗派把「謝恩祭」改為「主餐」,純粹記念主耶穌與門徒在最後晚餐時設立此聖禮以預表祂的犧牲,卻大大扭曲了聖餐的原意。1

參考The Worship Sourcebook,首先,主餐是記念和盼望的慶典,記念上帝——尤其是基督裡——為我們所作的一切;主餐也是感恩的記念——包括基督的整個生命和事工,從祂參與創造至最終掌王權;主餐也是慶祝和宣告主耶穌的真實臨在,祂的靈就在我們中間,我們慶祝藉著基督的救贖工作,也慶祝祂那一直持續供應我們的靈性滋養;聖餐也是慶祝教會的合一,又是懷著盼望地預嘗天上的筵席。2

楚示格博士認為一般新教教會趨向強調主的受難和信徒是否配得領受聖餐,3但聖餐的意義遠超於此。聖餐既強調過去的「記念」,也包括今天我們因依靠上帝、肯定基督臨在、藉聖靈同行而得力,因預嘗天上筵席而充滿盼望;它不單強調基督的受苦與受死,同時包括祂從創世到再臨的各樣工作;它不單強調基督,也涉及聖父和聖靈的身份與作為;我們不單因聖子的犧牲而感受上帝的大恩,聖餐同時是一個充滿慶賀的屬靈經歷,信徒在過程中得到建立和餵養。

被忽略的「回應」

敬拜其中一個重要意義,是受造者回應上帝。聖經中的上帝每每採取主動,祂先行動,我們再回應。今天不少崇拜的重點是講道及之前的詩歌讚美,除了一些禮儀教會,聖道後的內容一般較為簡潔。第一部份(現在一般稱為「詩歌讚美」)作為崇拜的開始,相對於「聖道」後可作的「回應」應較少。福音派既然十分看重講道,理論上也不應太忽視對它的回應。今天,大部份教會在信息後的「回應」比對「詩歌讚美」和「講道」,看來是太輕描淡寫了。再者,身處後現代世界,信徒更需要親身的參與和經歷,若能加強講道後的回應,豈不是可以讓會眾更深刻地經歷上帝嗎?

不少學者發現歷代教會的崇拜出現一個四疊的結構:招聚、聖道、聖餐(或聖道回應),以及祝福與差遣。四疊程序的意義在於神與人在過程中不斷互動——宣召、人讚美及預備領受聖道、上帝藉聖道宣示其心意、人感恩與回應、上帝賜福、人領受差遣。隨著教會發展,福音派堂會已很少每週守聖餐,但堂會其實可因應今次疫情,嘗試加強講道後的「聖餐默想」,藉此深化會眾回應聖道的經歷。

聖餐默想的實踐建議

疫情讓一些堂會以「聖餐默想」取代聖餐,而即使能在家中領實體聖餐,會眾也較難專心及感受與其他肢體一起同領主餐。但從另一角度看,堂會可藉這次機會豐富「聖餐默想」的安排,幫助會眾即使在家中也能有豐富的經歷:

(i)教牧團隊可一起思考,按聖餐豐富的意義,有計劃地一一帶出它多方面的主題。
(ii)實踐上,堂會可間中參考一些整全的聖餐禮儀,並按堂會特色作出調節(例如選切合堂會文化的《聖哉頌》詩歌)。
(iii)此外,除了林前十一章,可考慮藉多段與聖餐有關的經文,例如逾越節、羔羊、最後晚餐前後的事蹟、擘餅等,以讀經、詩歌、短片、講道帶出聖餐多方面的意義和信息。
(iv)聖餐其中一個特點,是藉具體行動引動會眾感受上帝的作為。若不便領餅和杯,可考慮請會眾在家中以一些行動表達,例如領餅和杯的動作,或讀經時把雙手舉起模擬釘十架的動作,或用網上地圖及相關圖片「親臨」聖地,重踏基督的足跡,或藉WhatsApp讓會眾「抽金句卡」……
(v)堂會也可考慮於某次崇拜,完全以當天所期望帶出的聖餐意義作為流程設計的基礎,經文、詩歌、信息等皆基於該主題來設計。

考慮長遠強化聖餐與回應

堂會可能因應不同因素,認為暫時不宜像初期教會每次崇拜也舉行聖餐。若在疫情期間發展了更豐富的聖餐默想形式,長遠可考慮藉此增加聖餐的比重,例如將較豐富的聖餐默想內容配合實體聖餐,或在每月一次正式聖餐以外,另加一次聖餐默想。當然,這可能需要減少詩歌讚美或講道的時間,但這並不代表輕看詩歌及聖道,反而因聖道重要,若會眾能藉詩歌、聖餐或聖餐默想,或一些具創意的行動去回應聖道,將能進一步幫助肢體深化所領受的道,讓詩歌有更佳的發揮,並將這些領受延續至最後的差遣,促使會眾在生活中把神的道實踐出來,活出「不離地」的信仰。

聖餐是主耶穌親自留給我們的寶貴行動,而對於不少基層信徒、年輕人,甚至現代都市人,藉行動去敬拜和記念上帝,亦可能比僅單向地聽道更具果效。願我們藉今次疫情再思崇拜的實踐,幫助會眾更能在崇拜中與上帝相會。

(作者為中國宣道神學院實用神學講師)

1. 郭乃弘:〈一個整全的聖餐崇拜儀節〉,譚靜芝主編:《聖餐與崇拜牧養》(香港聖樂服務促進會,2019),頁17。
2. 〈主餐〉(譯自Calvin Institute of Christian Worshup及Faith Alive Christian Resources的The Worship Sources Book中“The Lord’s Supper”一文),區美賢、譚靜芝譯,譚靜芝主編:《聖餐與崇拜牧養》(香港聖樂服務促進會,2019),頁12-13。
3. 楚示格著,周永慈譯:《超基本崇拜通論》(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17), 頁240。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萬國兒童佈道團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時代觀景1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