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评

旷野茫茫,星光烁烁:
伯利恒的流徙记忆

一直以来,香港作为一个宗教自由的社会,每年圣诞,都不乏街头巷尾的诗班歌声、教堂记念基督降生的特别崇拜,还有学校课室以至大小机构社团的联欢感觉和成长记忆;加上商业社会借机大力催谷的消费意欲,巿面气氛璀璨热闹。今年,反覆不定的新型肺炎疫情,为这基督宗教节期盖上厚厚的阴霾,限聚抗疫让各项大小聚会、报佳音队伍,以至校园和商场人流,势不复见。

不过香港巿面的冷清,其实远比不上港人心中的寒意。当《港区国安法》致令原本已经薄弱的制度制衡进一步失效,权力横流肆无忌惮,各项自由空间急剧收窄,信徒教牧对于宗教自由的未来境况,固然焦虑;教会内外讨论移民者众,流亡海外的新闻时有所现,流亡不遂而被关柙异地的港人消息更令人忧心和愤慨──说到底,对多少香港人来说,这个圣诞会是最后一次在香港度过?

去留不定的流徙奔波,其实也发生在两千年前圣诞故事的主角一家:先是因着数点人数的政令,约瑟带着怀有身孕的马利亚前往伯利恒,几乎无处栖身,到小耶稣出生了也要借马槽而睡;后来因着逃避希律王的追杀,约瑟连夜带同马利亚和小耶稣逃往埃及,一住就是好几年。神爱世人,俯就卑微,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一出生就与因种种限制与迫害而流离迁徙的人同在──直到他返回巴勒斯坦,直到他踏上那其实迈向地上生命终结的耶路撒冷之路,直到他上十架的一刻,作为圣子,他仍坦然承受这些现世的限制与迫害,在地连枕首的地方也没有。

去与留的抉择,从来不容易,但问题的根本,在于为谁而去,为谁而留──对于在世寄居的我们,因着基督,有哪些人,需要我们的保护?有哪些人,需要我们的服侍?有哪些社群,在牵动着我们的心肠肺腑?每一次去与留的抉择,其实都是一次委身的呼唤、奉献的邀请,需要我们细心观察、静心聆听,然后求上帝赐下信心,勇往前行走窄路,就像昔日约瑟与马利亚对耶稣的守护,就像昔日耶稣为世人的付出。

关于两千年前伯利恒的流徙故事,总不能不提三位追踪景星、离开本乡本族、远度从东方而来的智者。他们不惜千里迢迢,冒着昔日远途游历的种种风险,长途跋涉到伯利恒,只为一觐新生王,献上礼物,就心满意足。我们当然希望那些为了邻舍的自由而摆上自己,前路变得愈来愈崎岖的香港人,也能够有像三博士一样排除万难的坚毅心志。我们更希望有更多本地信徒教牧,在浪急风高的每一天,能够定睛于上主,在这移民社会继续作盐作光,为软弱者递上一杯凉水,为被欺压者说句公道话。说到底,我们都只是在世寄居的,唯有基督是主、是王、是元首,就像当年伯利恒的星光,指引我们的路,面向永恒。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2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