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评

高压社会的青少年牧养

时势愈艰难,人愈会寄望于遥远的未来。近日由社会温度计到乐坛成绩表,都不乏牵动人心的结果,带出大众对香港未来新世代的忧虑与期盼──或是担心当大学民调发现近九成受访高中生不信任政府,社会要如何走下去;或是乐见本地流行音乐新人涌现,颁奖礼奖项不再由各大传统唱片公司旗下的资深艺人所垄断,为社会大众对未来本地文化的想像,重新注入生气与动力。

对香港来说,这的确是个艰难的年代。例如,当今届区议会占绝大多数的民主派新晋议员面对重重政治压力和行政打压,连尝试组成跨区议政平台也被当局指为非法,导致参与人数不足而宣告难产;在政治高压下,要为未来新世代缔造新的社会参与平台,以增强投入与信任,谈何容易?能在乱流下平安,已是万幸。又例如,当《港区国安法》下红线任意飘移,寒蝉效应肆虐,知名而活跃的文化生产者之中,离港避险的也不少,当权者又计划建立巨型文化央企加强影响力;在如此由上而下的官方主旋律里,本地文化的自由与活力,可以从何谈起?文化工作者能够靠巿民支持自食其力,维护到一点点不同的声音,已很难得。

如此社会氛围下,继续留在香港的新世代,所面对的成长处境,绝不轻松。而对于民间社会的不同成员而言──包括宗教社群──如何让宗旨与核心价值,在未来的世代得以承传,更是另有一番挑战。特别是对今天的本地教会群体来说,部份堂会一方面领导层青黄不接,一方面青年信徒大幅流失,再加上今天的社会处境和疫情压力,可谓雪上加霜。换一个角度看,倘若青少年在堂会,碰到的嘴脸一如今天掌权者般只顾单向全面管治,什至随时会一整批被「放弃」,恐怕有关堂会所提供的成长处境,不会比今天的香港社会好多少;纵使生命仍然会找到自己的出路,但肯定要加倍努力另觅蹊径,才得见蓝海与新大陆。

在上主里,一人有一个召命。青少年牧养,就是协助他们寻找各自的召命。关于青少年牧养,近日在教会界讨论四起。昔日曾经成功的一些模式,是否应对到大小堂会的不同需要,以及应付到现今环境的挑战,众说纷纭。但要在今天的张力压力里让新世代迸发生命力,践行召命,好些问题会显得更为迫切,例如:当人的基本需要有机会因为种种政治原因而备受制度所冷待以至无视,如何让人能够自力更生,并相濡以沫?当社会对制度的信任不断溃败失落,如何让基本的人际信任仍然能够在不同的小社群里得以存留和孕育?当似乎大得不能倒下的制度,渐渐变成《魔戒》般的权力梦魇,如何让新世代在未来的人生旅途上抓紧生命价值,抗拒那空中掌权者?

说到底,牧养青少年的过程,其实是两代人相遇相知的生命故事。最终,下一代仍然是要如弓上的箭般发出去,离开上一代,谱写新故事。人所建立的制度,终究不会无止境地完美承传。但当社群里不同的制度与平台,浮现有时,湮没有时,如何让认识上帝的一群,继续活出基督的香气,分享他的好消息,将他的教导一代一代交托下去,这样的承传方向才是关键,无论社会境况如何,依然不会改变。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1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