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教會的未來──斜槓現象的啟迪

香港的父母為著年幼的子女籌算未來、中學生考慮提早海外升學、大學生畢業後是否留港發展,還是往外地跑一趟……有沒有打算移民?這個問題又再成為香港教會的熱話。今次的移民考慮,相比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各人的包袱相對較輕,因著資訊的流動,個人網絡的擴大,動身移居變得方便快捷。教會人口金字塔中,現時流動性較低的應該是五十後、六十後的一群,他們在過去的三十年,憑著學歷、經驗、拼搏加上香港經濟起飛,能夠累積財富和資產,被年輕一代視為人生勝利組,他們過去能夠有穩定收入和上流階梯,在香港教會的領導層中有著持續的話語權。

這種持續的話語權現象,本地教會早已經習以為常。但當年輕少女格蕾塔通貝里(Greta Thunberg)在二○一九年成為《時代》雜誌風雲人物,一個具有象徵性的訊號向世界發出後,就令人再思教會的領導層該如何轉化。年輕一代的聲音能夠產生具大的影響力,到底教會的領導層如何消化這個不爭的事實?選擇在港發展的千禧世代及Z世代如果持續地對教會抱有不滿,按納不住的便用雙腳來表達訴求。但出走不等如離散,他們可以自由及快速地再滙聚。如此,新的信仰群體便誕生了,這是脫離式的突破性發展。當然也有教會的發展是漸進式,但無論是哪一種發展模式,新群體的成員和領袖都會帶有斜槓族(slashers)的特徵。

在零工經濟(gig economy)的土壤中,斜槓族成為年輕人之間流行的一種工作模式。年輕一代因著經濟收入、個人興趣、自我實現等不同因素,不再選擇傳統的單一全職工作模式,他們喜歡成為斜槓族。對於斜槓一族,工資的高低不再是選擇工作的最重要因素;相反,志趣相投、才華發揮、實現理想等等才是工作的重點。他們嚮往多元的生活,具有多重職業和身份,不會滿足於單一的職業生涯。這些多重職業的自由工作業者能夠善用網絡平台或應用程式,參與短期工作,從中得到經濟收入,他們流動性極高,地域也不是他們的限制。簡言之,零工經濟體是由一群執行工作量不多的自由兼職者組成的一個經濟體。

斜槓族現象反映了現今一代年輕人其實是具有理想和拼搏精神,他們運用多重身份的生活,能夠從工作中得著滿足感和價值肯定。由於斜槓族的工作和志趣兩者能夠成功揉合,他們不介意辛勞和付出。當工作與生活的平衡(work-life balance)有了重新的定義,斜槓族可以長時間地工作,仍然甘心樂意、樂此不疲。他們拼搏的目的是希望從多重工作中找出人生的意義,他們願意付出自己的時間、精力和金錢,努力追求心中的理想。

以上一股新動力,注入教會群體後,教會面貌將會如何改變?未來的信仰群體面貌將會被零工經濟體持續改造,信仰群體原本已經是一個由義工構成的有機體,斜槓族介入後,教會的體制將會是進一步的去中心化,牧者和信徒領袖也會漸漸出現斜槓的多重身份特徵。

信徒的信仰生活是流動的,參與的教會也不會局限在單一堂所之內,信徒開始有主教會、副教會的信仰生活模式,事奉崗位更傾向義務/兼職/半職或多重結合,各職位的特徵是短暫和工作量不多。在恩賜不同、互相配搭的前提下,教會內外的工作或事奉崗位變得更碎片化,各區域的信徒可以透過互聯網作平台,參與不同「微教會」內外的聚會、事奉和工作。「微教會」的時間、地點、模式(線上/線下),都是更彈性、更生活化,更適合新群體的發展。不久的將來,他們參與教會崇拜和聚會時更會配戴虛擬實境(VR)/擴增實境(AR)的眼鏡,配合5G技術,各人無論身處何方,感覺都能置身同一現場,空間的遠近無礙肢體之間的連結。網上聚會應該是這個模式的!

「互聯網+」已成為社會發展的一大動力,這種發展的新常態改變了社會各階層的固有生活模式。斜槓族的出現,正是科技融入生活的一個例子。年輕的信仰群體人數能夠容易地、活潑地持續增長,但長遠的面貌最終是怎樣仍有待觀察及研究。傳統教會在疫情和網絡主流化兩者的夾擊下,若然繼續持守既有的思維,教會內的人口老化問題將會再加劇。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時代觀景1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