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

兩位法律界人士,一位是終院首席法官、一位是前法律系教授。一位剛完成退休儀式,一位剛從警署獲保釋。一位坐穩作人上人,一位淪落似地底泥。

前者引用一段聖經來總結自己過去十年擔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表現:「我希望我可以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該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後者離開警署時,只向傳媒及香港人留下一句話:「香港已進入寒冬,吹的風又猛又凍,但我相信仍然有很多香港人會用自己的方法繼續逆風而行。」

在我看來,後者比前者更配得上引用聖經那番話來評價自己。那番話出自使徒保羅,是他殉道前夕,回顧自己一生時的總結。上主給他的召命,他已盡一生來回應,縱使身在囚房,也死而無憾了。

「召命說的不單是擔任甚麼角色或崗位,更是關於怎樣活出這個角色和身份。」這番話出自楊錫鏘醫生的《召命》一書1。因此若人被上主呼召作一位律師,他應當問主想自己作一位怎樣的律師,上主對法律的心意和設計又是甚麼。

法律作為社會契約中的一環,原意是保障人應有的權利。聖經中的公義(希伯來文Mishpat,見彌六8),就是指給予人應得的,不論是權利或懲罰2。因此被主呼召作法律界人士的,理應以秉持公義為任。上主不止呼召人從事法律行業,更召人作一位秉持公義、給予每人「應得的份」的法官、律師、法律系教授。凱勒(Timothy Keller)說:「公義就是視所有人為神所造,看著他們所當得的份對待他們。」3

上主告訴我們,祂是寡婦、孤兒、寄居的和貧窮人的神(亞七10)。因此回應呼召的法律界人士,也要參與主的工作,保障那些受害的、被欺壓的和弱小的人,讓每個人能活得有尊嚴和價值。

當法律成為權勢的爪牙時,誰出來阻止?是那位即將光榮退任的首席法官?還是那位被褫奪教席的前港大教授?誰真正在回應召命、打那美好的仗、守那該信的道?看官們心中有數。

(轉載自作者FB專頁

1. 參楊錫鏘:《召命:以生命回應神的召喚》(香港:福音證主協會,2017)。
2. 提摩太.凱勒(Timothy Keller):《慷慨的正義:如何靠恩典行出上帝的公義》,(台北:校園書房,2020),頁16。
3. 同上書,頁28。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時代觀景1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