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從培育公民質素的角度來看通識科的改革

教育局對通識科手起刀落的改革,已使相關學科的老師,甚至教育界其他同工,感到極大震驚。不少論者已經從改革的具體方案作出分析,例如改為「合格和不合格」的優劣。下文將從香港公民教育發展和公民質素培育的角度來看這次改革。一直以來,通識科都被認為是公民教育的有效載體;有論述更指出,必修的通識科在二○○九年出現,成為了香港公民教育發展的分水嶺,促使公民教育的發展進入被稱為「藉通識教育推動公民教育」的第四階段1

通識科教師以其專業訓練,協助同學從不同的角度探討各個具爭議的時事議題,學習如何去處理複雜且相互矛盾的資訊,重要的不是知道各不同的觀點,而是分析各觀點所建基的理據、論證和價值是否扎實,藉此達到通識教育的目的:

一、幫助學生加深對自身、社會、國家、人文世界和物質環境的理解;
二、幫助學生對不同情景中經常出現的當代議題作多角度思考;
三、幫助學生成為獨立思考者,使之能夠適應個人和社會環境不斷轉變的情況而建構知識;
四、培養與終身學習有關的能力,包括批判性思考能力、創造力、解決問題能力、溝通能力和運用資訊科技的能力;
五、在多元社會中,欣賞和尊重不同文化和觀點,並學習處理相互衝突的價值觀,最終幫助學生;
六、建立正面的價值觀和積極的人生態度2

至於常被談及的參與社會運動方面,通識科老師更可藉著「批判性反思」的教學法,運用相關概念來深化及平衡學生在思考參與社會運動時可能引發的激情。最終學生是否參與運動及以甚麼形式參與,則取決於學生深思熟慮後的判斷。故此,通識科對培育學生成為對社會、國家和世界有認識、負責任、有批判性思考和積極參與的公民,是可以有相當大貢獻的。

培育「行公義、好憐憫、說真話」公民質素

這次幾乎與殺科無異的改革,包括改名稱、改考評方式、大削課程內容等。這些改變,極大可能將通識科邊緣化,使它由一個擁有相當重要地位的科目,變成一科閒科。近期教育局更常常以專業失德為理由,懲罰不按他們的要求來教授爭議性議題的老師,甚至將老師「釘牌」。

我曾與兩名中學通識科老師聊天,一名老師稱現在的教學「如履薄冰」,另一名老師則表示,今年教去年講過的議題,雖然去年教得非常流暢,但今年會突然停下來想一想「這句話可不可以講」。況且,這些常被稱為政治紅線的教育局要求,是浮動的,而且可能愈來愈多,愈來愈緊,對教授通識科的老師造成莫大的壓力。筆者估計,通識科將會成為一科「地位低且高危的科目」。這情況相當不利於培育學生成為有批判性思考、對社群有認識、有承擔和積極參與的公民。

此外,近期教育局大力要求學校加強推廣憲法教育、國安教育和《基本法》教育。筆者認為,推動這些教育是合理的,但是要按教育專業的原則來處理。從教育專業的角度來看上述教育,都是與法治教育有關,而法治教育則是公民教育的一個環節,故此上述教育的推動,應該按公民教育的原則來教授,意指應從爭議性教育的角度來教授。法治教育的重點並不是法律條文的學習,而是探討其所反映的原則、理念、價值等。由於有關的原則、理念、價值等都是有爭議的,故應從多角度來探討。但為了避免踏進道德價值相對主義的陷阱,老師可考慮以《國際人權公約》為參考準則。

令筆者擔心的是,教育局可能會用一些跡近灌輸的方法來推動上述的教育,譬如,可能採取不容討論或者限制討論,強調直接講授官方立場的方法。其實教育局製作的《基本法》教材,採用跡近灌輸的教學法,是早有前科的3。常用的方法包括「刻意遺漏」、「將爭議性課題非爭議化」、「有偏見的表達」、「以情緒用語污名化」、「偷換概念」等。筆者擔心上述通識科的改革,加上跡近灌輸的憲法教育、國安教育和《基本法》教育,會對培育學生成為對社群有認識、負責任、有批判性思考和積極參與的公民,帶來極負面的影響。不單如此,這些做法甚至可能培育出不能獨立批判思考,沒有獨立人格的盲從順民。長遠來說,對香港和中國的發展,都是百害而無一利。更不幸的是,教育局似乎完全沒有理會老師群體及公民社會的不同聲音,一意孤行。

面對這情況,教會辦學可以怎樣回應?在此,作者拋磚引玉,提出培育「行公義、好憐憫、說真話」的公民質素的學校公民使命,作為回應。筆者認為「行公義、好憐憫、說真話」的公民質素,是與基督信仰脗合,也是與上述的公民質素相通。學校可以將上述學校公民使命滲透在不同科目、崗位中,透過同工在各自崗位的努力,按教育專業的原則,培育這些公民質素。其實,《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也曾指出培育公民質素,是每一位教育同工的責任。至於如何在學校實踐,則還需各同工基於校本的原則努力嘗試。但願我們都能為香港、中國、甚至世界,培育「行公義、好憐憫、說真話」的公民使命,盡一點綿力。

若能實踐上述的做法,或許公民教育將會踏進第五階段,可稱為「透過學校公民使命培育公民質素」。

(編按:作者為香港教育大學客席副教授。
分題為編者所擬。作者另於1722期「觀點」曾撰文
〈行公義、好憐憫、講真話的公民教育〉分享相關概念。)

1.梁恩榮、阮衛華(2011) 。《公民教育,香港再造!──迎向新世代公民社會》,頁58 - 73。香港: 香港基督徒學會。
2.課程發展議會與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07)。《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四至中六)》,頁4。香港:香港政府。
3.梁恩榮、莊璟珉。2017930日,《明報》〈教局在做教育還是灌輸? 評析基本法教材〉。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timeslookout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時代觀景2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