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评

以生命应对政治红线的边际效应

警方国安处于一月六日,大规模拘捕五十多位去年参与立法会初选的民主派人士,为刚踏进二○二一年的香港局势,定下郁躁的基调。当初谁也不会料到,一个逾六十万人参与的民意调查,所探求的政治操作意向又尽在《基本法》的条文之中,会忽然成为当局眼中牴触《港区国安法》的颠覆国家政权罪行。至于大拘捕后在社会众人心底里响起的连串法治问题──被捕者会否被带到那《港区国安法》下难以申请保释的法院提讯,陷入几乎无了期的未审先押?被带走「协助调查」的民调机构负责人,未来会否一样身陷囹圄,只因一颗忠于学术研究精神的心?当新闻机构被手持法院手令的警方上门,要求提交资料,记者和编辑会否在压力下难以守住专业操守,保护不了消息来源?种种问题的表面,纵有昔日本地普通法制的表征,骨子里却渗透出内地全面管治权的红线任意飘移,直接压缩原本在一国两制下得到尊重和保障的各项公民权利和良心自由。

《港区国安法》下本地法治肌理的丕变,到今天仍未完全展现;但政治红线的边际效应,那股肃杀的社会氛围,却人人都轻易感受得到。事实上,当客观民意被打进权力的对立面,民间社会难以信赖建制逻辑,自救自保就成了社群里的时代精神:抗疫如是,移民如是,连用哪一种社交网络也如是。值得留意的是,在「全面管治权」下,当局在不同生活範畴鼓励不同形式的匿名举报;今天香港巿民的自保心态,会否被当局进一步催化成互不信任的草木皆兵,以及互相攻击的弱肉强食,进一步削弱公民社会的力量?这既考验不同社群的人际信任有多稳健,也在测试谁的心灵基础够稳固,得以继续坦然面对惊骇世途。

对于置身其中的本地教会群体而言,现今时局的发展自不然挑动了宗教自由的神经线:一方面,宗教自由跟种种基本公民自由,包括言论、结社、集会、出版等自由,原本就密不可分,唇亡齿寒;另一方面,内地宗教迫害的烙印,至今仍然鲜活地存留于今天本地华人教会的集体记忆之中。但这份「记忆抗体」,到底会在教会群体之中激发相应的免疫力应对来袭,还是会让免疫系统过度活跃导致自我攻击?我们的根基,是金银宝石还是草木禾楷,终究在乎我们的信仰是否共同建立于耶稣基督之上(林前三11-13)──就是那位被深爱世人的上帝差遣到人世间的独生子。他道成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也经历过人世间种种艰辛与试探,只是没有犯罪。纵然十架路渐渐变得孤单,备受出卖离弃,他跟天父的祷告关系仍然维持至最后一刻,直到荣耀复活时。

当世界愈趋极端,正是个考验生命的年代,考验我们其实靠什么而活,靠什么走过种种困难,择善固执,在生命里抗拒空中掌权者,每天活像最后一天的生命见证。我们盼望,更多的人能够靠着上主,走过摆在面前的社会躁狂与人心沉郁,并与本地及海外的邻舍分享同一份的恩典与救赎。毕竟在人世间,大家并不孤单;在历世的躁郁之中,我们还有很多同行者,还有耶稣基督。阿们。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5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