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社評

以生命應對政治紅線的邊際效應

警方國安處於一月六日,大規模拘捕五十多位去年參與立法會初選的民主派人士,為剛踏進二○二一年的香港局勢,定下鬱躁的基調。當初誰也不會料到,一個逾六十萬人參與的民意調查,所探求的政治操作意向又盡在《基本法》的條文之中,會忽然成為當局眼中牴觸《港區國安法》的顛覆國家政權罪行。至於大拘捕後在社會眾人心底裡響起的連串法治問題──被捕者會否被帶到那《港區國安法》下難以申請保釋的法院提訊,陷入幾乎無了期的未審先押?被帶走「協助調查」的民調機構負責人,未來會否一樣身陷囹圄,只因一顆忠於學術研究精神的心?當新聞機構被手持法院手令的警方上門,要求提交資料,記者和編輯會否在壓力下難以守住專業操守,保護不了消息來源?種種問題的表面,縱有昔日本地普通法制的表徵,骨子裡卻滲透出內地全面管治權的紅線任意飄移,直接壓縮原本在一國兩制下得到尊重和保障的各項公民權利和良心自由。

《港區國安法》下本地法治肌理的丕變,到今天仍未完全展現;但政治紅線的邊際效應,那股肅殺的社會氛圍,卻人人都輕易感受得到。事實上,當客觀民意被打進權力的對立面,民間社會難以信賴建制邏輯,自救自保就成了社群裡的時代精神:抗疫如是,移民如是,連用哪一種社交網絡也如是。值得留意的是,在「全面管治權」下,當局在不同生活範疇鼓勵不同形式的匿名舉報;今天香港巿民的自保心態,會否被當局進一步催化成互不信任的草木皆兵,以及互相攻擊的弱肉強食,進一步削弱公民社會的力量?這既考驗不同社群的人際信任有多穩健,也在測試誰的心靈基礎夠穩固,得以繼續坦然面對驚駭世途。

對於置身其中的本地教會群體而言,現今時局的發展自不然挑動了宗教自由的神經線:一方面,宗教自由跟種種基本公民自由,包括言論、結社、集會、出版等自由,原本就密不可分,唇亡齒寒;另一方面,內地宗教迫害的烙印,至今仍然鮮活地存留於今天本地華人教會的集體記憶之中。但這份「記憶抗體」,到底會在教會群體之中激發相應的免疫力應對來襲,還是會讓免疫系統過度活躍導致自我攻擊?我們的根基,是金銀寶石還是草木禾楷,終究在乎我們的信仰是否共同建立於耶穌基督之上(林前三11-13)──就是那位被深愛世人的上帝差遣到人世間的獨生子。祂道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也經歷過人世間種種艱辛與試探,只是沒有犯罪。縱然十架路漸漸變得孤單,備受出賣離棄,祂跟天父的禱告關係仍然維持至最後一刻,直到榮耀復活時。

當世界愈趨極端,正是個考驗生命的年代,考驗我們其實靠甚麼而活,靠甚麼走過種種困難,擇善固執,在生命裡抗拒空中掌權者,每天活像最後一天的生命見證。我們盼望,更多的人能夠靠著上主,走過擺在面前的社會躁狂與人心沉鬱,並與本地及海外的鄰舍分享同一份的恩典與救贖。畢竟在人世間,大家並不孤單;在歷世的躁鬱之中,我們還有很多同行者,還有耶穌基督。阿們。

timeslookout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時代觀景1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