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社交平台轉會潮

自二○一九年社運,有很多年輕人轉用Telegram(TG),是為了更有效及安全地傳遞訊息。不過,當大眾對軟件有認識後,滲透工作總會出現,你過去認為安全的也會變得不安全。其實早在Facebook(FB)盛行的時候,很多年輕人已經放棄了FB而轉用Instagram(IG),因為他們知道家長已在FB廣泛滲透,只有我們這班三、四十歲的成年人還覺得FB有趣。今天大量FB用戶轉用MeWe平台,同時又由WhatsApp搬家到Signal,表面是為著保護私隱,但背後卻是一種怎樣的心態呢?

私隱是指一個人的個人資料,當中包括姓名、電話、年齡、地址、職業等等,亦包括一個人日常的起居習慣。不好好保護自己的私隱,就可能會被別人利用作犯罪或欺騙,亦有可能連累身邊的至親。大家搬離FB、WhatsApp等平台,目的都是保障自己的資料不會被利用,或是落在不被信任的機構手中。因此,轉台背後的原因,是市民對網絡社交平台及其背後的組織不信任之緣故。從政治的觀點來看,這行動更是一種政治取態。雖然機構會解説收集數據是為著建構一個更方便、快捷的生活模式,但背後他們為了商機而向別人提供了多少資料又有誰知?這可以說是「信則有,不信則無」的例子,全在乎用家有多信任這些平台和機構。

當市民紛紛轉台,這表示著我們已經不能失去社交平台,更表示著我們不能沒有網絡。從信仰角度而言,我們正身處於一個被網絡擄去的世代。我們的生活依附著網絡,所以只要有人能操控著網絡世界,他就能操控我們。大數據就是收集到我們的生活資料後再作分析並整合,它能夠發現我們的關注然後為我們提供相關的資訊。因此,若一個人常常瀏覽某一類購物網頁,社交平台也會自動為這人提供相關的購物資訊。

我們可以說,它操控著我們看甚麼訊息。雖然這能提供方便,但另一方面,我們也可以說它也能夠不讓我們看到某一種訊息。它可以讓我們活在一個自戀、自我滿足的狀態,眼目只注視自己的喜好,因此我們觀察到人與人之間的撕裂之形成,其中之一的原因是我們的生活已被網絡培養成偏聽的習慣。雖說我們轉移社交平台似乎是要想保護私隱、脱離操控,不過因為自戀圍爐已經在過往形成,轉移平台就算能使個人資料暫時受到保障,但卻改變不了我們被操控的事實,因為我們正呼籲每一位聯絡名單上的好友轉台,而會轉台的好友大都是志趣相投,與我們價值觀相近的人,我們只是將FB的爐轉移到其他平台繼續取暖而已。我們已經習慣了被操控,而我們繼續不自覺地製造一個給人操控的環境。

信徒使用網絡及其好處,相信大家也略知一二。至於保障私隱的問題,筆者只想引用歌手Serrini的歌曲〈網絡安全隱患〉中的一句歌詞作回應,轉移平台只是「令你令你令你令你感覺很安全」罷了,其實不用網絡才是最安全。另外,筆者盼望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弟兄姊妹不上FB,教會的網上崇拜該如何調整?MeWe暫時不能直播,那麼會為用家加上標籤的YouTube又是不是一個合適的選擇呢?一向牧養弟兄姊妹及傳遞教會資訊的WhatsApp群組,是否需要轉用Signal?弟兄姊妹轉換群組與否是不是會造成另一次分裂?這些問題都因信徒依賴網絡而產生,與其選擇被網絡擄去或限制,我們有否想像過不再依賴網絡而生存呢?筆者認識一位神學老師,在某一天突然絕跡於FB之中。這老師解釋說他只看不回,並慢慢學習戒除使用社交媒體,約束自己。他更笑言人生到了某年紀,如果沒半點修養是白活。或者,我們都當學習過減少網絡的生活,用自己的眼睛看看真實的世界,親身去聽別人的故事,並切實在生活中實踐信仰。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timeslookout
更多標籤
payme
防疫2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