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时代讲场最新文章

社交平台转会潮

自二○一九年社运,有很多年轻人转用Telegram(TG),是为了更有效及安全地传递讯息。不过,当大众对软件有认识后,渗透工作总会出现,你过去认为安全的也会变得不安全。其实早在Facebook(FB)盛行的时候,很多年轻人已经放弃了FB而转用Instagram(IG),因为他们知道家长已在FB广泛渗透,只有我们这班三、四十岁的成年人还觉得FB有趣。今天大量FB用户转用MeWe平台,同时又由WhatsApp搬家到Signal,表面是为着保护私隐,但背后却是一种怎样的心态呢?

私隐是指一个人的个人资料,当中包括姓名、电话、年龄、地址、职业等等,亦包括一个人日常的起居习惯。不好好保护自己的私隐,就可能会被别人利用作犯罪或欺骗,亦有可能连累身边的至亲。大家搬离FB、WhatsApp等平台,目的都是保障自己的资料不会被利用,或是落在不被信任的机构手中。因此,转台背后的原因,是市民对网络社交平台及其背后的组织不信任之缘故。从政治的观点来看,这行动更是一种政治取态。虽然机构会解説收集数据是为着建构一个更方便、快捷的生活模式,但背后他们为了商机而向别人提供了多少资料又有谁知?这可以说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例子,全在乎用家有多信任这些平台和机构。

当市民纷纷转台,这表示着我们已经不能失去社交平台,更表示着我们不能没有网络。从信仰角度而言,我们正身处于一个被网络掳去的世代。我们的生活依附着网络,所以只要有人能操控着网络世界,他就能操控我们。大数据就是收集到我们的生活资料后再作分析并整合,它能够发现我们的关注然后为我们提供相关的资讯。因此,若一个人常常浏览某一类购物网页,社交平台也会自动为这人提供相关的购物资讯。

我们可以说,它操控着我们看什么讯息。虽然这能提供方便,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说它也能够不让我们看到某一种讯息。它可以让我们活在一个自恋、自我满足的状态,眼目只注视自己的喜好,因此我们观察到人与人之间的撕裂之形成,其中之一的原因是我们的生活已被网络培养成偏听的习惯。虽说我们转移社交平台似乎是要想保护私隐、脱离操控,不过因为自恋围炉已经在过往形成,转移平台就算能使个人资料暂时受到保障,但却改变不了我们被操控的事实,因为我们正呼吁每一位联络名单上的好友转台,而会转台的好友大都是志趣相投,与我们价值观相近的人,我们只是将FB的炉转移到其他平台继续取暖而已。我们已经习惯了被操控,而我们继续不自觉地制造一个给人操控的环境。

信徒使用网络及其好处,相信大家也略知一二。至于保障私隐的问题,笔者只想引用歌手Serrini的歌曲〈网络安全隐患〉中的一句歌词作回应,转移平台只是「令你令你令你令你感觉很安全」罢了,其实不用网络才是最安全。另外,笔者盼望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弟兄姊妹不上FB,教会的网上崇拜该如何调整?MeWe暂时不能直播,那么会为用家加上标签的YouTube又是不是一个合适的选择呢?一向牧养弟兄姊妹及传递教会资讯的WhatsApp群组,是否需要转用Signal?弟兄姊妹转换群组与否是不是会造成另一次分裂?这些问题都因信徒依赖网络而产生,与其选择被网络掳去或限制,我们有否想像过不再依赖网络而生存呢?笔者认识一位神学老师,在某一天突然绝迹于FB之中。这老师解释说他只看不回,并慢慢学习戒除使用社交媒体,约束自己。他更笑言人生到了某年纪,如果没半点修养是白活。或者,我们都当学习过减少网络的生活,用自己的眼睛看看真实的世界,亲身去听别人的故事,并切实在生活中实践信仰。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轉數快
防疫1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