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國際

白宮換屆後對外制裁措施
國際教會組織表關注

美國總統拜登早前已上任,外界密切關注他會否延續特朗普政府對中東國家的制裁政策。有基督教組織則關注政策會阻礙當地疫情救援,早於去年便呼籲美國要放鬆制裁,亦有意見指制裁容易淪為政治操弄。另外,有地區基督教團體認為制裁雖然影響民生,但能動搖貪腐政權。

「在全球爆發危機之時,美國應當起帶頭作用。」早於去年四月,參選美國總統的拜登已公開呼籲特朗普政府為影響最嚴重的受制裁國家施以援手,「我們應當是第一個去幫助受傷或處於危難的人,這就是我們(美國),我們一直如是。」如果拜登堅持初衷,他將得到由全球百多個教會團體組成的世界福音聯盟(WEA)支持。去年九月,世界福音聯盟(WEA)聯同國際明愛等五間具宗教背景的機構,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公開信,呼籲國際社會在新冠肺炎肆虐期間,取消或放寬制裁。公開信指制裁不但對受制約的個人或團體作用有限,反而令百姓陷入貧窮,尤其是一些久經災害或經濟危機的國家。

受國際壓力,部份國家實施制裁的同時也採取人道豁免措施,但牛津大學政治學者Kasturi Sen曾發文批評,歐盟給予敍利亞的豁免不單法律程序繁複,還要和歐盟廿七個成員國協議才能推行,因此措施只流於表面。此外,天主教慈善團體明愛曾反映,制裁更產生了寒蟬效應,令銀行不願介入任何與敍利亞有關的交易。

「我們不是完全反對制裁的,因為它對結束嚴重踐踏人權的行為、戰爭罪行和違反人道的罪行是有作用的。」駐日來瓦的WEA政策倡導項目官員Wissam al-Saliby引述機構於二〇〇七年回應美國制裁蘇丹的聲明說,「但如果制裁的豁免措施失效,叫人怎樣支持?」他解釋,大機構尚可以通過法律程序採取豁免,但教會或一些小型基督教救授組織是沒有資源的。

敘利亞及黎巴嫩福音派群體最高議會祕書長Joseph Kassab也指出制裁打擊了敍利亞經濟,令燃料費上升一半,全國要分發救濟物品,甚至只有首都大馬士革才可以驗新型肺炎病毒。他批評制裁不但不能推翻反西方的政權,還成為這些國家的笑話。

美方對敍利亞的制裁源於二〇一一年,目的是向當時鎮壓和平示威的總統巴沙爾施壓。期後歐盟也針對當地銀行實施制裁,並限制外界在能源領域的投資。 四年後美國還採納了安理會第2254號決議,推動政治上和平演變。不過直到目前當地仍戰火不斷,其進展甚微。去年六月,美國更加碼實施了「凱撒敘利亞平民保護法案」,把制裁擴展到國外與敘利亞有牽連的組織。

美國政府旗下的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成員Johnnie Moore認為有需要堅持制裁政策。他批評WEA的聲明站不住腳,表示制裁危害人民和世界的政權是一項好政策,解釋若連同外交政策持續推動改變,還能有效挽救生命。他亦批評中國連同部份受制裁的國家,包括古巴、伊朗等,公開表示制裁帶來的經濟影響阻礙防疫和削弱健康的權利,「這是一個假資訊。」他指責他們利用疫情作為藉口,去達到私利,因此WEA不應該鼓吹美國跟從。

除了大規模制裁,美國在二〇一六年也通過《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案》(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針對侵犯人權者實施制裁。特首林鄭月娥早前便因為該制裁,銀行服務被終止而要改用現金。而針對中東國家的恐怖組織,美國在去年十一月通過法案制裁黎巴嫩真主黨(Hezbollah)的盟友 Gebran Bassil,當地最大基督教黨派的領袖。不過對於這種針對個人的制裁,有意見擔心其政治操弄意味大於實際效用。美方的黎巴嫩工作組主席 Edward Gabriel認為制裁不會嚇怕真主黨,因為它已是黎巴嫩社會的結構性部份,需要巧妙的方式應對。而WEA的Saliby則指,黎巴嫩政府被普遍認為是貪腐的,如果美國只打擊某些人,則會被指責為政治干預。

散居各地的伊朗基督教領袖也有不同意見,網上基督教衛星電視頻道Heart4Iran Ministries的負責人Mike Ansari表示,「制裁肯定衝擊伊朗公民」,然而他透露不少接觸該台的伊朗人說,政權長久以來的貪腐和掠奪才是引致貧窮的原因。他甚驚訝有群眾歡迎制裁,並希望制裁可以推倒政府。

伊朗活力事工(Iran Alive Ministries)創辦人Hormoz Shariat則認為,伊朗人別無選擇。他說奧巴馬政府在二〇一五年為了達成核協議,取消制裁並解封了數十億元伊朗資產,但那筆錢卻被貪污和投進外國代理人身上。特朗普上場後重啟的制裁正再度打擊現任政府,因此美國不應該放棄。「如果取消了制裁,只會幫助政權生存,反倒壓制人民的時間會更長。」

這或是特朗普的策略,但拜登的制裁措施還有待公佈。他在外交政策上有多方考量,亦要滿足不同持份者。

(綜合報道)

timeslookout
更多標籤
payme
時代觀景5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