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国际

白宫换届后对外制裁措施
国际教会组织表关注

美国总统拜登早前已上任,外界密切关注他会否延续特朗普政府对中东国家的制裁政策。有基督教组织则关注政策会阻碍当地疫情救援,早于去年便呼吁美国要放松制裁,亦有意见指制裁容易沦为政治操弄。另外,有地区基督教团体认为制裁虽然影响民生,但能动摇贪腐政权。

「在全球爆发危机之时,美国应当起带头作用。」早于去年四月,参选美国总统的拜登已公开呼吁特朗普政府为影响最严重的受制裁国家施以援手,「我们应当是第一个去帮助受伤或处于危难的人,这就是我们(美国),我们一直如是。」如果拜登坚持初衷,他将得到由全球百多个教会团体组成的世界福音联盟(WEA)支持。去年九月,世界福音联盟(WEA)联同国际明爱等五间具宗教背景的机构,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公开信,呼吁国际社会在新冠肺炎肆虐期间,取消或放宽制裁。公开信指制裁不但对受制约的个人或团体作用有限,反而令百姓陷入贫穷,尤其是一些久经灾害或经济危机的国家。

受国际压力,部份国家实施制裁的同时也采取人道豁免措施,但牛津大学政治学者Kasturi Sen曾发文批评,欧盟给予敍利亚的豁免不单法律程序繁复,还要和欧盟廿七个成员国协议才能推行,因此措施只流于表面。此外,天主教慈善团体明爱曾反映,制裁更产生了寒蝉效应,令银行不愿介入任何与敍利亚有关的交易。

「我们不是完全反对制裁的,因为它对结束严重践踏人权的行为、战争罪行和违反人道的罪行是有作用的。」驻日来瓦的WEA政策倡导项目官员Wissam al-Saliby引述机构于二〇〇七年回应美国制裁苏丹的声明说,「但如果制裁的豁免措施失效,叫人怎样支持?」他解释,大机构尚可以通过法律程序采取豁免,但教会或一些小型基督教救授组织是没有资源的。

叙利亚及黎巴嫩福音派群体最高议会秘书长Joseph Kassab也指出制裁打击了敍利亚经济,令燃料费上升一半,全国要分发救济物品,什至只有首都大马士革才可以验新型肺炎病毒。他批评制裁不但不能推翻反西方的政权,还成为这些国家的笑话。

美方对敍利亚的制裁源于二〇一一年,目的是向当时镇压和平示威的总统巴沙尔施压。期后欧盟也针对当地银行实施制裁,并限制外界在能源领域的投资。 四年后美国还采纳了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推动政治上和平演变。不过直到目前当地仍战火不断,其进展什微。去年六月,美国更加码实施了「凯撒叙利亚平民保护法案」,把制裁扩展到国外与叙利亚有牵连的组织。

美国政府旗下的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成员Johnnie Moore认为有需要坚持制裁政策。他批评WEA的声明站不住脚,表示制裁危害人民和世界的政权是一项好政策,解释若连同外交政策持续推动改变,还能有效挽救生命。他亦批评中国连同部份受制裁的国家,包括古巴、伊朗等,公开表示制裁带来的经济影响阻碍防疫和削弱健康的权利,「这是一个假资讯。」他指责他们利用疫情作为借口,去达到私利,因此WEA不应该鼓吹美国跟从。

除了大规模制裁,美国在二〇一六年也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针对侵犯人权者实施制裁。特首林郑月娥早前便因为该制裁,银行服务被终止而要改用现金。而针对中东国家的恐怖组织,美国在去年十一月通过法案制裁黎巴嫩真主党(Hezbollah)的盟友 Gebran Bassil,当地最大基督教党派的领袖。不过对于这种针对个人的制裁,有意见担心其政治操弄意味大于实际效用。美方的黎巴嫩工作组主席 Edward Gabriel认为制裁不会吓怕真主党,因为它已是黎巴嫩社会的结构性部份,需要巧妙的方式应对。而WEA的Saliby则指,黎巴嫩政府被普遍认为是贪腐的,如果美国只打击某些人,则会被指责为政治干预。

散居各地的伊朗基督教领袖也有不同意见,网上基督教卫星电视频道Heart4Iran Ministries的负责人Mike Ansari表示,「制裁肯定冲击伊朗公民」,然而他透露不少接触该台的伊朗人说,政权长久以来的贪腐和掠夺才是引致贫穷的原因。他什惊讶有群众欢迎制裁,并希望制裁可以推倒政府。

伊朗活力事工(Iran Alive Ministries)创办人Hormoz Shariat则认为,伊朗人别无选择。他说奥巴马政府在二〇一五年为了达成核协议,取消制裁并解封了数十亿元伊朗资产,但那笔钱却被贪污和投进外国代理人身上。特朗普上场后重启的制裁正再度打击现任政府,因此美国不应该放弃。「如果取消了制裁,只会帮助政权生存,反倒压制人民的时间会更长。」

这或是特朗普的策略,但拜登的制裁措施还有待公布。他在外交政策上有多方考量,亦要满足不同持份者。

(综合报道)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1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