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闻消息

线上线下教会的神学思考研讨会
陈韦安:堂会应考虑聘请媒体传道人

 【时代论坛讯】去年,因应政府的防疫措施,不少堂会由实体崇拜改为网上崇拜。早前,有机构举办网络研讨会,讨论线上线下教会的神学思考。会上,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副院长关瑞文指,今天的信徒已习惯生活在线上线下融合的环境中,因此,信徒毋须在实体与网上崇拜之间取舍。另一位讲员JesusOnline创办人欧建梁认为,现实世界的信仰经历是不能被取代的,所以如何使线上线下的信仰经历结合起来才是重要。建道神学院神学系副教授陈韦安建议,堂会应考虑聘请媒体传道人,透过与不同人之间的互动、牧养,逐渐发展成一个寻求主道的群体。

实体与网上崇拜之间毋须取舍

欧建梁首先提到,线上教会于二〇二〇年起成为普遍的现象,不少堂会已同时营运线上线下教会。不过,于上半年不少堂会都对网上崇拜感到抗拒,认为会对实体崇拜造成负面影响,不愿勉强举行网上崇拜。但因疫情持续,到了下半年不少堂会都愿意同步举行网上与实体崇拜,探讨当中的可行度。究其原因,他认为现时网上媒体发展已十分成熟。而因疫情持续存在不确定性,令网上崇拜成为避无可避的做法。自二〇一九年社会运动以来,不少年轻人都对原属堂会失望而离开,游走于不同堂会之间,以至部份信徒移民离开香港,令网上崇拜成为维系他们的可行做法。

陈韦安认为,在历史上教会与传播媒介有密切的关系,例如应用印刷术、发展基督教网站、以电邮传播最新消息等。时至今日,教会与互联网的关系已起了三阶段变化。第一阶段是教会摄录实体聚会情况,并上传至互联网;到近年开始进入第二阶段,有一些专为网络生态而设的事工,例如是辛福台,或是不少牧者化身YouTuber自行拍摄影片,并会进行剪接及后期制作,发挥牧养的功能。第三阶段则是视互联网为一个空间,发展成网上教会。陈韦安认为,网络不只是一个虚拟世界,而是能令人产生实质的感受,人与人之间可以彼此交流。在网上教会,信徒不只是观众,而是可以与其他信徒互动,和参与实体聚会一样。

关瑞文表示,不少堂会及信徒皆有意无意地假设线上及线下教会是两回事,需要于两者之间取舍。但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已习惯活在线上线下难以分割的环境中。他指出,港人已习惯科技融入生活中,例如以二维码提供崇拜周刊连结、应用投影及广播器材等,以至很多团契都设立专属的即时通讯群组。所谓的网上世界,很多时候也十分真实,例如联络别人时可听到他人的声音、见到容貌;所谓真实与虚拟的差别,他相信日后透过虚拟实境技术,线上线下已融合成一个全新的空间。故此,信徒并不需要在实体与网上崇拜之间取舍。

于当下网络媒体年代,欧建梁称,O2O(online to offline,从线上到线下)是核心思维。很多信徒认为网络世界会有很大发展空间,但他认为如何使线上线下的信仰经历结合起来才是重要,现实世界的信仰经历是不能被取代的。他认为本港堂会发展网上事工时,可多应用O2O模式。关瑞文回应,有些信徒担忧网上教会将难以维系信徒之间真实的关系,但香港的通讯和交通也很便利,毋须对此过份忧虑。他强调,信徒不需将线上及线下教会放在对立面,而我们现时的生活已是在应用O2O模式,线上及线下教会只是互为延伸。即使有线上教会,信徒之间还可常常相见、联络,建立关系。

奉献可反映信徒对堂会归属感

堂会发展网上崇拜,少不了涉及网上奉献的问题。欧建梁留意到,若堂会愈早推行此措施,对堂会收取的奉献总额影响愈小。不过,亦有一些堂会对此仍持观望态度。有些牧者认为,若非以传袋方式收取奉献,显得并不属灵;亦有一些牧者担心,推行网上奉献可能会令会众选择不奉献,进而影响堂会收取奉献。

关瑞文认识部份信徒会因网上崇拜的便利,同时参与不同堂会的崇拜,亦同时奉献予不同堂会。他指出,不少人于网上世界有多重身份,表达的内容可以大为不同。即使在疫情前,都已经有信徒在网上聆听其他堂会的讲道信息。关瑞文认为,这的确会影响会众对所属堂会的归属感,但基本的归属感仍存在;而他们对所属堂会的归属感,可反映在奉献之上。根据去年九月福音证主协会的调查,发现有近七成的受访堂会收取的奉献金额与前年相若,什至有轻微增加。陈韦安补充,因信徒可以同时参与不同堂会的网上聚会,对堂会而言牧养会众会增添难度,难以对准焦点信徒;对信徒而言,传统上会以出席崇拜定义为「返教会」,但因现时可同时参与不同堂会的崇拜,就可能触发重新思考何谓「返教会」。

欧建梁称,他认识不少年轻信徒,会同时参与不同宗派的聚会和事奉,不拘泥于同一宗派的信仰传统,信仰生活呈现出碎片化。关瑞文不讳言,指除了年轻信徒,不少成年信徒也未必满足于堂会内的主日学,会主动报读不同神学院的课程。对于这些信徒而言,他们未必认为自身的信仰经历呈现碎片化现象,不一定需要加以整合。他相信,碎片化的信仰经历是现今不少信徒的特点,建议牧者需要有所准备,重新思考可以如何牧养他们。陈韦安同意关瑞文的看法,认为碎片化是不能改变的普遍现象。但是在现有教会生态中,牧者担当牧养灵命、信徒生命教练的角色,而这仍是必不可少的。陈韦安认为,有些灵命自立能力没那么高的信徒,的确需要有牧者在旁加以指导和扶助,以免他们抵受不住考验而逐渐离开信仰。

媒体传道人的迫切性

欧建梁表示,他留意到不少国家的堂会自去年中起开始聘请媒体传道人(media pastor),除了处理网上崇拜涉及的技术问题,亦会负责牧养参与网上崇拜的信徒。陈韦安相信,随着网上教会的发展,堂会应考虑聘请专门的媒体传道人。透过与信徒及非信徒之间的互动、牧养,逐渐发展成一个寻求主道的群体。他认为本港堂会应朝着这方向发展,使牧者与信徒之间可以随时见面、交流。因应本港教会的发展,关瑞文同意欧建梁的理念,认为在疫情下,这正是一个好契机加以推广媒体传道人,对堂会可持续营运也是一件好事。陈韦安认为,牧者擅长处理细腻的东西,媒体传道人既可以为参与网上崇拜的信徒进行个人生命指导,也可以整理和连结不同的群体,这在现今处境更显重要,亦期望本港教会能逐渐兴起此理念。

若有堂会真的聘请媒体传道发展网络事工,关瑞文认为信徒需建立一套数码教会观,而当中有四大要点︰一、牧者的权柄会进一步民主化,未必再可以常常提供个人的灵命指导,或是成为属灵权威人士;二、因参与网上崇拜的信徒来自四方八面,群体之间会有十分多元化的信仰理解,彼此之间未必相近;三、群体的委身亦是十分多元化,不会只局限于一间堂会;四、堂会会进入区域化的状况,不会受特定地点限制。他相信,日后神学院需牧养专职网络事工事奉的神学生,传统的教会观或需迎来改变。

有听众问及,如何从圣经及神学角度看数码教会观。关瑞文认为,信徒首先要「返本还原」,回想「教会是什么」。他引用神学家潘霍华的观点,指出教会本身是基督设立、圣灵构作的。以网上圣餐为例,这与传统的做法并没有本质上的分别,圣灵的临在亦不会受影响,只是传统的圣餐可让人区别信徒与非信徒,网上圣餐不能达到此果效。他认为信徒可依循其宗派信仰传统,检视自身堂会各项礼仪是否可透过科技替代。陈韦安称,福音派教会的两大重点使命是布道及将信仰传承至下一代;若在香港发展网上教会,少不了牵涉此两大课题,需要好好思考,才能使网上教会持续发展。

让信仰传统在网络时代保持活力

欧建梁称,今天我们或许正进入一个「教会淘汰」的年代,若堂会不好好发展网络事工,就有可能会被淘汰。对于此问题,陈韦安形容基督信仰是一个「念旧」的群体,即使堂会大加发展网上崇拜,既有的崇拜模式并不会因此而消失。疫情过后,即使堂会回复只进行实体崇拜,他相信这些堂会并不会因此而被淘汰,而是与热衷发展网上崇拜的堂会共存。

关瑞文同意陈韦安的看法,认为教会有责任向身处同一时代的人诠释信仰,所谓的「淘汰」可能是因那些堂会并不是在诠释信仰,或是使传统信息变得僵化,没有留意上主于当下的活动,淘汰会是一件好事。换言之,若堂会不对当下网络时代有所回应,可说是辜负了上主交托的使命。在新时代中诠释信仰,并不是指我们需使信仰屈就于现实,而是使信仰保持成为「有生命的话语」。信徒必须想想教会是什么,以及如何应用「数码教会观」,以致它既不破坏信仰传统,同时能让上主的话语保持活力。

是次研讨会由亚洲实践神学学会于去年十二月十一日主办,题为「线上线下教会的神学思考」。除了透过视像会议进行,亦于该会FB专页提供网上重温。直至一月廿一日,已累积逾七千五百人次观看。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1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