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濟南的雪

今年一如往年一樣,靜靜守候著冬天下雪的日子。在北方住慣的人總覺得,不下點雪,就沒有冬天的感覺。還記得中學時讀老舍的〈濟南的冬天〉,說冬天的濟南比北京溫柔,刀鋒似的北風不會在濟南出現;老舍沒有騙人,濟南的冷確實跟北京的不一樣。那年十二月,到北京開會,不到兩天,鼻子阻塞,天氣乾燥造成鼻血凝固;走進大街上,北風是那種帶著沙、帶著土在臉上使勁的刮。濟南的雪總是那麼溫婉,隨著微風輕輕飄蕩而下,像怕驚動地上的生靈一樣。

那年初到濟南過第一個冬天,在負四度的清晨,迎來那年的第一場飄雪。還記得坐在窗邊發呆地看著無數細小的雪花徐徐飄下,地上慢慢被塗上白色的油彩;時間像凝住了,直至微信群中同事們紛紛報喜:濟南下雪了!像個大日子般驚動大家。像我這個南方人,下雪總有著一種異國想像的美,除了真會被那些大明湖的雪景,或北大的下雪景色迷惑外,更多就是生活上的不便。

雪連著雨帶著風,走在街上並不是一個愜意的事,一不留神就四腳朝天,本來身上就經已穿多了:手套、羽絨服、大圍巾、帽子,還有保暖內衣褲,反正就是一種被包得密不透風的狀態,每次外出就只想著盡快到家,到家後就不想外出。還有就是,鼻子不爭氣,每次遇冷就流鼻水,一邊低頭趕路,一邊抹鼻水的尷尬是經常發生。室內有暖氣,以致濕度降低,須補充大量水份,喝水和上廁所是成正比的,反正就是不停的喝、不停的上。

在相片看雪景是美,在下雪的地方呆是生活。今年又勢必錯過在濟南賞雪的時刻,同事們老勸我必須看一回大明湖的雪景,尤其是晚上,必畢生難忘。記得耳邊響起〈南山南〉的歌:

你在南方的豔陽裡,大雪紛飛
我在北方的寒夜裡,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來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窮極一生,做不完一場夢

(標題為編者所擬)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時代觀景2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