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闻消息

建道青少年事工高峰会
陈韦安:基督教网民化正在发展

【时代论坛讯】过去一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仍未受控,教会纷纷发展网络事工。在乱世中,如何与青少年同行?建道神学院每年都会举办青少年事工高峰会,在今年下午的环节,该院神学系副教授陈韦安博士以「如何牧养流离于堂会之间的青少年人」为题,他提到现今时代正出现「基督教网民化」,讨论延至社交媒体上的专页与群组中。而大部份的年轻人都是网民的一份子,当中有不少人离开堂会,但没离开信仰。基督教宣道会宣基堂堂主任祝宗麟牧师则以用宣教士的角度探讨属灵承传,他认为在现今时代中,就算环境怎变,教会仍要强调青年人的属灵生命成长。

陈韦安:「流离」成全港教会新常态

面对大专至职青群体的大规模流失,陈韦安认为教会需要理解这个群体流失的背后潜藏着一种「流离」的状态,即使离开日常聚会却没有完全离开信仰。而在疫情之下,全香港的教会其实亦同样陷入相同的流离状态之中,同样无法参与实体聚会,而这个流离的情况亦成为了当下教会的常态。令不少信徒,什至神学生都思考「去堂会化」的可能性,以及堂会在这个时代的重要性。陈韦安指出,去堂会化的思考并非教会未来的可行路径,但却有助于思考堂会牧养的各种可能性。

陈韦安观察到「基督教网民化」的现象正在不停发展,从过往的圣经资源网络、神学院通讯,发展至社交媒体上的专页与群组中的讨论,都可以知道网络已经成为现代人信仰生活的一部份。陈韦安认为这个属于基督新教的独有现象,让我们更清楚地认知到,离开教会并不等于离开信仰,更有可能只是年轻人在堂会中找不到实践的空间而离开。而这些年轻人同样是网民的一部份,流离在网络空间之中,而教会其实亦同样地存在于网络空间之中。陈韦安又以在WhatsApp中收到信息而觉得感动为例,说明网络空间并不等同虚拟,亦能建立真实的感情与真实的关系。

陈韦安提出了「网络牧者」的概念,他指出网络牧者并不是指制作影片等内容,而是关注如何在网络上建立关系。制作影片虽然可能接触到更多的受众,但传道人与信徒间的关系会变得类似「节目主持人与观众」,在牧养的角度上并非一种理想的情况。陈韦安认为网络牧者应把焦点放在社交媒体上,在不同的平台上与人对话,聆听别人的情况,在网络上筑成关系。他又提及「流堂FlowChurch」的牧养经验,指传道人最重要的是手机,而WhatsApp等平台则是最重要的牧养工具。

在问答环节中,不少参与者都关心「去堂会化」的问题,陈韦安回应,去堂会化长远是不可行,仍需要有牧者跟进。亦有人关注网络平台正不停变化,如何寻找合适的平台和有关网络安全问题,陈韦安回应,毋须太担心安全及平台问题,重点是在于如何善用网络空间,以及建立关系。实体牧养亦同样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故实体牧养不会被网络牧养取代。


会上讨论有关基督教能否去堂会化,大部份与会者均留言表示不能。

祝宗麟:仍须着重青年属灵生命成长

祝宗麟牧师则以「逆风中的属灵承传」为题分享青少年牧养心得。他指,属灵承传的想法自二〇一四年开始出现,他当时与大专生一同反思社会与圣经的关系,时至今日,他仍希望大家在不同状况中,仍能抓紧一些重要的概念承传下去。

祝宗麟从宣教士的角度来谈属灵承传,以应对现时社会上的变化。他以但以理为例,就算身在异乡、国破家亡、名字被改、需要服侍敌国,但在敬拜主及见证主上,却寸步不让,坚持着重属灵生命成长。这就有如青少年事工,祝宗麟指大家可能会追求更丰富的青少年事工,例如在疫情下举行网上团契和敬拜。但他认为,就算环境怎样转变,教会仍要强调个人属灵生命成长的传统操练。

此外,祝宗麟又指,青少年事工有如宣教事工一样,强调生命的工作,「要全方位深爱当地人民」,例如团契小组内不设立多重架构,而是着重生命的建立。而终极承传是追求灵魂得救,在一切事工之后,仍要希望认罪悔改,决志跟主。灵魂得救之所以重要,因为祝宗麟仍相信福音的大能可医治青少年的伤与痛。

对于堂会学校传福音的策略及宗旨,祝宗麟在问答环节则指,可能是努力接触学生,「努力反而比方法更紧要」。亦有与者会关心如何与抗争中的群体同行,他提到,同行其实都是在年轻人困难的时候,与他们一起走前面的路,陪伴他们。


是次高峰会由建道神学院教牧及信徒领袖学院主办,于一月十八日以网上视像形式举行。除上述两位讲者外,当天亦有该院教牧系助理教授董智敏博士分享「如何带领青少年经历神」、五旬节圣洁会永光堂的伍山河牧师、黄月英牧师分享「逆风中如何与青少年同行」,以及播道会恩福堂的何英迪传道主讲「青年信徒的教练导引 Christian Coaching」。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1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