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對關神父事件的一些神學反思

話說一月廿二日流傳聖瑪加利大堂的一封家書。當中談及維修堂區中心的籌款進度,並指出只有少數年輕人參與奉獻,希望他們也能出一分力。(全文請見該教堂專頁1

事件發生後,在網上極速發酵,基本上是一面倒的抨擊,認為神父在壓榨年輕人、教會花費過多金錢在堂址,卻豎立在離地半山等。同時網上亦出現大量二創,教外教內均有(小弟是其中一位)。該些二創純粹借題發揮,但這裡我想對這次事件作出一些神學反省。

事情引發群情,我看有三個原因:
一、信中表達非常不恰當,如「後輩不應坐享其成」。這給人一種「打壓年輕人」的感覺,正正犯了與今日當權者同樣的罪名;
二、人們近年對巨額擴堂、高官基督徒見證的反感;
三、網絡傳播速度極快,容易造成群眾效應。

簡單來說,就是看倌認為教會在高位去壓榨弱勢(年輕人),因而極度反感。教會有甚麼可從中反省呢?至少有兩點。第一、教會應站在甚麼位置,以致展現一個怎樣的基督呢?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君王?還是一個卑微的受苦僕人呢?教會所展現的基督形象,將影響社會理解基督是誰。

今日的香港人,特別年輕人,是受苦的一群。對於這些人來說,基督是誰?是高高在上的基督,還是一同受苦的基督?哪個形象才能幫助他們呢?潘霍華認為:「只有受苦的上帝才能幫助我們。」若這句話成立,我們也可說:「只有受苦的教會才能幫助這個世界。」

我感恩,在這一竹竿打一船人的年代,仍有教外人記得正在受苦的信徒3,如黎智英、周庭、黃之鋒;以及一直與弱勢同行的夏志誠主教、陳日君樞機。事實上,他們所展現的基督,就是受苦的基督。他們見證基督的受苦,亦與祂、與人一同受苦,一同盼望。這就是福音。

第二點反省是:今次事件不是個別堂會、或純屬天主教的事,而是整個基督身體、每一堂會和信徒的事。因為我們所見證和指向的,是同一位基督。一個信徒失見證,影響的是全教會,因這令全教會所見證的主蒙羞。因此,我們無法割蓆或隔岸食花生。

相反,我們該從中反省,自己在展現一個怎樣的基督。會否不自覺間也跌入陷阱,讓基督成了剝削他人的藉口?肢體間應互相勸勉,讓教會今日所展現的基督,真是聖經所啟示、能幫助被罪者與痛民的那位。

總括而言,這次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背後反映的是基督論的偏差與教會觀的無力。教會應該重拾互相勸勉的責任,讓我們所展現的,是一個能幫助受苦世界的基督。「只有受苦的上帝才能幫助我們,亦只有受苦的教會才能幫助這個世界。」

註腳:
1. 全文請見該教堂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mc.catholic.org.hk
2. 潘霍華:《獄中書簡》,許碧端譯(香港:基督教文藝,1969),頁173。
3. 見Pazu 薯伯伯:〈撿起石頭的神父〉,《立場新聞》,2021年1月23日。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timeslookout
更多標籤
payme
時代觀景2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