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社評

經濟下行裡的教會理財

每當有教會爭議涉及財務事宜,對公眾輿論而言總是份外矚目;即使問題不涉及刑事侵吞或誠信缺失,金額亦不及其他宗教團體,但教會作為民間社會的重要一員,其理財態度還是很容易一石激起千重浪──從錢是否用得其所、籌得合宜,以至向會眾勸捐的措詞可有失當,通通都很容易在社交網絡被評頭品足,甚至成為網民集體戲仿和諷刺的素材,變成網絡熱話。因著今天香港社會的民間智慧,也因著來自不同教會的個別信徒教牧近年在社會議題上的見證;能夠分辨信仰理想與人間缺陷的人,由普羅巿民到言論領袖,其實都不算少。但每趟波瀾,都總有值得教會群體自省之處。某宗派的財務報表所透露的財產分佈與核數細節被報章公開質疑,某堂會一封募捐信因為用辭不當而傳遍社交網絡,凡此種種所透露出來的理財態度,未必會成為被公眾對整體信仰「一竹篙打一船人」的原因,卻總是不同教會的信徒教牧在禱告裡一同認真自省代求的理由,因為大家都是在主裡互為肢體。 

作為受託的管家,信徒教牧在教會理財的事情上,的確要加倍謹慎。但理財態度的重心不單在乎技術上不犯錯,也在乎數值銀碼背後所反映的社群意識。以奉獻為例,一方面,縱然每位信徒能力不一,但能夠為他人的需要付出且捐得樂意,無論金額多少,都是信仰教導所樂見;另一方面,部份經濟有困難的會眾(以至會外人士)是否得到賙濟支援,也實在是信仰群體應有之義。在今天經濟低迷的處境下,教會群體的奉獻呼籲和理財方針,可有表達出這樣的一份憐恤之情?

平情而論,教會呼籲會友奉獻,好使神的家有糧,這本身並無不妥:教牧同工作工得工價,固然源出聖經教導;堂會營運涉及的燈油火蠟和維修開支,也是難以或缺的需要。不過,從近年離堂會群體愈見興旺的現象所見,對今天的信徒教牧而言,教會是否必須有固定的會址物業,建築硬件和人手編制是否必須不斷擴展,已不一定是他們心目中教會運作的優先考慮。相反,教會的關顧牧養是否不離地,外展服侍是否能體現好撒馬利亞人的精神,行公義、好憐憫;這些信仰踐行是否得到足夠的奉獻支持,就更受重視。捐獻的目的到底是為了支持自身的營運需要,還是紓緩他人的缺欠與困難,在今時今日的信徒教牧眼中,意義也大有不同。說實在,於資本主義社會看來順理成章的囤積與擴充,若不是有助於信仰踐行,見證天國,對教會群體來說,又意義何在?

隨著近年眾籌興起,教會內外對「分享型經濟」的體驗也愈見加增,成為大家所樂見的價值趨向。猶記得去年肺炎疫症開始時,全球醫療口罩供應緊張,香港自己的生產線還未建立好,訂購了也不一定到手。香港社會捱得過這個疫症階段,很大程度上靠巿民互相分享僅有的口罩,由不同社群(包括教會)收集轉發,結果成了形同五餅二魚的果效。今天當疫症仍未結束,失業人口不斷上升,經濟下行未知何時了,到底囤積居奇和五餅二魚,哪種進路會靠近上主多一點?教會的奉獻操作與理財方針,又可以如何貼近上主多一點?

TimesLookout
更多標籤
轉數快
特寫
在家運動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