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社評

辛丑盼平安 春牛可覺曉

年終歲首,對傳統農業社會來說,既是農閒休息日,也是闔府相聚時。今年的農曆新年,香港巿面各項活動因著疫情,其實已處於半閒置狀態多時,花巿人流受管制,連家庭聚會和拜年聚餐也可免則免,好些趕著移民的家庭想在香港吃最後一餐團年飯的機會也沒有。由庚子鼠年到辛丑牛年,香港人最大的心願,相信是疫情早日受控,疫苗發展追得上病毒變種速度;社會的人權自由狀況早日重受尊重,得到保障。

昔日的農閒,既讓農民、牲畜和大地休養生息,也是為未來一年耕作做好準備的空間。那些年在民間廣泛流傳的通勝總有一幅春牛圖,篇幅顯著,作用類似今天的報天氣動畫,將朝廷欽天監官員對來年的時辰干支、天氣雨量預告和農作物收成期一類資訊,以農業社會熟悉的圖像表達出來,好讓農民在來年知所準備。由於資訊來自官府,倘若失準,除了影響糧食供應和農民生計,亦有損朝廷威信。清朝開國之初頒行新曆,以大統曆和回回曆做基礎,但它們在推算天文現象方面卻有失準繩;後來清廷對比西教士帶來的曆法,決定任命耶穌會的湯若望為欽天監正,進行修曆。之後由順治一直到道光,在欽天監的官員裡,都得見西教士的身影。

官方修曆,供國民使用,背後涉及政治權威和政府認受性的運作;但無論是權力抑或認受,其實都不是單方面說了算的事情。今時今日,科學技術和氣象資訊早已普及化,一般巿民可以在網上找到世界各地氣象中心對威脅香港風暴的路徑預測,互相比較參詳;連天氣預測也不是獨由官方天文台所尊美,活躍於氣象觀察與預測的民間人士,亦有在國際氣象組織裡位在專家之列。在知識層面,當然仍有專業與不專業的分別,人人水平不一;但當人人都有機會充權,在整體民間社會眼中,政治權威也就愈來愈不再是由上而下的以力壓人,以是由下而上的眾志成城、「執生」有度。這既是社會得以生機勃勃的根本,也能避免一個小問題導致滿盤皆落索的風險。要做到這一點,民間社會需要各自深耕細作的獨立思考空間,官方亦需要有廣納百川以及自我修正的胸襟與自信。

不同的曆法,其實沒有哪個擁有「自古以來」的優勢,只在乎誰更準確;能否得到自我更新,背後涉及不同地方的社群對於事物看法有沒有一些普世認同的準則和信念,以及在造物主面前保持一份謙卑與自我省察。這份信念的重要性,其實超出科技領域,也讓人際間的公義與和睦變得可能──無論在一個小城,抑或在整條地球村。過往說期望新一年世界和平,幾乎肯定會被視作「堅離地」;不過觀乎今天的國際政治局勢戰狼當道,以種種軟硬實力脅迫他人,處處只爭一日長短;今年農曆新年,無論你往哪𥚃去,說句盼望世界和平,祝願好人一生平安,肯定比過去更感實在而迫切。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特寫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