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闻消息

众牧者分享疫情下网上牧养反思
在新常态中体现上主同在

【时代论坛讯】过去一年,受制于港府各项与新型肺炎有关的防疫措施,很多堂会都要暂停实体聚会,改为网上聚会及崇拜。对于很多堂会而言,现时的状况对宣教及牧养有危亦有机。早前,有机构举办了一场网上讲座,邀请数位牧者一同探讨疫情下如何进行宣教与牧养。墨尔本神学院高级讲师林子淳博士提到,不论是实体还是网上聚会都有不足之处,但着眼点应放在现有的聚会形式如何体现上主的同在;香港圣公会圣三一座堂主任陈国强牧师则鼓励大家在疫情下继续帮助有需要的人;香港九龙塘基督教中华宣道会友爱堂(下称友爱堂)主任胡家豪牧师则分享其教会网上聚会的经验。

林子淳︰场所被关,惟耶稣没有被封闭

林子淳表示,因自己常是崇拜讲员,网上崇拜的兴起令他再思教会的本质。若是一间教会侧重于功能,则会陷入消费主导模式,有如是为信徒提供宗教服务与商品;而教会应该以使命主导,让信徒会在圣道中成长,并且互相建立、学习,着重于对信徒的关怀与牧养。他强调,非实体聚会并不代表那些是休閒节目。教会的聚会是实体与否并非最重要,关键的是会众的心态与教会如何展现的本质。

林子淳补充,不论是实体聚会还是网上聚会,都会各有不足之处,但信徒的关注点应放在现有的聚会形式如何体现上主同在。他指出在疫情下,信徒突然失去同一场所的共聚,会感到茫然,才醒觉一同聚会也是一种恩典。不过在初期教会,就已克服了这种茫然。他说,从约翰福音可见,若在圣殿敬拜是从前会幕的延续,耶稣道成肉身就是支搭帐棚在人间。因此,耶稣曾以自己的身体喻作圣殿,被拆毁后三天内重建。这提醒信徒,任何方式的敬拜总不完美,惟有天上的圣殿才是完美,所以信徒才得以仰望那位非人手所造的圣所中的大祭司,并期待将来在宝座前的敬拜。林子淳亦表示,即使人会被隔离、场所被封闭,但耶稣没有被封闭。旧约以西结书就已勾划出未来的蓝图,告诉流亡中的以色列人上主仍与他们同在。相似的是,耶稣被卖前的一夜告诉门徒,他在父家有许多住处,暗示他仍与我们同在,而教会就是基督的身体。

有关在网上崇拜举行圣餐礼仪,不少信徒都会明显感到若有所失,圣餐亦衍生出不同的替代形式。林子淳认为重点在于,圣餐作为一种共融或团契(communion)的方式,除了能与主联合,达致纵向的神圣临在,这亦是与信徒共享的筵席,达致横向圣徒相通的效果。不过,圣餐不只有横向与纵向的作用,同时也要记念耶稣与不同人同行之事,以及耶稣战胜死亡之事,以此为庆典等到主再来。林子淳补充,圣餐本是逾越节的筵席,在耶稣当时已有记念上主过去作为的意义,并同时指向未来的复兴。上主透过圣餐,邀请所有人一同预尝天国的盛宴。他提醒一众信徒,没有任何聚会形式是必然的,上主在历史中可以随时作新事。当今天的聚会模式逐渐变成习惯,透过追想过去的美好光景,可以推动人向前迈进,做得更好。

陈国强︰实体聚会中止,但上主工作不停止

陈国强则从历史和圣经的角度,分享疫情如何改变基督信仰的历史发展。他引述圣经学者赖特(N.T. Wright)去年的新书God and the Pandemic,指出若要达致「庇护到位」,就要注重身边不同的细节,例如为邻居离世而作简单祷告。在英国,有些信徒会疑惑礼拜堂应否关闭,赖特认为信徒不是要去思考应否关闭,而是要让教会成为教会,实体或网上都可以,更重要的是教会如何在当下帮助有需要的人。

历史上曾出现不同的疫症,例如是公元二至三世纪的天花、中世纪的黑死病,教会都有作积极回应,包括有医生信徒参与前线医治、牧者与信徒为病人祈祷等。陈国强引述赖特的观点,指出即使教会实体聚会中止,但上主的工作不会停止,牧者与信徒都要有创意,学习成为上主的手脚,按着个人恩赐在社会中尽力而为。陈国强亦指出,上主不是实体地存在,但信徒有责任令他被人看见。疫情下,信徒要为主适时作见证,看见别人的需要,聆听别人的声音,负上作为上主子民应有的责任。

对于信徒可如何看待新型肺炎的危机,陈国强引述赖特称若是执着于某人、某国是疫情的元凶,并不是准确的解读,反而应该从圣经、基督历史的角度分析,思考六道问题︰什么是基督徒应有的回应?如何思考和理解上主?如何活在此时此刻?为何人要哀悼、伤心?信徒应学习什么关于自身的事情呢?如何才可以使自己康复?陈国强亦指出,疫情并非强迫别人悔改,亦不代表上主要以病毒审判世人,而是让教会去哀悼、表达悲伤,做应做的事。他强调,哀悼并不是软弱的表现,而是符合圣经的教导。信徒与别人一同哀悼,其实是活出上主的爱。既要重视教会历史的经验,也要善用创意,编写教会历史的新一章。

胡家豪:对于网上牧养,需要思维上的革新

胡家豪牧师认为,疫情下堂会进行牧养需要思考三个实际问题︰连结、果效与界线。在连结方面,教会需要维持网上主日学及崇拜具可持续性。以他所属的友爱堂为例,由于教牧同工在疫情下除了需要带领崇拜,亦要维持日常的牧养工作,压力什大,所以他们邀请不同合作夥伴合办圣经课程,也会邀请资深义务同工、顾问同工参与制作主日学影片。为了吸引会众多加参与友爱堂的网上主日学与崇拜,他们除了会为主日学设置即时问答时段,加强会众与导师之间的交流,亦会为网上崇拜设定限时收看,鼓励会众按时参与。

关于儿童事工,友爱堂一众牧者除了每周会制作不同影片,亦会设有小组分享时段,让小孩子可与导师即时互动。在青少年事工方面,胡家豪表示他们习惯于平日参与网上课堂时「挂机」(只有登入但没有参与活动),所以友爱堂会着重于利用网上游戏平台如「猜猜画画」维系彼此关系。在过去的暑假,他们会利用Zoom进行网上兴趣班。至于成人会众,教牧会透过电话、WhatsApp等保持联络。

对于如何使网上牧养达致应有的果效,胡家豪提到这需要思维上的革新,包括更新器材,配合他们开办的不同网上圣经讲座、工作坊等,这些课程是会因应一众同工及合作伙伴所擅长的範畴而开办的。胡家豪预计,现时采用的网上聚会形式,如聚会录影重温、即时互动等,会长远地使用,与实体聚会同步发展,达致多元化的牧养。

有关界线的问题,胡家豪表示要以新思维思考。他提到,疫情初期教会面对聚会停摆而影响奉献的问题,友爱堂与很多堂会一样,增设网上转账奉献。他形容,友爱堂「被成长」速度前所未见。有关圣餐的问题,当他们能于技术上配合,就开始以同步直播形式进行,体现同时间于不同空间,与众肢体一同守圣餐。胡家豪表示,很多牧者会对如何在疫情下适应变化感到挣扎,但他认为若牧者们并不改变思维,将会与世界脱轨。 

实体与网上崇拜能互补不足

于答问部份,有听众问及疫情后实体崇拜会否被网上崇拜取代。胡家豪回应,不少信徒都期望能与肢体亲身交流,短期内网上崇拜不能取代实体崇拜。在现有发展下,他相信实体与网上聚会会双轨并行,并可互补不足。对于发展网上世界的宣教工作,胡家豪认为要按宣教工场的实际需要而定。陈国强补充称,要以开放的心态面对网上崇拜,容下不同的可能性。林子淳则认为,网上崇拜与实体崇拜向来都是双线发展,只是现时情况才令此问题变得迫切。他相信,众多堂会将会面对如何定下准则的问题,既能配合会众的需要,也不失聚会的实际需要与原则。 

主持李筱波牧师问到,如何在网上崇拜的情况下,透过同守圣餐而能彼此连结。陈国强提到,有些信徒始终希望能亲身守主餐,故他所属的圣公会有提醒旗下堂会的牧者们,在遵守防疫法例的情况下弹性处理,为会众安排该礼仪。胡家豪认为,信徒要调整自己的心态,相信其他肢体于同一时间、空间下,同样是在守圣餐,就能穿越实际界限。林子淳认为,信徒可以在网上崇拜中,追想以往与其他肢体一同守圣餐的日子,对未来能重新于礼拜堂同守圣餐产生盼望。

上排左至右:主持李筱波、陈国强;下排:林子淳、胡家豪

是次讲座主题为「疫情日常下的宣教与牧养」,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宣教与人才培训管理委员会在二月四日于YouTube直播。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1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