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公共空间纵然会坍塌
民间社会还可见亮光

二○二一年还只是过了两个月,在一轮又一轮针对民主派人士的国安大拘捕之后,多项收窄公共空间的改动接踵而来,由政制由谁把持到香港电台向谁问责,由禁绝「太空卡」到要求公务员、区议员宣誓,由通识科国情资讯化到抗疫应用程序加入追踪功能,并于原本获豁免限聚的公共交通工具测试,涉及社会运作範畴之多,要逐一枚举也不容易。它们几乎事事忽然宣布,雷厉风行,务求在短时间内完成大业,所发放出来的「管治权」意识是够「全面」的了。但当巿民大众由体现公民参与的政策持份者,沦为被管治者,以至是值得被匿名举报的疑犯,连进入公共图书馆填写抗疫联络资料也要被即时抽检致电看看是否刻意错报,昔日公共空间里的点点信任,还会剩下多少?

在抗疫限聚措施以及《港区国安法》的双重压力下,香港社会纵面对种种公共空间备受收窄的趋势,并未见过去习以为常的上街反响。也许更多港人因为参与无从,时势真恶,而选择「留返啖气暖肚」;但从各项社会数据里,还是不难感受到民情如何意难平。最新发表的全球前景展望调查报告显示,香港成全球第二悲观地区;而近月的人口统计负增长,以至中学生退学离港人数,均显示港人外流数量趋势突出。凡此种种,岂是无因?

不是每个香港人都会愿意或者有条件用脚投票,但无论在香港还是海外,这个世代的香港人都会面对不同类型的重大挑战(疫症威胁、极端气候、经济波动、战争风险……),要想办法去应对。对基督徒来说,当面对世情险恶,面对人性阴霾因为制度逐步失去有效制衡而愈见肆虐,既要祈求不为恶所胜,不以恶报恶,不嫉妒恶人,更要在信仰里寻求力量,求善不求恶,在黑暗中找到光明。当年耶稣在世,处境险恶,要取他性命的人也不少;然而他还是孜孜不倦的为着牧养群羊几近废寝忘餐,当中有他从天父领受的属天旨意,也有他看见群羊如同没有牧人的心灵触动。我们活在今世暗夜,要先求他的国,义无反顾,我们就得抚心自问:可有哪个社群,能够在心底里带来触动?我们又可有从天父领受托付,叫我们为他们摆上更多?

今天在香港,公共空间纵然收窄了,但我们在民间社会里所认识、所接触的邻舍仍在;我们每天的交流相处,仍然构成一个个活生生的生活空间,有种种喜怒哀乐,是非黑白,还可以有公义与怜悯,还可以有信望爱。只要我们冷静下来,打开双眼,细心聆听,无论在身处的社区里,抑或在地球村的另一边厢,我们还是可以在暗夜里看到很多同路人,在努力发亮发光,犹如诗篇里的正直人,因为喜爱上主的爱与义,在黑暗中有光向他发现;以致自己也可以成为光源,表现出恩惠、怜悯和公义(参诗一一二)。你,可会是乱世里被上主呼召要在暗夜发光的一位?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特寫
在家運動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