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本版園地 歡迎來稿 文責自負 不設稿酬)

移民潮下的反省:上帝以摔跤回應雅各的禱告

黑夜。雅各獨個兒在渡口,心中有千思萬想,不知道河的對岸有甚麼等著他去面對。

二十多年,未能扭轉對上帝的認識

「雅各走著他自己的路,有上帝的使者擋著他。雅各看見他們就說:『這是上帝的軍隊』;於是給那地方起名叫瑪哈念。」(創卅二1-2,《呂振中譯本》,下同)

我們把鏡頭推前一點,從一個頗為陌生的畫面作為我們的起點。為何陌生?因為我們很少留意這個細節。但假若我們記得,二十多年前,當年輕的雅各隻身從迦南逃亡至舅父拉班的住處途中,他曾碰見過異象,就是天梯,並為那地方起名叫伯特利。如是者,瑪哈念的記載就不再是旁枝末節。二十多年了,從離家到回家,在患難之時,上帝再次向雅各彰顯自己的榮耀與同在。可惜,雅各依舊是那個看重自己、運籌帷幄的雅各。他首先細心安排不同的家屬按次序過河,以防哥哥趕盡殺絕,又吩咐僕人把一大堆禮物送給以掃,最後他「提醒」上帝有保守自己安危的「義務」,說:

「求你援救我脫離我哥哥的手,以掃的手,因為我怕他,恐怕他來擊殺我,連做母親的帶做兒女的都殺了。你曾說:『我必定好待你,使你的後裔像海沙、多得不可勝數。』」(創卅二11-12)

二十多年了。雅各歷經生死,在拉班家中蒙上帝保守,曾經空手而去,現在滿載而歸。只是在雅各的心中,這位「我祖亞伯拉罕的上帝,我父以撒的上帝」還是靠不住。在生死關頭面前,雅各認為他必須排兵佈陣,並再三「提醒」上帝應有的「責任」才是上策。問題是,即使做足所有功夫,雅各仍然心感不安。他根本沒有把握能安然無事與那位曾被自己欺騙的以掃見面。但,就在破曉時份,他準備要面對哥哥之際──上帝回應了他的禱告。

你可能會問:上帝哪有回應雅各的祈禱?其實,上帝主動找他,和他摔跤,正是衪祝福雅各的關鍵所在。古代近東的人以為,渡口往往有神明看守。另一個常見的意象,就是他們覺得人只要勝過被扣留的神明就能求取祝福1。雅各的行動正好反映了這種想像:「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讓你走。」(卅二26)可是,上帝銳意顛覆雅各對祂的認知。上帝固然有保守雅各,後來以掃對他的態度明顯非常友善,但祂的祝福卻遠遠超出雅各所求。正如巴刻(J. I. Packer)說:

「雅各抓著神不放,要求神賜福給他,就是保證他在危機中得著神的恩寵和保護。然而,他卻得不到自己所爭取的東西。他反而愈發認識到自己的光景──完全無助,若沒有神,只會完全絕望。......雅各與神摔跤且『得勝』了,意思只是說:當神使他軟弱無助,訓練他對神的順服、動搖他的自恃時,他抓緊神不放。」2

雅各要的只是自己、家人和財富的安危,但上帝看到他最需要的是眼光的轉換、生命的更新,不再過份著眼自己擁有的東西和自恃頭腦靈活,而是看見自己的脆弱。

二十多年,故步自封

論到當下移民潮,不少人會聯想起九七前後。牧者、中產、有錢人紛紛離開,這個畫面竟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討論移民好去處、交流移民策略、計劃未來工作、搜查好學校,當然也包括選擇一所適合的教會,成為了少不得的議題。然後,少不了在禱告中向上帝傾訴,期望祂的帶領令自己能在新的地方「大步𨂾過」。二十多年了,香港教會在困局面前勾勒的畫面沒有太大改變。二十多年前,牧者和有資源的信眾面對不穩的未來時大批離開,留下一些走不了的人;二十多年後的今日,重蹈覆轍。「咩都假嘅,走先最實際。」這讓我憶起上年八月黎巴嫩首都發生大爆炸後,《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訪問當地社會其中得到的一個回應:

「我們是基督徒最多的中東國家,有龐大的福音派社群。我們有些特別的東西。可是當我們受壓,基督徒第一時間離開。」(We are a country with the biggest percentage of Christians in the Middle East, and a large evangelical community. We have something special. But when we get squeezed, the Christians are the first to leave.)3

不得不說,這種「集體離場」的「見證」很難不叫人沮喪。不過,另一方面,即或留下的人亦不代表有充足信心──可能只是走不到。留又好,走又好,籌算成為了一種社會氛圍。舉家移民、留下做「太空人」、送子女赴外國升學、兌換外幣、申請護照......對人性而言,趨吉避凶似乎合情合理。當一切變得未知,好像沒有一個理由足以說服單單依靠上帝就足夠。一如張家輝近期推出的保險廣告對白:「如果你人生一早有好好嘅計劃,跟住落嚟會係咩味道,其實係可以估得到。……精彩人生,由好好規劃你嘅健康同你嘅財富開始!」

雅各亦是如此。在準備迎見以掃的過程中,其實就是他對人生的保險規劃。至於上帝呢?祂的角色就是保障他個人利益的守護者──而已。因此,雅各──甚至很多香港教徒──問題不在籌算,而是背後的心態出現了偏差。上帝的角色,不再是籌算的堅立者(參箴十六9)、主導者(參箴十九21),反之,祂要不就被期待成為類近「黃大仙」的身份,要不就遭懷疑其智慧和能力有限,需要人自己想方法彌補其不足。

然而,可能就在這個令人惶恐的黑夜中,在我們望向一個不安的對岸時,這位上帝正在準備挑戰我們、與我們摔跤。可能就在眾人只著眼自己和家人、財產的安全,想盡方法足算萬一有甚麼意外的退路之際,上帝向我們顯現、對我們說話:祂所看重的,與人不盡相同。


Gustave Doré, Jacob Wrestling with the Angel (1855)

主所愛的就管教

被上帝在大腿窩打了一下而脫臼(參創卅二15,原文直譯),瘸著瘸著走的雅各,在天光後終於見到以掃,兩兄弟重逢並無意外發生,但與此同時,有兩個細節很容易被我們忽略。雅各仍然害怕以掃,所以說了一個謊話,繼而與哥哥分道揚鑣(參創卅三12-17)。但更重要的是第二點:以掃的態度。經過二十多年的歲月,以掃看來已經不計前嫌,對自己長子名份被騙走一事一掃而空。

為甚麼會這樣?線索,或許能從希伯來書十二章16節中找到。那裡提到以掃為了一些食物讓出他的長子權利時,稱之為「全然屬世」(原文直譯)。就飽諳世故的以掃而言,長子名份已經毫不重要。還記得當雅各送了一大堆禮物給哥哥時,以掃的回應嗎?他說:「我的已經夠了;你的仍歸你吧,弟弟。」(創卅三9)對以掃來說,他已經「夠了」。試再想一想,他兩兄弟後來甚至像祖先亞伯拉罕和羅得一樣,因為太富有而不能居在一處(參創卅六7)。對發跡了的以掃來說,他已有數之不盡的財富,長子名份即或沒有了又何妨?住在迦南,還是西珥山,又有甚麼所謂?

我想,這正是上帝揀選雅各後要雕琢他的主因。從在意利益這點看來,雅各不比以掃好。雅各害怕見哥哥,是因為怕利益受損。照樣,當利益不再是問題時,以掃自然想不到還有甚麼理由不擁抱自己的弟弟。可見,和雅各摔跤,意味著上帝期望他的生命有所改變,不要「全然屬世」。當雅各開始在迦南地定居,他第一次為了上帝築一座壇,起名叫伊利伊羅海以色列(參創卅三20),就是「以色列全能的神」的意思。稍後,他甚至開始領會到上帝的聖潔,在朝見上帝前命令全家「要除掉你們中間的外人神像」(創卅五2)──這可不是他在拉班家逃亡時會做的事(參創卅一9)。

當然,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雅各沒有一下子就成為真正認識上帝的人。不過,就在很多年後,當雅各歷盡滄桑,在埃及重遇以為死去的愛子約瑟後,他說上帝「自從有了我以來就牧養著我到今日」(創四十八15)。他終於看到,上帝如何費盡心思,讓他的生命得以轉變過來。

今日,在未知的歷史渡口面前,我們又是否能體會到,這可能是上帝期望我們更新的心意?還是,我們在這二十多年的歲月中,仍然覺得上帝未必完全靠得住,除了祈禱外,還要急於籌算,只要能保住自己和家人、財產,就夠了?願主幫助我們,阿們。

1. John H. Walton著,《創世記‧卷下》(香港:漢語聖經協會,二○一五),頁七三六。
2. J. I. Packer, Knowing God (Downer Grove, III: Intervarsity, 1973), p.85.
3. "16 Beirut Ministries Respond to Lebanon Explosion", Christianity Today, 5 August 2020. https://www.christianitytoday.com/news/2020/august/lebanon-beirut-explosion-evangelical-churches-nest-abts-rcb.html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TimesLookout
更多標籤
轉數快
特寫
在家運動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