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本版园地 欢迎来稿 文责自负 不设稿酬)

移民潮下的反省:上帝以摔跤回应雅各的祷告

黑夜。雅各独个儿在渡口,心中有千思万想,不知道河的对岸有什么等着他去面对。

二十多年,未能扭转对上帝的认识

「雅各走着他自己的路,有上帝的使者挡着他。雅各看见他们就说:『这是上帝的军队』;于是给那地方起名叫玛哈念。」(创卅二1-2,《吕振中译本》,下同)

我们把镜头推前一点,从一个颇为陌生的画面作为我们的起点。为何陌生?因为我们很少留意这个细节。但假若我们记得,二十多年前,当年轻的雅各只身从迦南逃亡至舅父拉班的住处途中,他曾碰见过异象,就是天梯,并为那地方起名叫伯特利。如是者,玛哈念的记载就不再是旁枝末节。二十多年了,从离家到回家,在患难之时,上帝再次向雅各彰显自己的荣耀与同在。可惜,雅各依旧是那个看重自己、运筹帷幄的雅各。他首先细心安排不同的家属按次序过河,以防哥哥赶尽杀绝,又吩咐仆人把一大堆礼物送给以扫,最后他「提醒」上帝有保守自己安危的「义务」,说:

「求你援救我脱离我哥哥的手,以扫的手,因为我怕他,恐怕他来击杀我,连做母亲的带做儿女的都杀了。你曾说:『我必定好待你,使你的后裔像海沙、多得不可胜数。』」(创卅二11-12)

二十多年了。雅各历经生死,在拉班家中蒙上帝保守,曾经空手而去,现在满载而归。只是在雅各的心中,这位「我祖亚伯拉罕的上帝,我父以撒的上帝」还是靠不住。在生死关头面前,雅各认为他必须排兵布阵,并再三「提醒」上帝应有的「责任」才是上策。问题是,即使做足所有功夫,雅各仍然心感不安。他根本没有把握能安然无事与那位曾被自己欺骗的以扫见面。但,就在破晓时份,他准备要面对哥哥之际──上帝回应了他的祷告。

你可能会问:上帝哪有回应雅各的祈祷?其实,上帝主动找他,和他摔跤,正是他祝福雅各的关键所在。古代近东的人以为,渡口往往有神明看守。另一个常见的意象,就是他们觉得人只要胜过被扣留的神明就能求取祝福1。雅各的行动正好反映了这种想像:「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让你走。」(卅二26)可是,上帝锐意颠覆雅各对他的认知。上帝固然有保守雅各,后来以扫对他的态度明显非常友善,但他的祝福却远远超出雅各所求。正如巴刻(J. I. Packer)说:

「雅各抓着神不放,要求神赐福给他,就是保证他在危机中得着神的恩宠和保护。然而,他却得不到自己所争取的东西。他反而愈发认识到自己的光景──完全无助,若没有神,只会完全绝望。......雅各与神摔跤且『得胜』了,意思只是说:当神使他软弱无助,训练他对神的顺服、动摇他的自恃时,他抓紧神不放。」2

雅各要的只是自己、家人和财富的安危,但上帝看到他最需要的是眼光的转换、生命的更新,不再过份着眼自己拥有的东西和自恃头脑灵活,而是看见自己的脆弱。

二十多年,故步自封

论到当下移民潮,不少人会联想起九七前后。牧者、中产、有钱人纷纷离开,这个画面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讨论移民好去处、交流移民策略、计划未来工作、搜查好学校,当然也包括选择一所适合的教会,成为了少不得的议题。然后,少不了在祷告中向上帝倾诉,期望他的带领令自己能在新的地方「大步𨂾过」。二十多年了,香港教会在困局面前勾勒的画面没有太大改变。二十多年前,牧者和有资源的信众面对不稳的未来时大批离开,留下一些走不了的人;二十多年后的今日,重蹈覆辙。「咩都假嘅,走先最实际。」这让我忆起上年八月黎巴嫩首都发生大爆炸后,《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访问当地社会其中得到的一个回应:

「我们是基督徒最多的中东国家,有庞大的福音派社群。我们有些特别的东西。可是当我们受压,基督徒第一时间离开。」(We are a country with the biggest percentage of Christians in the Middle East, and a large evangelical community. We have something special. But when we get squeezed, the Christians are the first to leave.)3

不得不说,这种「集体离场」的「见证」很难不叫人沮丧。不过,另一方面,即或留下的人亦不代表有充足信心──可能只是走不到。留又好,走又好,筹算成为了一种社会氛围。举家移民、留下做「太空人」、送子女赴外国升学、兑换外币、申请护照......对人性而言,趋吉避凶似乎合情合理。当一切变得未知,好像没有一个理由足以说服单单依靠上帝就足够。一如张家辉近期推出的保险广告对白:「如果你人生一早有好好嘅计划,跟住落嚟会系咩味道,其实系可以估得到。……精彩人生,由好好规划你嘅健康同你嘅财富开始!」

雅各亦是如此。在准备迎见以扫的过程中,其实就是他对人生的保险规划。至于上帝呢?他的角色就是保障他个人利益的守护者──而已。因此,雅各──什至很多香港教徒──问题不在筹算,而是背后的心态出现了偏差。上帝的角色,不再是筹算的坚立者(参箴十六9)、主导者(参箴十九21),反之,他要不就被期待成为类近「黄大仙」的身份,要不就遭怀疑其智慧和能力有限,需要人自己想方法弥补其不足。

然而,可能就在这个令人惶恐的黑夜中,在我们望向一个不安的对岸时,这位上帝正在准备挑战我们、与我们摔跤。可能就在众人只着眼自己和家人、财产的安全,想尽方法足算万一有什么意外的退路之际,上帝向我们显现、对我们说话:他所看重的,与人不尽相同。


Gustave Doré, Jacob Wrestling with the Angel (1855)

主所爱的就管教

被上帝在大腿窝打了一下而脱臼(参创卅二15,原文直译),瘸着瘸着走的雅各,在天光后终于见到以扫,两兄弟重逢并无意外发生,但与此同时,有两个细节很容易被我们忽略。雅各仍然害怕以扫,所以说了一个谎话,继而与哥哥分道扬镳(参创卅三12-17)。但更重要的是第二点:以扫的态度。经过二十多年的岁月,以扫看来已经不计前嫌,对自己长子名份被骗走一事一扫而空。

为什么会这样?线索,或许能从希伯来书十二章16节中找到。那里提到以扫为了一些食物让出他的长子权利时,称之为「全然属世」(原文直译)。就饱谙世故的以扫而言,长子名份已经毫不重要。还记得当雅各送了一大堆礼物给哥哥时,以扫的回应吗?他说:「我的已经够了;你的仍归你吧,弟弟。」(创卅三9)对以扫来说,他已经「够了」。试再想一想,他两兄弟后来什至像祖先亚伯拉罕和罗得一样,因为太富有而不能居在一处(参创卅六7)。对发迹了的以扫来说,他已有数之不尽的财富,长子名份即或没有了又何妨?住在迦南,还是西珥山,又有什么所谓?

我想,这正是上帝拣选雅各后要雕琢他的主因。从在意利益这点看来,雅各不比以扫好。雅各害怕见哥哥,是因为怕利益受损。照样,当利益不再是问题时,以扫自然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不拥抱自己的弟弟。可见,和雅各摔跤,意味着上帝期望他的生命有所改变,不要「全然属世」。当雅各开始在迦南地定居,他第一次为了上帝筑一座坛,起名叫伊利伊罗海以色列(参创卅三20),就是「以色列全能的神」的意思。稍后,他什至开始领会到上帝的圣洁,在朝见上帝前命令全家「要除掉你们中间的外人神像」(创卅五2)──这可不是他在拉班家逃亡时会做的事(参创卅一9)。

当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雅各没有一下子就成为真正认识上帝的人。不过,就在很多年后,当雅各历尽沧桑,在埃及重遇以为死去的爱子约瑟后,他说上帝「自从有了我以来就牧养着我到今日」(创四十八15)。他终于看到,上帝如何费尽心思,让他的生命得以转变过来。

今日,在未知的历史渡口面前,我们又是否能体会到,这可能是上帝期望我们更新的心意?还是,我们在这二十多年的岁月中,仍然觉得上帝未必完全靠得住,除了祈祷外,还要急于筹算,只要能保住自己和家人、财产,就够了?愿主帮助我们,阿们。

1. John H. Walton着,《创世记‧卷下》(香港:汉语圣经协会,二○一五),页七三六。
2. J. I. Packer, Knowing God (Downer Grove, III: Intervarsity, 1973), p.85.
3. "16 Beirut Ministries Respond to Lebanon Explosion", Christianity Today, 5 August 2020. https://www.christianitytoday.com/news/2020/august/lebanon-beirut-explosion-evangelical-churches-nest-abts-rcb.html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payme
特寫
在家運動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