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本版園地 歡迎來稿 文責自負 不設稿酬)

教會處理性騷擾投訴的後續思考:回應盧龍光

盧龍光牧師於基督教《時代論壇》發表文章〈教會處理性騷擾投訴的後續思考〉(參1739期,2020年12月27日),以個人及參與處理其他教會性騷擾個案的經驗,分享他對教會面對性騷擾的觀察、思考與展望。1幾位素來關心教會及性暴力的學者與倡議者,包括陳慎慶(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教授)、王秀容(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總幹事)及莊耀洸(律師)有感該文章對法律存有誤解,亦有不少性暴力迷思,甚至對其牧養的觀點感到疑惑。2文章的偏頗言論不利信徒正視教會內的性騷擾問題,同時妨礙香港教會建立防治性騷擾的機制。本文嘗試釐清觀點,引發討論。

盧龍光在文章認為「《性別歧視條例》(下稱「條例」)及當中的《性別歧視條例雇傭實務守則》(下稱「守則」)所涉及的法律用語及觀點,只應由執法和司法機關負責人使用」,亦表示「教會缺乏客觀和獨立性,故此不應、不適合,也沒有能力以調查、控告及裁決等方式處理。」

莊耀洸指出,盧龍光在文章中對「條例」及「守則」的法律觀念有誤解。他澄清,「條例」及「守則」並不是只由執法和司法機關使用,事實上教會和機構是有責任處理的。根據該條例第46條,雇主須為雇員在受雇期間作出的違法行為負上轉承責任,並須採取合理可行的措施防止雇員作出歧視和騷擾的行為。他指出,「雇員若有任何失德,例如盜竊或違犯公司操守等,雇主都有權處理。那為甚麼性騷擾是例外呢?」「條例」是容許甚至鼓勵雇主、學校或教會等先作把關。倘若未能解決問題,投訴人仍可以求助於平機會或法庭。「如果所有個案都只有平機會和法庭才可以執法,那麼整個保障機制便會崩潰,因為根本沒有如此多資源處理個案。」因此,平機會一直推動機構內部建立防治性騷擾政策,特別在最近兩年間與基督教協進會合辦「制訂防治性騷擾政策」及「處理投訴所需技巧」等培訓工作坊,並且為教會設計政策的清單和範本,讓他們有技能和資源處理個案。「既然法例要求雇主有責任提供安全的工作環境,沒有能力執行就不應是辯解理由,力有不逮就更需要去培訓。」

制訂防治性騷擾政策亦可減少投訴人面對的壓力,可讓他們選擇在教會的內部機制中處理問題。王秀容指出,「如果把一些本來能夠在教會內部處理的個案,通通推給平機會或法庭,亦即意味著投訴人需要面對更大的壓力。投訴人或會因此放棄投訴,或者噤聲。這樣做會否本末倒置呢?」她強調,實現公義是幫助受害人復元的重要一環。教會內部政策可以讓受害人在平機會、法庭、報警中多一項選擇。她認為,「既然教會看重道德和對錯,那更要為受害人多走一步。」陳慎慶補充說,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已於二○二○年五月四日落實其宗派的防治性騷擾政策,有關文件已上載其網站供教會及公眾參考,顯示教會主動和積極地推動有關意識。他感到疑惑,「盧龍光作為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的退休牧師,其個人觀點與宗派提高防治性騷擾的做法背道而馳。他文章的用意是否要求教會取消有關政策?」

忽略現實權力的不平衡

盧龍光在文中認為「『投訴』已經成為社會中攻擊人的『武器』。」王秀容指出,社會上常有這種類近的性暴力迷思:覺得弱勢的人總會誣告有權的人,例如作出虛假強姦指控(false accusation of rape)。但實際上,根據她們的經驗,有關情況只低於所有個案的百份之五。她說:「這種迷思反映他們沒有從受害人的角度理解問題,其實投訴人面對相當大的壓力。實際的情況是,有大量受害人延遲求助。也就是說,他們往往經過長時間的猶豫,才會作出申訴。而正正就是這些性暴力迷思使受害人面對極大的壓力,令他們害怕被質疑或責怪。」同時,盧龍光對二○一七年全球推動的#MeToo運動之評價亦有欠公允。該運動由一位美國女演員在社交媒體申訴多年前遭受性暴力的故事所引發,鼓勵了全球上萬名女性在網絡中作出回應。她們並非要「替天行道」。「正是制度的不完善,包括盧龍光在文中提及在二○一八年幾間教會和機構發生的性暴力個案,都是曾經作出投訴,但沒有結果。在苦無渠道之下,受害人才在社交媒體把事情公開。」王秀容感嘆道:「如果教會可以建立完善的機制,願意積極面對問題,受害人就不用終日誠惶誠恐。你估佢地公開寫完就不用面對壓力嗎?」

盧龍光亦在文中寫道:「基督教的人觀,就是每一個人皆是罪人。」他又說「被投訴者如是,投訴者亦如是,既會犯罪傷害別人,同時也會被罪惡權勢和別的罪人所傷害。」陳慎慶指出這是一種神學觀點,這種觀點的問題在於抽離現實處境去論述人與人之間關係,忽略了現實中權力的不平衡。在現實的性騷擾處境中往往就是有權力的人以大欺小,甚至可以在性騷擾後用權力擺平事件。莊耀洸也指出,「這種描述是相當大的扭曲,無視現實。權力不平衡是性騷擾的溫床,所以必需透過機制去制衡有權的人。」

盧龍光在文章中也提及,「教會處理性騷擾的模式……就是要堅持牧養而非審判的角色。」陳慎慶指出舊約聖經中的律法書重視裁決,「批判侵吞人的財產或是加害無辜者的人,強調追究流人血者的罪。這個精神在今天便是追求公義,並非如盧龍光所說的教會不應對性騷擾個案作出裁決。」教會一直有不同層面的紀律要求,並且與時並進。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制訂的《防治性騷擾政策》第七條便說明,「處理性騷擾投訴委員會」可以展開調查,投訴屬實可按紀律機制處分。他指出,「天主教教會過往面對性暴力個案不作處理而為人所詬病,直到現在仍不時被揭發不去處理的個案。今天怎可仍以神聖和世俗的二分法,把裁決的責任交給法庭或相關機構,而教會只做牧養工作,不理會是非對錯?」王秀容亦指出,先知面對罪時不偏不倚,「真正與侵犯者同行,不只是安慰和支持,更重要的是讓他面對自己的罪,以致唔會再錯。」

(編按:作者為香港基督教協進會助理執行幹事。
本文由作者及文中數位發言者的一次討論整理而成,
組合並非隸屬任何組織。分題為編者所加。)


1.盧龍光:〈教會處理性騷擾投訴的後續思考〉。《基督教時代論壇》1739期,2020年12月24日。https://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164204&Pid=2&Version=1739&Cid=588&Charset=big5_hkscs
2.較早前三位亦有以盧龍光牧師及循道衛理聯合教會處理性騷擾事件作為例子,撰文討論本地教會和社會處理性騷擾投訴及機制的問題,可參考曹曉彤:〈宗教領袖涉性騷擾學校職員的後續討論〉。《立場新聞》2020年7月27日。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宗教領袖涉性騷擾學校職員的後續討論/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時代觀景4
cedarapp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