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新冠疫苗打定唔打?唔係靠感覺──有關基督徒與打疫苗的再思

前言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至今已超過一年,感染人數不斷上升,也有很多人失去性命。相信祈願疫情早日受控,讓生活得以回復正常,是不少基督徒一直以來的禱告。

在全球疫症大流行下,各地科學家通力合作,加上科學進步,讓疫苗研發速度大大提高,並通過了科學化測試,疫苗正式面世。這也算是一個miracle,筆者相信也是上帝賜人的聰明智慧,使科研得以成功。然而,疫苗的成效和副作用也令不少人感到擔憂,許多人採取了觀望態度。人們不完全反對疫苗,但也未能踏出一步去打疫苗,特別是在政府認受性低和社會嚴重撕裂的香港。筆者希望透過本文章,從科學和數據解釋一些疑慮,和分享作為基督徒的想法。

疫苗FAQ

以下Q1-Q8是參考自香港大學微生物學家Siddharth Sridhar在4月11日的貼文 ‘COVID-19 vaccines: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1,本人的想法則會加上「筆者」二字以作識別。

Q1. 我認為疫苗無效

回應:香港提供的兩種疫苗均可預防有症狀的COVID-19和嚴重的COVID-19。他們在公司贊助的試驗,以及在疫苗已經投放在市場的國家所進行的獨立的上市後試驗中都證明了這一點。

筆者從數據中看見BioNTech的保護率達95%,科興則較低,但事實上也剛過了世衛的最低標準。

以色列是全球新冠疫苗接種率最高的國家,至今(四月廿七日)已有近六成民眾(五百萬人以上)接種,其後發病率及重症率皆大幅下降。

Q2. 我認為保護不會持續很長時間。那麼為甚麼要這麼早得到保護呢?

回應:在最新數據中,接種第二劑BioNTech六個月後的功效仍超過90%。mRNA疫苗產生的抗體反應強,長達一年或更長時間的保護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有關科興的保護期限的數據仍在等待中。

Q3. 病毒變種怎麼辦?它們使疫苗無用嗎?

回應:筆者認為有數據顯示,BioNTech對變種病毒仍有效。科興的數據則不多。

即使這些變體影響抗症狀疾病的功效,也有充份的理由相信它們仍應提供針對嚴重COVID-19的保護作用。

筆者認為要減慢病毒變種,其中一個方法就是透過群體接種疫苗減低病毒繁殖,若不能減低病毒傳播,則變種機會也較高。

Q4. 我不確定疫苗是否安全。我希望更多的人首先得到疫苗,以查看會發生甚麼。

回應:這樣做意義不大,因為全世界有成千上萬的人已經注射疫苗,而沒有令人擔憂的安全信號。

媒體中,接種疫苗後死亡的消息往往引來關注。

筆者認為所有個案皆經科學化分析,並要有病理學根據才能肯定副作用是否和疫苗相關。這非兒戲之說。除了要理解病理上是否合理外(biological plausible),還要考慮相關副作用的發病率。例如在以色列,共有60多人接種後出現心肌炎。這是否代表疫苗和心肌炎相關?查看文獻,心肌炎的基本發病率是每十萬人有10至20人發病,主要是因為病毒感染。按此估算,以色列五百萬已打了疫苗的人,應有100至200人出現心肌炎。若打疫苗後,出現心肌炎不超過這數字也算正常,更何況感染心肌炎少過正常數字呢!

我們必須搞清楚因果關係(causal effect)和先後次序(temporal relationship)。極端來說,任何人也會死,人死前會飲水,這是先後次序(temporal relationship),但我們不會說飲水令人死亡(causal relationship)。

Q5. 我認為COVID-19沒甚麼大不了的。接種疫苗有甚麼意義呢?

回應:至今,COVID-19已殺死超過三百萬人,更嚴重影響了老年人和患有慢性疾病的人。即使您是年輕人,接種疫苗也幾乎消除了嚴重COVID-19的風險,並且還為未接種疫苗的家庭成員提供了間接保護。因此,獲得疫苗是您自己,家人和社區的最佳選擇。

Q6. 我患有慢性病。我認為我不適合接種該疫苗。

回應:患有大多數慢性疾病的人可以安全地接種COVID-19疫苗,實際上,由於他們患有嚴重COVID-19的較高潛在風險,因此建議這樣做。只要您的病情在沒有近期藥物變化的情況下基本穩定,就可以繼續接種疫苗。如果您仍然有疑問,請與您的醫療服務提供者聯繫。

Q7. 如果我們仍然必須戴口罩並有社交隔離措施,接種疫苗的目的是甚麼?

回應:我們要給足夠的人接種疫苗,以實現群體免疫。在此期間,COVID-19傳播仍然會發生,並引起大範圍的爆發。這就是為甚麼我們在等待足夠多的人在社區中接種疫苗時,仍然需要遵守掩蔽和社會隔離的規定。

Q8. mRNA疫苗會改變我的DNA嗎?

回應:mRNA是我們細胞通常用來製造具有多種生物學功能的蛋白質的指令。mRNA不能自我複製。由於mRNA永遠不會回到細胞核(DNA所在的位置),因此它也無法干擾細胞的DNA。mRNA非常不穩定,因此在幾天內它會完全分解。所有這些因素使這種疫苗類型安全。


Siddharth Sridhar與袁國勇(香港大學資料圖片)

以下FAQ由筆者加入,與Siddharth Sridhar無關

Q9. 我認為政府政策有矛盾、不合理,有「可完善」之處 / 我對政府信任度低 / 我不認同疫苗氣泡,打疫苗就像被要脅下接種,向政府低頭?

回應:筆者理解這些想法。筆者不希望散播對政府仇恨的信息,但認為打與不打疫苗是應對準公共衛生議題,不應與政治掛鉤。無可否認,政治無所不在,疫苗也可政治化,政策也可以難以理解,自相矛盾。但是我們必須了解打疫苗的初衷,並不是為了政治抗爭,而是公共衛生先行。也如姜濤引用毛主席所言,身體健康是革命的本錢。打疫苗和接受你認為不合理的政策本身是不一定是衝突的。相信的,也許不一定是政府。相信的,可以是科學數據、外國實例,和行之有效的科學研究制度。因政治緣故帶來更大的擔憂,實是可悲。

作為基督徒的看法

打疫苗的原因──為他者。為甚麼要打疫苗?不是為了去旅行,不是為了滿足政府,不是為了放寬教會容納人數,而是:為—他—者。

有人說新冠肺炎是弱感冒。年輕人說,感染了也沒有甚麼大不了。這可能是事實,但也可算是自私的說法。年輕人感染了,重症率不高。但是年輕人也可以感染在同車的老婆婆、坐在你旁邊吃飯的老伯伯。和你距離很遠吧?那麼若果是感染了你的摯親,甚至令他們失去性命,這麼也是沒大不了的事情嗎?

筆者是年輕人,打疫苗的原因,是為他者。為因身體狀況不能打疫苗的人作出保護,即使有短暫不舒服,或有極低風險,為了他者,就去做。也如以上Q5所說,間接保護他人。相信「為他者」也是信仰中很重要的學習。

悟性與智慧

聖經沒有列出應否打疫苗。每人從上帝的領受也可以不一樣,我不能judge你,你也不能judge我。然而,當謙虛尋求神的心意,相信聖靈也會賜下悟性和智慧讓人判斷。

現代資訊爆炸,也讓人變得疲累。對於打還是不打疫苗,我們有否主動尋找更多資訊?還是只是人云亦云,憑感覺行事,像被人擺佈的小孩子一樣,再採取wait and see的觀望?若一味祈願疫情離去,卻安坐家中不作一事,又是否合宜?當理解了疫苗潛在的個人和群體得益,再平衡了個人的風險和副作用,然後作出負責任的抉擇,這就是明智之舉。

可以打的,就保護不能打的。

不可以打的,就繼續保持衛生,讓已打的建立群體免疫。

信心仍不足的,也不用沮喪,求主幫助,總好過不求甚解。

決定不打的,也繼續與他者保持理性溝通,相信這不是非黑即白的對錯問題吧!

最後,也提醒長期病患者應在病情穩定後,才接種疫苗。如有疑慮,可先參考醫療專業人士意見。


後記

筆者是一名基督徒,土生土長香港人,在醫療專業進行研究工作,曾想過拍片做KOL講解,但膽小,所以寫了文章。

筆者已接種兩劑BioNTech疫苗,接種後手臂有少許腫痛,接種第二針後有少許熱,但沒有發燒。這是正常免疫反應。不適在兩天後自動消失。


1. Siddharth Sridhar COVID-19 vaccines: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11 Apr 2021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fbid=10159656163104258&set=a.10150979973694258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TimesLookout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時代觀景4
在家運動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