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國際

疫情爭議夾擊
美南浸崇拜浸禮人數俱跌

美南浸信會旗下的研究機構生命之路基督教資源機構(Lifeway Christian Resources)在五月二十日發表報告,指出美南浸信會由二〇〇六年高峰期的一千六百萬名會友下跌至一千四百萬名,而單在二〇一九年,美南浸信會就流失了四十四萬名信徒。

該機構的主任麥康奈(Scott McConnell)表示,由於Covid-19流行,全國各地的教堂都停止了現場崇拜,令美南浸信會的參與人數再下降了15%,而二〇二〇年,教會浸禮人數亦減少了一半左右,降至一九一九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美南浸信會的執行主席弗洛伊德(Ronnie Floyd)回應報告指,教會需要重新關注傳福音、宣教和植堂。針對疫情的全球大流行,美南浸信會已經汲取了教訓,並了解到崇拜的重要性。他們會尋求更有創意的方式傳揚福音,並且參與在更多有需要的群體當中。

再有教會領袖離開 內部爭議不斷

近年美南浸信會內部的爭議升溫,在美國總統大選後,教會就著是否支持特朗普,產生了巨大的爭議。在公開批評特朗普後,美南浸信會倫理與宗教自由委員會主席羅素穆爾(Russell Moore)正式提出辭職。即使穆爾在神學立場和個人主張上都與美南浸信會的信仰接近,但宗教新聞網(RNS)的報道指出,穆爾對移民的同情和性侵受害者的關注,令他在該會中被邊緣化。而一些影響力較大的牧者則批評穆爾為「自由派」和分散了教會的注意力,甚至扣起本身對聯會的奉獻以示抗議。

穆爾與倫理與宗教自由委員會,被不少美南浸信會的牧者指控為教會的絆腳石,即使多次表明堅決反對墮胎和同性婚姻,但對於特朗普和種族議題的立場依然令教會內部對穆爾產生不滿。

在數月前,同樣曾批評過特朗普的美國著名作者貝絲摩爾(Beth Moore)在宣佈脫離美南浸信會時,穆爾就曾經公開表示:「美南浸信會未能包容貝絲,即未能包容我們很多人。」除了穆爾和貝絲外,美南浸信會對種族議題的立場亦令他們面對黑人牧者的流失問題。

而除了在社會事件外,教會內部亦就著不同議題產生爭議。在本月初,美國著名牧師華理克(Rick Warren)在加州馬鞍峰教會(Saddleback Church)為三位長年服待教會的女牧者按牧。惹來美南浸信會神學院院長穆勒(Al Mohler)的批評,指這是自由派的思維會為教會帶來「自由神學」,令福音真理被摧毀,並重申該會不同意女性擔任牧職。

(取材Religion News Service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時代觀景1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