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社評

倘若香港成為創啟宣教地區

一般預料,現時香港社會所面對的移民潮,會在這個暑假達到一個高峰,當中不少人趁著這個學期交接時刻,舉家大小的離開香港。無論是跟親友餞行話別,抑或忽然收到對方來電表示自己已經身在海外,近期已成為不少港人的生活日常。反而留下來的人,今天所面對的香港社會,生活方式已跟昔日的漸行漸遠:書展參展商要自我審查避免因投訴送國安、大學管理層跟學生會切割、民選區議員因為DQ風聲紛紛請辭惟官方遲遲不澄清細節、紀律部隊高層被揭發出席奢華宴會卻毋須問責——相比起離開的人,留在香港的似乎需要一個更充份的理由,去支持自己為何仍在這城生活。

對教會而言,答案似乎不難明白:作為被召在這城踐行信仰、服侍友鄰的群體,在此時此刻實踐召命的意義和需要,只會更為清晰。這是一個嚴肅的信仰問題,由資歷深厚的宗派領袖(見上期頭版專題)到剛剛完成訓練的神學生(見今期頭版專題),都需要思考和求索。今天的香港,種種紅線按行政機關意志而飄移,制衡乏力;各項自由備受切割打壓,宗教自由也難以獨善其身。面對此情此景,談召命好像有點奢侈。然而在愈見高壓的氛圍裡,卻實在只有清楚自己生命的委身所在,清楚自己心之所繫的是甚麼社群,由此而生的憐憫與慈心,才能有足夠的力量,推動委身者在愈見惡劣和凶險的處境裡,仍然與初衷之所繫的社群同行,一步一腳印。是這樣的一份對自己的尊重和對他人的愛,讓人可以盡己所能為他者擺上自己,即使誰也不曉得自己可以走多遠。

或許因為是初生之犢,又或許沒有很多源自上一代的包袱,這些年教會群體的新世代即使面對社會氣氛的急劇變化,仍然表現出讓人另眼相看的活力,甚至會像今期頭版專題所觸及的,思考香港社會作為創啟宣教地區的種種事奉可能。說實在,香港社會的現今處境,暫時還未能跟海外一些極高風險的宣教地區等量齊觀。然而這個假設性問題的背後,無可否認是帶著一份「無論得時不得時」的宣教熱忱,毋忘初心。每一位留在香港的基督徒,也實在要撫心自問:在當今愈見高壓的局勢下,城裡那些貧窮的、軟弱的、為義受逼迫的,你可會聆聽他們的心聲?他們需要甚麼源自信仰的好消息?上主對這地的心意如何?倘若這城成為危險宣教地區,我們可願意為他們的信仰與福祉去冒風險?在謊言愈見、掩蓋真相的社會裡,如何繼續踐行公義,說一句公道話?在鼓吹批鬥的社會裡,如何堅持憐憫,存溫柔的心?在對信仰群體可能愈發不友善的環境下,如何與神同行,剛強壯膽而不失謙卑?這些問題,信徒教牧的具體處境不同,答案也可以很不一樣,卻總會成為世人和天使面前的一幕幕戲,需要我們效法耶穌基督,謙卑前行。

「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廿六39)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ukhk
崇基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