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倘若香港成为创启宣教地区

一般预料,现时香港社会所面对的移民潮,会在这个暑假达到一个高峰,当中不少人趁着这个学期交接时刻,举家大小的离开香港。无论是跟亲友饯行话别,抑或忽然收到对方来电表示自己已经身在海外,近期已成为不少港人的生活日常。反而留下来的人,今天所面对的香港社会,生活方式已跟昔日的渐行渐远:书展参展商要自我审查避免因投诉送国安、大学管理层跟学生会切割、民选区议员因为DQ风声纷纷请辞惟官方迟迟不澄清细节、纪律部队高层被揭发出席奢华宴会却毋须问责——相比起离开的人,留在香港的似乎需要一个更充份的理由,去支持自己为何仍在这城生活。

对教会而言,答案似乎不难明白:作为被召在这城践行信仰、服侍友邻的群体,在此时此刻实践召命的意义和需要,只会更为清晰。这是一个严肃的信仰问题,由资历深厚的宗派领袖(见上期头版专题)到刚刚完成训练的神学生(见今期头版专题),都需要思考和求索。今天的香港,种种红线按行政机关意志而飘移,制衡乏力;各项自由备受切割打压,宗教自由也难以独善其身。面对此情此景,谈召命好像有点奢侈。然而在愈见高压的氛围里,却实在只有清楚自己生命的委身所在,清楚自己心之所系的是什么社群,由此而生的怜悯与慈心,才能有足够的力量,推动委身者在愈见恶劣和凶险的处境里,仍然与初衷之所系的社群同行,一步一脚印。是这样的一份对自己的尊重和对他人的爱,让人可以尽己所能为他者摆上自己,即使谁也不晓得自己可以走多远。

或许因为是初生之犊,又或许没有很多源自上一代的包袱,这些年教会群体的新世代即使面对社会气氛的急剧变化,仍然表现出让人另眼相看的活力,什至会像今期头版专题所触及的,思考香港社会作为创启宣教地区的种种事奉可能。说实在,香港社会的现今处境,暂时还未能跟海外一些极高风险的宣教地区等量齐观。然而这个假设性问题的背后,无可否认是带着一份「无论得时不得时」的宣教热忱,毋忘初心。每一位留在香港的基督徒,也实在要抚心自问:在当今愈见高压的局势下,城里那些贫穷的、软弱的、为义受逼迫的,你可会聆听他们的心声?他们需要什么源自信仰的好消息?上主对这地的心意如何?倘若这城成为危险宣教地区,我们可愿意为他们的信仰与福祉去冒风险?在谎言愈见、掩盖真相的社会里,如何继续践行公义,说一句公道话?在鼓吹批斗的社会里,如何坚持怜悯,存温柔的心?在对信仰群体可能愈发不友善的环境下,如何与神同行,刚强壮胆而不失谦卑?这些问题,信徒教牧的具体处境不同,答案也可以很不一样,却总会成为世人和天使面前的一幕幕戏,需要我们效法耶稣基督,谦卑前行。

「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廿六39)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特寫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