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风雨中,什么最值得教会守护?

对香港教会群体而言,堂会应以什么形态存在,战后几十年在各个方面经历了不同的尝试──或关乎建筑空间(座堂、二楼教会、学校教会等等),或关乎聚会形式(跨龄集体崇拜、分龄牧养、小组教会等等),或关乎堂会与社区的关系(无墙教会、社区教会、网络教会等等),不一而足。这些尝试,有因应「土地问题」一类的客观社会环境限制,有顾及堂会规模的运作与未来发展,也有基于不同宗派的堂会观念及神学考量;视堂会为牧区中心来牧养社会大众,或者视堂会为遗世独立的见证空间,大家对堂会形态与组织运作的要求,也就很不一样。

随着教会发展和时代演变,类似的堂会形态演变肯定仍会持续。说实在,固守传统的堂会,和破釜沉舟地改革的堂会,后者不一定比前者更能持久运作。这一点,只要回望教会历史,细数当中不同教会制度的兴起与变化,还有不同堂会的出现与湮没,就可得知。但每一次堂会尝试改变形态,对有关的信徒教牧而言,其实也是一次去芜存菁的信仰心灵盘点:有哪些原则对堂会而言至关重要?又有哪些是无关痛癢?每一间尝试改变的堂会,答案都不会完全一样,就如近期本报头版专题(17761781期)所展示的个案般,大家走的路不会完全相同。然而,大家与上主结连的信仰反省空间、与堂外不同信徒教牧的联系和守望,以及与未信者的接触和信仰分享,这些因素都明显有所顾及──如何借着堂会来搭建和维系人与上主、肢体和邻舍的信仰结连,对信仰群体来说,是不可或缺的考量。

教会是神所呼召出来见证他的信仰群体,并不限于四堵墙之内,这说法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本地教会讨论「无墙教会」的概念开始,就已经为不少堂会发展论述所触及。今天,对于香港大约一千三百间基督新教堂会而言,这说法已迹近老生常谈,就算因种种限制或软弱而未能实践得好,也总会听闻过和论说过。面对未来,随着各项公民自由备受侵蚀,权力不受有效制衡约束,社会环境相信只会更加浪急风高,宗教自由亦只会唇亡齿寒。面对此情此景,我们能否继续在这缺陷世界见证上主,关键在于教会群体是否晓得最值得珍惜和守护的是什么──对上主公义怜悯的追寻,以致在弯曲悖谬的世代能够知所辨识;对肢体的彼此相爱,以致大家能看到上主在我们中间;还有对他者的慷慨,以致我们能够成为他赐福他人的出口。属于「四堵墙」的营运因素并非不重要,有时也是凡事谢恩的要点之一,却明显并非最优先。这方面的优次抉择,既让信徒教牧行事知轻重,也决定了在未来的浪急风高里,有多少堂会在迷惘慌张里窒息于今世的忧虑和威吓之中,会众愈见凋零;又有多少堂会能够哺育信徒,使他们可以靠着基督,勇往前行,活出福音。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ukhk
崇基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