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本版園地 歡迎來稿 文責自負 不設稿酬)

大時代中呼籲子民可安於當下的假先知

「人是令自己最頭疼的問題。」(Man is his own most vexing problem.)
──美國神學家尼布爾(Reinhold Niebuhr)


無可否認,香港機場近日成為網絡的另類風景:「說再見」的符號。有些人就在那裡攜老挈幼,與仍然留在香港的親朋好友告別。可是,在機場揮手拍照只是一時之間,更大的課題接續而來:如何適應?這不只是離開的群體才要面對的問題,對於留下的人同樣重要。於是,教人如何在動盪局勢下避風險、找機遇的廣告、講座,如雨後春筍──當然在教內也不例外。不過,對生命來說,甚麼才是最重要呢?

昔日的假先知:放心,巴比倫很快就會倒下

公元前五九三年,就是巴比倫在猶大國立下傀儡的西底家王在位期間,早因被擄而被迫離開家鄉的以西結蒙召,作異地猶大群體之先知。而在十多年前1就成為先知,仍舊留在耶路撒冷的耶利米,則繼續為上帝向留守的百姓傳言。表面看來,以西結耶利米在各自的時空成為先知,而對象分別為留在耶路撒冷城的子民,及身在異地的流亡者,理應需要傳講截然不同的信息。事實不然,兩位先知在猶大亡國的邊緣絕口不談如何避險,如何尋找新的機遇,他們要百姓聆聽的乃是:悔改──這是子民往後蒙憐憫的唯一憑據。

先知書的「主角」不只在上帝、耶利米的眼淚和以西結的異象,也在他們的宣講的對象:百姓。不過,向群眾宣講的並非只有耶利米和以西結,眾人在先知以外還聽到另一種聲音,一種不斷安慰他們會有平安的呼籲。假先知哈拿尼雅把這類「金玉之言」生動勾勒出來:

「當年,就是猶大王西底家登基第四年五月,基遍人押朔的兒子,先知哈拿尼雅,在耶和華的殿中當著祭司和眾民對我說:『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我已經折斷巴比倫王的軛。二年之內,我要將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從這地掠到巴比倫的器皿,就是耶和華殿中的一切器皿都帶回此地。我又要將猶大王約雅敬的兒子耶哥尼雅和被擄到巴比倫去的一切猶大人帶回此地,因為我要折斷巴比倫王的軛。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廿八1-4)

這種「現在攻擊我們的巴比倫帝國將會很快倒下」的「預言」並不是單單在這裡出現。先知書記載,耶利米曾寫過信(耶廿九),透過西底家覲見巴比倫王的代表團,傳給早已被擄走的子民。2書中先是提醒他們應專心在異地安居。但,為何耶利米要這樣勸勉?因為他們當中有一班假冒為被上帝差遣的假先知,不住宣講「我們很快就可以返回本國」的想法,所以耶利米再三提醒他們不要再抱幻想,不要以為上帝對他們的懲罰輕鬆且短暫。

這種「幸福音」固然對留在耶路撒冷的人異常吸引,對在巴比倫一方的猶大人亦是「佳音」。與以西結一起的人全都是權貴上流,除了前朝的約雅斤王及其母、后妃,宮中的太監、大官,還有耶路撒冷的眾首領、木匠、鐵匠、勇士都一併在被擄的名單上(王下廿四14-16)。這班「食慣魚翅」的顯貴,看見自己現在只能「食西北風」,當然滿腦子都有回朝的念頭,無怪乎以西結要預演耶路撒冷遭毀滅的情況(結四、五),並多番責備假先知的花言巧語(結十三)。可見,「平安!平安!」的宣傳無論在耶路撒冷和巴比倫的猶大群體當中,都是一股主流聲音。我們不難明白,畢竟與其要在心態和行為上轉向上帝走窄路,不如相信巴比倫會倒下更節省成本。正因子民抱有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使兩位先知不得不再三諫諍百姓:他們要做的是聽耶和華的話,離棄惡行,並承受上帝當下的管教,就必得存活。

今日的假先知:放心,你們只管像以往般生活

當然,在今日香港引用被擄神學要非常小心。胡亂聯想誰是「今日的巴比倫」、「今日的猶大」、「今日的被擄者」,是華人教會經常出現卻必須要戒掉的老問題。我們反而應聚焦在一個向度:為何子民曾經死抱那個「巴比倫會很快倒下」的謊言,甚至誇張到有人把先知拘禁甚至滅口的程度?也許,子民最關注的根本不是相鄰的帝國會否滅亡──否則他們就不會謀算以夷制夷,拉攏埃及(甚至亡國後還有人如此奢想,耶四十至四十四)。他們心底的最大夢想,是不變的生活模式;「馬照跑,舞照跳」才是子民的核心價值。對耶路撒冷的人來說,只要埃及能保護我們,巴比倫就攻不來,大家就能如常生活;對被擄十多年的猶大權貴來說,只要他們有機會回到耶路撒冷,就可以重過「今朝有酒今朝醉」的舒適生活。這才是子民一再找尋能投靠的對象之主因,無論是埃及,或偶像,或聖殿,或耶和華上帝,只要不須改變他們的行事為人,就是「賜予平安者」。

香港核心價值的種種問題在此不贅,只想提到一個小片段:日前被嶺南大學終止合約的許寶強,為吳靄儀的著作《不中聽文集》(壹壹六,2021)寫序時留下一句:「為甚麼港人會認為經濟發展比法治重要?為甚麼社會上很多人對逆耳言行的容忍程度不高?」我們都知道,一個社會的現象,總是日積月累而成。於是,當近月出現「香港移民潮是否導致英國樓價急升主因之一」的討論,3路透社在二月甚至出過一篇題為〈香港人搶購英國房產並做他們所擅長的:當房東〉(Hong Kongers snap up UK homes and do what they excel at: being landlords)的報道,4人們似乎不會感到驚訝──我們其實多少都明白香港的本質是甚麼(至於本地樓市當然亦沒有下滑跡象)。除此之外,無論留在本地或移居海外的香港群體,所關切的範疇都類近,譬如甚麼投資最好、甚麼校網最理想,無怪乎「才子」陶傑和各商家都在這類市場大展身手。

可是,對上述議題的眷注難道不也是部份香港(包括海外)教徒之寫照嗎?注意,上帝並不是絕情的至聖者,祂並無禁止子民在新形勢下思考蓋造房屋、栽種田園、生兒養女的事宜(耶廿九5-8),但要求他們棄絕過去習以為常的生活方法和宗教意識。問題不在他們要繼續生活,問題在他們往後抱著甚麼的價值生活。耶利米和以西結不乏安慰和復興的信息,但這些美好的遠景有一個不能逃避的前提:悔改。所以耶利米提到上帝要拆毀,以西結則在異象中看到上帝的榮耀離開耶路撒冷(結十1-19;十一22-25)──時代的更迭不一定意味新的機遇,也可以是災難的端倪。在社會充斥「我們想如常生活」的願望之際,教會需要杜絕「幸福音」對人們的毒害,並提防假先知支持子民安於當下的生活,卻對回轉隻字不提。因此,教會應謹慎明暸自己作為守望者的角色,發出先知式的提醒,指摘子民要立刻轉離惡行(結三16-21;卅三1-9),並告知他們不要以為毋須深省就能草草重新出發,而是必須回頭慎重觀看並反思5──在大時代中最重要的並非儘快抓住機遇,或就各項資訊作出即時的反應或選擇。

耶穌基督說:「你們要防備假先知。他們到你們這裡來,外面披著羊皮,裡面卻是殘暴的狼。」(太七15)假先知的出現是無可避免的。不論身在何方,屬上帝的群體需要警醒,認真在上帝面前祈求更新的眼光和能力。否則,由不悔改的子民所組成之所謂「教會」,根本不可能承擔傳福音的使命,而現在於教內所謂的「福音機遇」,只會再度淪為瞎眼領路(太十五14)的鬧劇;是嶄新的「幸福音」包裝紙而已。


1.「從猶大王約西亞的兒子約雅敬在位的時候,直到猶大王約西亞的兒子西底家在位的末年,就是十一年五月間耶路撒冷人被擄的時候,耶和華的話也常臨到耶利米。」(耶一3)約西亞王在前609年被埃及法老扶植成為猶大國的傀儡政府。
2.「耶利米藉沙番的兒子以利亞薩和希勒家的兒子基瑪利的手寄去。他們二人是猶大王西底家打發往巴比倫去見尼布甲尼撒王的。」(耶廿九3)
3. 〈【特寫】英國樓價一年飆 8.6% 與 BN(O) 移民炒貴樓有關?〉,《立場新聞》,2021年4月23日。https://thestandnews.page.link/NnJdESRwvVV9eREF7
4. 'Hong Kongers snap up UK homes and do what they excel at: being landlords', Reuters, 25 February 2021.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hongkong-britain-property/hong-kongers-snap-up-uk-homes-and-do-what-they-excel-at-being-landlords-idUKKBN2AP0JV
5. Jacques Ellul著,孫芥石、郭秀娟譯,《存在的理由:從傳道書看科技社會的虛空與盼望》(台北:校園,2017),頁179-180。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時代觀景1
崇基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