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人物專訪

「靜」中帶「旺」的人生──羅慧娟

  在電視熒幕上經常看見羅慧娟主持節目,她的風采令人絲毫不覺她「有毛病」。但大家不善忘的話,應該記得她四年前因潛水導致失聰,當時娛樂版曾作不少報道。或者你以為:已經四年了,聽覺早復原了吧?其實不然。

  這天小記跟羅慧娟做訪問,原來她剛看完醫生回來。「沒辦法,我要很專心才能聽到別人說甚麼,由於時刻用神,因此身體不時有小毛病。」她又要求記者盡量坐近一點:「你坐近一點,我便容易一點聽到你的問題。」失聰的確為她帶來不便,但當訪問一路進行,小記又不覺得自己在跟一位失聰者談話,因為羅慧娟談笑風生、從容自若;正式訪問結束後,她又與小記閒談,期間跑來跑去拿書、名片、記事簿來補充談話的內容……使小記感受到她生命的豐富。

  究竟,這位失聰者憑甚麼使自己本來「寂靜」的生活重新「興旺」起來?

好在有信

「說也奇怪,完全沒有動搖過!」很多人以為羅慧娟是在潛水出事後才信主,但她其實是在九九年五月決志,十月則遇上意外──甫信主便遇上這樣的挫折,當時怎樣想?「我慶幸我是有了信仰才出事,如果沒有信仰,我想我接受不了自己由正常人變成有缺陷的事實。」

  失聰初期,羅慧娟也想過「死」,因她確實承受不了自己突然失去聽覺的痛苦,但她又不敢自殺,所以便求神「賜死」──哪管是交通意外還是患上絕症。但透過靈修,她明白到神有時會「修剪」我們,讓我們變得更好,也知道神會保守,不叫我們受過於所能受的試探。慢慢,她開始了解神有祂的美意,並開始思考苦難的意義。她深信一般人平日不會想這些問題,即使想也不會想到答案。「人就是是這樣,跌得不夠痛的話,便不會醒覺!」

非常之痛

  當然,醒覺的過程絕不容易。首先是對前景茫然,對人沒信心,對人生沒希望──這種絕望的殺傷力遠比身體傷殘來得更大。「我在九七年買樓,九八年變了負資產,當時仍有積蓄,心想仍可熬過,但九九年我卻出事,OO年整年沒有登台和司儀工作,但卻要自付醫藥費,因保險公司說潛水不在受保之列……」羅慧娟坦言九七至O一年是她人生的谷底,非常幽暗,四處也沒有出路。

  身邊其實也有不少人去安慰她,羅慧娟明白他們都很有心,但問題是他們體會不到她親身的感受。「他們教我釋懷的方法,我全都知道,但我做不到!我很痛苦!以前我就是四處去安慰別人的那個。我突然發現,我這位心靈老師竟然做不到以前我教別人的東西!」

  那時她很想透過工作來證明自己「得」,她很怕別人將她當成「殘廢」,因而不安排工作給她。在港台、張之亮等很多好友的鼓勵和安排下,羅慧娟的確順利地完成了一些工作,使她更覺:「我得!」於是她不斷向外尋覓工作機會,但她最終發現:愈多出來,便愈多挫折。原來自己有很多事也做不到,自己不能像正常人那樣過生活。

  最簡單的例子,她無法使用電話去溝通,因為聽不清對方說話。「有次我很疲倦,我打電話預約按摩,怎知完全聽不明對方講甚麼──那時身體已經疲倦,還要面對這種打擊,真的很痛苦!」又有一次,她跟一大班基督徒藝人到美加開佈道會,大家沿途有說有笑,玩得很開心;但她卻無法投入,因為聽不清楚別人說甚麼,別人在笑,她不懂笑:「心情非常矛盾!我是很開心的,我很高興與他們同行!但我真的聽不到!那種『開心但又辛苦』的感受,實在難以形容!」

  有時,別人一個小動作也會令羅慧娟難受,例如看見別人圍在一起哈哈大笑,她走近想知道有甚麼趣事,大伙兒卻會靜下來,甚至一哄而散。「在家裡也一樣,有時媽媽對我說話,我聽不清楚,她便會搖手,示意沒事了──其實對我而言,這些都是傷害。」

  這些痛苦,實在不足為外人道。一來不敢告訴別人自己病情嚴重,怕別人不分派工作給自己;但就算自己願意承認,別人也未必相信:「你聽不到?不是吧?你很正常呀!剛才你也做得很好!」羅慧娟坦言,有時唯有無奈「死撐」,外表裝作沒事,但其實內心很痛苦。

努力學習

  羅慧娟深深體會到,走出幽谷是一個過程。「我們安慰別人,通常會說『冇事既!冇事既!』但其實真的『有事』呀!」羅慧娟坦言在那種「明明有事」的處境中,不能單靠三言兩言就能「安慰」過去,唯有一步一步成長,在過程中尋找得著。面對工作,羅慧娟亦慢慢想通,究竟自己為甚麼要繼續演藝事業?是為了生活?是因為自己喜歡?她慢慢發覺自己原來要承擔一項使命:「我要讓更多觀眾知道,我雖然傷殘,但我做得到,我要勉勵其他人。」

  在自己努力走出幽谷的同時,也不能不感謝身邊人一直以來的關心。四年前羅慧娟出事時,即時的反應是:「不要告訴我媽媽,但請通知藝人之家的弟兄姊妹!」她聽不到電話,但弟兄姊妹卻傳真來鼓勵。其中特別要提的是劉倩怡,她竟第一時間飛到新加坡陪伴了她一週:「當時我跟她並不相熟!但她也願意這樣為我!」劉倩怡用記事簿寫字跟她溝通,甚至連身邊人講甚麼、發生甚麼,她也寫給羅慧娟知道──那幾本記事簿現在成了羅慧娟的珍藏:「她跟我很自然地相處,讓我覺得我仍是正常人!像我這樣的傷殘者,確實很想別人關心,但又不希望別人把我當成殘廢!所以我很感謝倩怡。」

  後來,倩怡更找她參與《向生命致敬》的拍攝工作,在台灣採訪黃美廉──一位手腳不靈活,但畫藝高超的殘疾人士。「我跟她很投契,因為大家的身體也不健全,很明白對方的感受。而我發覺她的處境其實比我惡劣得多,但她一樣生活得很好!她的見證成了我很大的鼓勵。」

現在和未來

  現在的羅慧娟,有很多工作在身,除了電視台的主持工作,還在廣告公司、人力資源訓練機構、美容公司等擔任不同崗位,另外也經常到教會分享見證。「

  有人問我為甚麼為自己安排這麼多工作,以前我會說是為了證明自己做得到,但到了這刻,我想我會答:『我要在工作中尋找意義。』」

  現在羅慧娟很積極投入一項美容事業,主要的工作就是教導別人美容護膚的常識,再推介對方合用的產品。她發覺過程很符合自己的人生方向,能夠助人建立自信,又可順道傳福音:「至今我已透過這途徑帶了十個人信主,我的感覺是自己在行道,不是單單聽道!」

  信主後,羅慧娟坦言最大的得著是不再「近視」:「現在我著眼於將來、著眼於永生,不再像以前只為dreamhouse這些屬世事物而籌謀。」走過了這四年的「寂靜」路,羅慧娟深信以後無論發生甚麼事,神也會照顧她。

  「我不是對將來全無計劃,但我想最重要的是好好過每一天。我不知自己何時離開,但我希望在自己的安息禮拜上,別人會讚我:那美好的仗打過了,當跑的路跑盡了,所信的道守住了。」羅慧娟滿心盼望地笑著說。

(第八四四期,二○○三年十一月二日)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特寫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