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重拾失落的聖職

總統大選日日逼近的緊張中,整個台灣在政治人物與新聞媒體的交叉盤弄下,人與人、人與社群、人與國家的信任與認同關係正遭到前所未有的撕裂與曲扭,真不知這是民主宿命難逃的劫數還是頭家操作意外的出軌?

  然而值此社會倫理價值面臨崩解之際,眼見作為最後防線的司法界、學術界、文化界一一棄守與政治現實保持批判性距離(Critical Distance)的良知良能,也不見擁有屬天智慧的教會領袖出來為天下迷羊指引津渡,甚至反有部份教會領袖利用教會之名挺誰反誰,而將信徒帶到政治躁鬱症候群的懸崖邊,不但不能幫助基督徒如何在藍綠拼鬥上有所分辨、知所進退,反而更深沉陷在集體不安的漩渦之中。如果我們這些蒙恩得救的基督徒不能比別人站得高、看得遠的話,那麼對這世代還能有甚麼作為呢?

  難道神願意看到台灣子民在大選過後關係破裂到無法融洽相處嗎?難道同為主內,竟需要為了政治意向不同而相互敵對嗎?一時的政治抉擇在真理的天平上豈能重於永恆的福音價值?在這亂局中,需要教會領袖帶領我們保持清醒的心,而非隨私意地告訴我們要投綠或投藍,還合理化成宗教聖戰(這是嚴重的教會危機)。

  如果我們認同黨政軍必須退出媒體,才能維護第四權基本的中立與超然原則,那麼基督徒也可以為了維護教會的尊嚴,要求領有神職的牧者效法耶穌潔淨聖殿的榜樣,而放棄政治性的選舉投票權,以避免落入在聖壇上傳講置入式政治行銷等話柄的困境,也避免掉將個人的族群、政治和階級等意識型態,有意無意間滲入甚至凌駕福音真理的傳講,猶記得四年前大選隔天主日崇拜時,一些教會歡欣鼓舞,另一些教會卻如喪考妣,如此景象若一再重演,豈不是為難上帝嗎?

  固然神職牧者放棄選舉權屬消極性的自清作為,但在未敢奢望積極性的嚴守分際(政教分際的詮釋者也是神職牧者,有如檢察官又是大法官)之前,要保住教會的神聖性與潔淨度,如此放下選舉權的作為豈不正是教會領袖提升能見度,也是成全民主的良善機轉,更是回到上帝的榮光中,保住教會作為人間一片淨土(至少是靜土)的起點。

  (寄自台灣)

(第八六三期,二OO四年三月十四日)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web banner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