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重拾失落的圣职

总统大选日日逼近的紧张中,整个台湾在政治人物与新闻媒体的交叉盘弄下,人与人、人与社群、人与国家的信任与认同关系正遭到前所未有的撕裂与曲扭,真不知这是民主宿命难逃的劫数还是头家操作意外的出轨?

  然而值此社会伦理价值面临崩解之际,眼见作为最後防线的司法界、学术界、文化界一一弃守与政治现实保持批判性距离(Critical Distance)的良知良能,也不见拥有属天智慧的教会领袖出来为天下迷羊指引津渡,甚至反有部份教会领袖利用教会之名挺谁反谁,而将信徒带到政治躁郁症候群的悬崖边,不但不能帮助基督徒如何在蓝绿拼斗上有所分辨、知所进退,反而更深沉陷在集体不安的漩涡之中。如果我们这些蒙恩得救的基督徒不能比别人站得高、看得远的话,那麽对这世代还能有甚麽作为呢?

  难道神愿意看到台湾子民在大选过後关系破裂到无法融洽相处吗?难道同为主内,竟需要为了政治意向不同而相互敌对吗?一时的政治抉择在真理的天平上岂能重於永恒的福音价值?在这乱局中,需要教会领袖带领我们保持清醒的心,而非随私意地告诉我们要投绿或投蓝,还合理化成宗教圣战(这是严重的教会危机)。

  如果我们认同党政军必须退出媒体,才能维护第四权基本的中立与超然原则,那麽基督徒也可以为了维护教会的尊严,要求领有神职的牧者效法耶稣洁净圣殿的榜样,而放弃政治性的选举投票权,以避免落入在圣坛上传讲置入式政治行销等话柄的困境,也避免掉将个人的族群、政治和阶级等意识型态,有意无意间渗入甚至凌驾福音真理的传讲,犹记得四年前大选隔天主日崇拜时,一些教会欢欣鼓舞,另一些教会却如丧考妣,如此景象若一再重演,岂不是为难上帝吗?

  固然神职牧者放弃选举权属消极性的自清作为,但在未敢奢望积极性的严守分际(政教分际的诠释者也是神职牧者,有如检察官又是大法官)之前,要保住教会的神圣性与洁净度,如此放下选举权的作为岂不正是教会领袖提升能见度,也是成全民主的良善机转,更是回到上帝的荣光中,保住教会作为人间一片净土(至少是静土)的起点。

  (寄自台湾)

(第八六三期,二OO四年三月十四日)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