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評《挪亞方舟驚世啟示》電影及小說〉之回應

關《時代論壇》於第九二○期刊登的〈評《挪亞方舟驚世啟示》電影及小說〉一文,多謝作者銀狐君提出疑問,他是經過理性態度的探討,雖略有情緒性的謾罵,仍可以互相討論一下。我們相信影音使團對方舟的尋索是要有各方面理性的研究和爭論。

火山爆發也能封存古物

  根據聖經創世記八章四節,挪亞方舟確曾停於亞拉臘山上,但聖經並沒有保證方舟至今是存在或不存在。至今可有兩種假設:影音使團研究歷代目擊的報告,假設方舟至今仍存在,故此尋找與這假設一致的證據,而有探索亞拉臘山之行。另一假設是方舟已經不存在,如銀狐君所說,亞拉臘山是一座活火山,他認為:「那怕航空母艦於活火山上存留達四千年之久,恐怕早已給炸過粉身碎骨。」這命題純粹可以憑空坐在書房中想出來,而並沒有對假設作出嚴格和專業的探索和研究;銀狐君並沒有把航空母艦放在山上,然後再觀察火山爆發,將之炸到粉身碎骨。純粹幻想火山爆發,會把航空母艦炸得粉身碎骨,而銀狐君並未有做過任何實驗,就此論點我們沒有任何研究的可觀察根據。

  就我們所知的科學知識,火山活動並不是一般所想像的爆發(如荷里活電影中所見),卻是因地殼下面的地函,因著壓力與溫度成為岩漿,岩漿在壓力降低時因質量較輕而向上升,在較薄的地層裂口噴出。亞拉臘山的玄武岩,一般爆發力較弱,岩漿由於黏性高,流得也不遠,噴出的輕石多落在火山口附近,因而出現圓錐形的火山口。地底的岩漿湧出地面及噴出火山灰和蒸氣,岩漿和火山灰會迅速冷卻,並不必然破壞一些現存的事物。只有在岩漿熾熱時對直接流經的範圍造成破壞,而火山灰的覆蓋則不會對堅實的物體造成全面的重大破壞,更很少會出現「粉身碎骨」之類的處境。由於其迅速冷卻,其覆蓋的事物反而常被保存下來,成為重要的歷史遺蹟,如龐貝古城。在其覆蓋的事物中,會有石化的現象,使其形貌被更好地保存下來;長久以來,因著各種新的變化,如通過地震,這些形貌反而會露出地面而讓人知道一些遠古的遺蹟。若真有航空母艦在亞拉臘山上,又真的被火山灰所覆蓋,它並不會粉身碎骨,反而能更好地保存其基本形貌。

  若果有冰川流動,冰川的底部會將物質吐出,按照我們發現的疑似方舟遺蹟,正是在冰川帽之下的較低位置。方舟原本的位置可能根本在冰川之下,最低限度是已被推移到其下位置。根據我們的假設,若挪亞方舟真的停在亞拉臘山上,由於自古以來都有目擊者的報告,方舟應該仍是可被尋見的。縱使有火山爆發,反而火山灰會保留方舟的原貌。若冰川將方舟推向冰川之下的地帶,則在冰川之下可能會發現方舟遺骸。根據這假設去搜尋,正好發現這個疑似的遺骸,與我們的假設是一致的;反而銀狐君的假設從未做過任何實質的證驗功夫,這種坐在書房中純粹憑想像提出的觀點,並不符合理性探索的精神。基督徒若要做研究,正需要排斥這種非嚴格非專業的想像式推論和借此而出的大聲反駁。

文物發掘與科學探索

  銀狐君的文章提到「於摩押地找出幾根白骨,未經證實,然後高呼那是摩西遺體者,是迷信和非理性的表現。」銀狐君基本上是採取一種反對探索的觀點,與當代科學哲學所言的科學發現規則背道而馳,而且對於古文物的找尋缺乏認識。若我們真的假設摩西骸骨仍在聖經記載的摩押地,必先探尋在二千至四千年來是否有歷史文件記載。有人在摩押地目擊一個墓,有古石刻字說明是摩西的,然後這些墓現今已找不到;故並不是在摩押隨便找些骨頭,卻應先從歷史文件下手,才作出假設。若有這基礎,我們可以假設摩西墓真實存在過,然後實際地去探索,若果在相關位置果然發現一個四千多年前的古墓,附近發現一些模糊的石刻,似是古希伯來文,然後在墓中找到一些白骨,而墓的周圍發現十二條柱石,可能是十二支派的象徵。那麼我們就可以推論,這些白骨有可能是摩西的白骨,這種叫做科學探索,是完全合符當代科學發現的理則。如果先假設沒有,且只在書房中高呼沒有,這就違背科學發現規則了。

  甚麼是科學探索?根據著名科學哲學家費耶本(Feyeraband)的觀點,我們可以作出各種假設,不論這假設如何荒謬,或與當前主流理論對反,但只要能提出理論一致的科學解釋,就可嘗試探索證據。可能尋得或可能尋找不到,若尋得可靠的證據,就是重大發現。凡歷史上重大的科學發現就正是按這個原則發現出來的。如哥白尼,他從一些推論假設「地球圍著太陽轉」,這講法在當時是違背常識和主流理論,是荒謬絕倫的,但當科學家沿著這假設追尋下去,竟成為世紀性最偉大的科學發現。

  若按銀狐君的想法,他說不能夠被事實推翻的講法是不攻自破的,那麼哥白尼的理論就永遠不會提出來。因為「地球圍著太陽轉」是不能夠被事實推翻的。若果哥白尼接受銀狐君的觀點,假設「地球圍著太陽轉」是一種迷信的態度,是一個不滅的神話,那麼我們今天仍然相信太陽圍著地球轉了。

  科學的發現是根據一些推論來建立假設,然後去尋索這假設是否真實,當發現愈來愈與假設一致的證據時,那麼我們可以相信這假設很可能是真實的。影音使團就是按這種科學發現的規則,以實際的行動,作出各種探索,這是我們的理性態度。我們絕不會只坐在書房中隨意問幾個問題,提出一些沒有證驗的假設,去否定一些在實際探索中發現的東西。這些就是影音使團與銀狐君的分別了。

三百年前的中東科技

  銀狐君又提到「牧羊人Abbas在木做的建築物中發現小麥,然後拿一些小麥去伊朗給人化驗。」他質疑三百年前如何有這種發現呢?或許銀狐君不知道在西方啟蒙運動之前,中東是有相當的科學和科技的發展,他們跟從亞里士多德的哲學而重視經驗的研究,有各種觀察和經驗的探索方法。恐怕銀狐君以為科學只是在西方才有,而且是啟蒙運動之後,那是對中東與亞洲文明的歷史缺乏認識所致。

  單看那時代的中國,在啟蒙運動之前,鄭和下西洋的船隊就遠比西方為進步,中東的科技和科學在那個時代(從中世紀到十七世紀)均比西方先進。故此,在伊朗化驗一些麥子是完全可能的。不過,我們所引用的資料,主要是從訪問庫爾德族的長者口中的實錄,我們是按其說甚麼就報道甚麼,這是一種報道的方式。

  銀狐君提到我們報道的庫爾德人的觀點,認為不能照單全收,我想銀狐君並不了解甚麼叫做報道和接收的分別。我們並非照單全收庫爾德人的解釋,我們只是報道庫爾德人的觀點,然後到現場上發現他所報道的,與我們觀察所見具有一致性。而且我們錄影機的突然失效,經祈禱後又再能恢復運作,似乎與他們所講的靈界解釋具有一致性──我們就是報道這些現象而已。

  銀狐君認為Abbas沒有先進的登山工具,怎麼可以攀登達至方舟的位置呢?按我們所到過的地方,以一個熟習攀山的人來說是可以徒步達到的,與我們一起的庫爾德裔攝影師也是徒手攀爬到達那位置。銀狐君又質疑那木的結構物可能是其他建築物,若他要提出這假設,請同時也提出理由,亦請到實地考察再提出來,例如古書及古泥板曾記載某君王曾在山上築木城或木倉,或歷代有人記述見過山上有木造建築物。若無這些基礎,那只是無根據的推測,作出一廂情願及無中生有的臆想吧了!我們去探索,是根據我們的假設與及歷代的目擊證據,及庫爾德人所知的祕密,而從實際行動中到實地探索,發現與過去這些證據和理論一致的疑似方舟結構,從而作出結論。這亦是我們與銀狐君有所分別的地方。

  至於影音使團是首批中國人發現方舟,這個報道是根據我們手頭有的資料。我們並未找到有其他中國人發現方舟的報告,這是一個事實的描述,事實就是事實!銀狐君要妄論幕後有個動機,稱之為「為中國創下記錄的情意結」,這純粹是一種隨意扣帽子式的心理推想。

  假若當人類第一次踏足月球,當岩士唐宣稱這一小步是人類的一大步,也是人類第一次踏足月球時,這是一個事實的宣稱,不過也可以有人隨意解釋這是爭第一的情結,這是一種自誇。

  這種對事實的論斷,使人感覺到是一種扣帽子的手法。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教導我們先學習反省,看到他人眼中的木刺,先要看看自己眼中的樑木。扣帽子的手段是不道德的,也不符合耶穌的倫理原則,願與銀狐君共勉之!

  倘若銀狐君有誠意理性而專業地實地去探索他所提出的多個假設,如航空母艦可被火山爆得粉碎、伊朗無科學知識、徒步不能登山、疑似方舟不外是木建築物等,歡迎用真實姓名與我們聯絡,並參與我們的考察團,以積極正面的態度,一同為方舟的研究盡上最大的努力!

(分題為編者所加)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