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福音與廿一世紀的中國系列
中國信徒究竟有多少?
是未得之地,還是宣教強國?

國基督教信徒究竟有多少?官方的估計是一千多萬。葉小文說:「基督教徒超過一千萬,這半個世紀,為前一個半世紀增長總和的十幾倍」。「兩會」在二○○二年的數字是約一千五百萬。海外機構中,《愛德通訊》(Amity News)著名的一九九七年統計,認為數字在一千萬與一千三百七十萬之間。但流行的估計大多非常樂觀。多年前,已經廣泛流傳說,中國信徒有七千萬、八千萬、甚至超過一億。有些英文書籍和網上文章指出,單單河南省較大的團隊就有五百萬,甚至一千萬信徒。當無數的家庭教會信徒可能被官方的數字所忽略的情況下,要統計信徒確實有多少人,是幾乎不可能的事。雖然沒有具體數字,但推測的數字也應該要合理。

高估低估又如何?

  為甚麼我們要探討這問題?因為,若我們在中國信徒數字的基數上有嚴重錯誤,必然深深影響我們中國事工和宣教策略。

  最近一些群體興起了「傳回耶路撒冷」的偉大口號。一方面是帶著回報的心態和大使命的理想,另一方面是相信蓬勃的中國家庭教會的傳道人將會是各地宣教工場的新生力量。這也包含了一個很實在的計算──聘用一個美洲或香港的宣教士家庭的費用,能聘用起三十至五十個刻苦的中國傳道人。這種實際的理念深深刻畫在一些宣教領袖心中正在影響華人宣教策略。此外,在非常樂觀的估計下,中國教會就顯得不太需要幫助,我們將投放在中國事工的資料集中其他地區。甚至有人推測,中國會像羅馬帝國,在一個英明領袖歸主後,會讓基督教成為中國一個核心宗教。

  中國信徒數字是被高估還是被低估呢?不少人認為官方數字和愛德的數字是嚴重地低估了。一個流行的概念是:「家庭教會人數是三自教會公布的總數的三倍」。有些西方靈恩派,更極度樂觀,甚至說在二○○○年信徒數字可能達到一億五千萬或者二億。但也有說數字被高估了。《愛德通訊》強調他們的統計包括在教堂和在家庭的信徒。他們認為海外有誇大數字的動機:「我懷疑外國偷運聖經的組織和廣播組織傾向選擇較大的數字去確認他們事工的必須性。」他們進一步指出,相對一九四九年解放前少於一百萬信徒的數字,在經歷了文革等極長極大破壞後,能有十多倍的增長,已經是極大的奇蹟,也較符合真實情況。

擺在面前的可能不是大復興

  我自己對超樂觀的估計歷來有所保留,當自己愈熟悉中國教會的情況,我的數字就愈來愈低。最近與一些國內領袖和一些熟識家庭教會的中國事工領袖就這問題深入交流後,我愈確信中國信徒數字只可能在二千萬左右。

  一個很簡單的邏輯幫助我的判斷。有中國耶路撒冷之稱的溫州,基督徒比例是全國最高。他們的領袖判斷接近八百萬人口的溫州,基督徒人數約為一百萬。全國最活潑的小地區才剛剛超過百分之十。全國還有太多基督教貧弱的大中省份,而且幾乎所有大城市的基督徒人數都遠低於百分之二,甚至大多在百分之一以下,廣州三自的說法廣州市基督徒人口是千分之四。河南這全國第一大基督徒省份的比例也遠低於百分之十。那麼全國的平均數怎樣能有百分之六,甚至百分之十。我估計全國的平均數不超過百分之二。

  數字不是最重要,更讓我擔心的是不少中國教會不是在復興,而是在分裂和衰退中。

令人憂慮的國內信徒調查結果

  關注中國家庭教會的屬靈實況的弟兄姊妹不應忽略《生命季刊》在二○○三至○四年發表的〈《生命季刊》國內讀者調查報告〉。問卷訪問家庭教會信徒和領袖,其中「第三個問題是:你們教會的屬靈光景如何?國內弟兄姊妹的屬靈需要是甚麼?」《季刊》指出「回應者對此問題作出了異常熱烈的回應,而這些回應的內容也頗出人意料之外。」「百分之六十一的回應者對此問題作了較為詳細的回答。」「百分之十七的回應者表示教會狀況好,其描述語言為:『教會很復興』、『光景很好』、『很蒙神恩典』,或『很熱心』、『比較渴慕和追求』。」「百分之十七的回應者對教會屬靈光景沒有直接回答,只是中性描述了教會的歷史或現狀,並提出了教會的屬靈需要。」

  但最值得注意是,「百分之六十六的回應者表示教會屬靈光景不好,其描述語言為:『不復興』、『教會發生分離,許多人跌倒』、『不冷不熱』、『十分荒涼可憐,滿山遍野病羊瘦羊』、『教會分裂情況嚴重,分成幾派』、『教會荒涼,屬靈光景暗淡』、『處於沉睡狀態,世俗的功利色彩較濃』等。」

  其中頭五個教會屬靈狀況不好的原因是:「一、偏離聖經真理,或缺乏聖經真理的教導」(百分之十八);「二、世界的誘惑,信徒世俗化,物質主義的影響,『外表熱心,內心貪世』」(百分之十四);「三、教會分裂,或各教派之間的紛爭」(百分之十二點六);「四、與三自的衝突或三自的攪擾,或受三自控制」(百分之十一點七);「五、缺乏好的牧者,『頭羊專橫貪財』」(百分之八)。

  《季刊》領袖指出當他們詳細閱讀這些資料後,再經過很多實際訪查,包括視察著名的河南教會處境後,他們為中國教會有極大的憂心。

好牧人何處尋?

  具體的讀者評論更點出中國面對好牧人缺乏的年代:「領袖心胸沒有國度的觀念,教會內部機構不健全,教會也一直不復興,讓人流淚!」「教會沒有一個健全的管理,是領袖與教會的問題,造成了教會不復興。信徒有錯時,領袖來批評,一旦領袖出了問題,就無人過問了,真是可悲!如發展下去,中國教會的前景何在呢?」「我們教會屬靈情況極差,現在以『錢』為命,教內沒有奉獻,謊言充滿教會,領袖弄虛作假,同工彼此說謊,信徒不冷不熱。從美國教會xxx接收經濟資助,沒有把這錢看為是神的愛和神的眷顧,乃是看成領袖的才幹,大部分錢歸為己有,在一部分同工中間乃是『有奶就是娘』,在領袖本人乃是『聽話就是好孩子』,基督教會成了現代羅馬天主教。」

創業難守業更難

  我相信除了部分較有組織的團隊外,整體上,中國家庭教會不是在大復興中,而是正面臨極大的轉型危機,他們在思想如何守業,如何防止老弱的教會不被時代和異端洪流沖走。不少農村教會的青壯信徒和牧者,跟從民工潮離鄉背井,留下來的老弱教會不是想如何復興中國,而是在掙扎求存。

  中國教會仍然是少數派,仍然需要很多神學培訓和牧養支援,也更需要我們代禱。中國教會要成為普世宣教的一個核心成員,我們這一代必須同心建立一個注重真理,回應時代,有良好教會制度,並能真正自養的中國教會,也要興起更多純正忠心的牧者。

(作者為建道神學院基督教與中國文化研究中心代主任。
分題為編者所加。)

社長給讀者的信
更多標籤
佔中審訊
學園傳道會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