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福音与廿一世纪的中国系列
中国信徒究竟有多少?
是未得之地,还是宣教强国?

国基督教信徒究竟有多少?官方的估计是一千多万。叶小文说:「基督教徒超过一千万,这半个世纪,为前一个半世纪增长总和的十几倍」。「两会」在二○○二年的数字是约一千五百万。海外机构中,《爱德通讯》(Amity News)着名的一九九七年统计,认为数字在一千万与一千三百七十万之间。但流行的估计大多非常乐观。多年前,已经广泛流传说,中国信徒有七千万、八千万、什至超过一亿。有些英文书籍和网上文章指出,单单河南省较大的团队就有五百万,什至一千万信徒。当无数的家庭教会信徒可能被官方的数字所忽略的情况下,要统计信徒确实有多少人,是几乎不可能的事。虽然没有具体数字,但推测的数字也应该要合理。

高估低估又如何?

  为什么我们要探讨这问题?因为,若我们在中国信徒数字的基数上有严重错误,必然深深影响我们中国事工和宣教策略。

  最近一些群体兴起了「传回耶路撒冷」的伟大口号。一方面是带着回报的心态和大使命的理想,另一方面是相信蓬勃的中国家庭教会的传道人将会是各地宣教工场的新生力量。这也包含了一个很实在的计算──聘用一个美洲或香港的宣教士家庭的费用,能聘用起三十至五十个刻苦的中国传道人。这种实际的理念深深刻画在一些宣教领袖心中正在影响华人宣教策略。此外,在非常乐观的估计下,中国教会就显得不太需要帮助,我们将投放在中国事工的资料集中其他地区。什至有人推测,中国会像罗马帝国,在一个英明领袖归主后,会让基督教成为中国一个核心宗教。

  中国信徒数字是被高估还是被低估呢?不少人认为官方数字和爱德的数字是严重地低估了。一个流行的概念是:「家庭教会人数是三自教会公布的总数的三倍」。有些西方灵恩派,更极度乐观,什至说在二○○○年信徒数字可能达到一亿五千万或者二亿。但也有说数字被高估了。《爱德通讯》强调他们的统计包括在教堂和在家庭的信徒。他们认为海外有夸大数字的动机:「我怀疑外国偷运圣经的组织和广播组织倾向选择较大的数字去确认他们事工的必须性。」他们进一步指出,相对一九四九年解放前少于一百万信徒的数字,在经历了文革等极长极大破坏后,能有十多倍的增长,已经是极大的奇迹,也较符合真实情况。

摆在面前的可能不是大复兴

  我自己对超乐观的估计历来有所保留,当自己愈熟悉中国教会的情况,我的数字就愈来愈低。最近与一些国内领袖和一些熟识家庭教会的中国事工领袖就这问题深入交流后,我愈确信中国信徒数字只可能在二千万左右。

  一个很简单的逻辑帮助我的判断。有中国耶路撒冷之称的温州,基督徒比例是全国最高。他们的领袖判断接近八百万人口的温州,基督徒人数约为一百万。全国最活泼的小地区才刚刚超过百分之十。全国还有太多基督教贫弱的大中省份,而且几乎所有大城市的基督徒人数都远低于百分之二,什至大多在百分之一以下,广州三自的说法广州市基督徒人口是千分之四。河南这全国第一大基督徒省份的比例也远低于百分之十。那么全国的平均数怎样能有百分之六,什至百分之十。我估计全国的平均数不超过百分之二。

  数字不是最重要,更让我担心的是不少中国教会不是在复兴,而是在分裂和衰退中。

令人忧虑的国内信徒调查结果

  关注中国家庭教会的属灵实况的弟兄姊妹不应忽略《生命季刊》在二○○三至○四年发表的〈《生命季刊》国内读者调查报告〉。问卷访问家庭教会信徒和领袖,其中「第三个问题是:你们教会的属灵光景如何?国内弟兄姊妹的属灵需要是什么?」《季刊》指出「回应者对此问题作出了异常热烈的回应,而这些回应的内容也颇出人意料之外。」「百分之六十一的回应者对此问题作了较为详细的回答。」「百分之十七的回应者表示教会状况好,其描述语言为:『教会很复兴』、『光景很好』、『很蒙神恩典』,或『很热心』、『比较渴慕和追求』。」「百分之十七的回应者对教会属灵光景没有直接回答,只是中性描述了教会的历史或现状,并提出了教会的属灵需要。」

  但最值得注意是,「百分之六十六的回应者表示教会属灵光景不好,其描述语言为:『不复兴』、『教会发生分离,许多人跌倒』、『不冷不热』、『十分荒凉可怜,满山遍野病羊瘦羊』、『教会分裂情况严重,分成几派』、『教会荒凉,属灵光景暗淡』、『处于沉睡状态,世俗的功利色彩较浓』等。」

  其中头五个教会属灵状况不好的原因是:「一、偏离圣经真理,或缺乏圣经真理的教导」(百分之十八);「二、世界的诱惑,信徒世俗化,物质主义的影响,『外表热心,内心贪世』」(百分之十四);「三、教会分裂,或各教派之间的纷争」(百分之十二点六);「四、与三自的冲突或三自的搅扰,或受三自控制」(百分之十一点七);「五、缺乏好的牧者,『头羊专横贪财』」(百分之八)。

  《季刊》领袖指出当他们详细阅读这些资料后,再经过很多实际访查,包括视察着名的河南教会处境后,他们为中国教会有极大的忧心。

好牧人何处寻?

  具体的读者评论更点出中国面对好牧人缺乏的年代:「领袖心胸没有国度的观念,教会内部机构不健全,教会也一直不复兴,让人流泪!」「教会没有一个健全的管理,是领袖与教会的问题,造成了教会不复兴。信徒有错时,领袖来批评,一旦领袖出了问题,就无人过问了,真是可悲!如发展下去,中国教会的前景何在呢?」「我们教会属灵情况极差,现在以『钱』为命,教内没有奉献,谎言充满教会,领袖弄虚作假,同工彼此说谎,信徒不冷不热。从美国教会xxx接收经济资助,没有把这钱看为是神的爱和神的眷顾,乃是看成领袖的才干,大部分钱归为己有,在一部分同工中间乃是『有奶就是娘』,在领袖本人乃是『听话就是好孩子』,基督教会成了现代罗马天主教。」

创业难守业更难

  我相信除了部分较有组织的团队外,整体上,中国家庭教会不是在大复兴中,而是正面临极大的转型危机,他们在思想如何守业,如何防止老弱的教会不被时代和异端洪流冲走。不少农村教会的青壮信徒和牧者,跟从民工潮离乡背井,留下来的老弱教会不是想如何复兴中国,而是在挣扎求存。

  中国教会仍然是少数派,仍然需要很多神学培训和牧养支援,也更需要我们代祷。中国教会要成为普世宣教的一个核心成员,我们这一代必须同心建立一个注重真理,回应时代,有良好教会制度,并能真正自养的中国教会,也要兴起更多纯正忠心的牧者。

(作者为建道神学院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研究中心代主任。
分题为编者所加。)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老友記留在家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