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民間先知──九月廿一日國際和平主日講章 

「他將統治萬邦,治理眾民;致使眾人把自己的刀劍鑄成鋤頭,將自己的槍矛製成鎌刀;民族與民族不再持刀相向,人類不再學習戰鬥。」(以/依二: 4)

  這句懸掛在聯合國總部的經文,反映出和平不只是舊約時期以色列人的渴望,更是現代人的願望。

  現代人講求文明,理應以和平方式解決問題,而不是訴諸暴力。但是有關國與國之間的戰爭、民族與民族之間的仇恨之消息卻不絕於耳。近日的以黎衝突、英國機場驚魂,以至長期的以巴土地紛爭、因所謂的恐怖襲擊和反恐行動而傷及無辜平民等,都在告訴我們,和平的日子似乎遙不可及!

  我們的世界正在面對不同形式的恐怖襲擊。同歸於盡式的襲擊固然可怕,但因反恐怖主義而造成的白色恐怖、種族宗教歧視、遏制言論及新聞自由等不是同樣可怕嗎?復仇、暴力和戰爭都不能解決問題,只會沉澱、累積,以至蔓延下一代,帶來循環不息的仇恨和衝突。

  很多時,我們以為種族宗教糾紛或戰爭衝突是國際問題,個人的力量根本解決不了,所以自己亦不用負上任何責任。然而,我們可曾想到,自己可能不自覺地參與製造或鞏固暴力和不義呢?美國婦運領袖Jeanne Clark在一篇名為〈內心的武器〉的文章中指出,如果我們不深切檢視潛藏在自己內心深處的武器,所有危害人類的「大殺傷力武器」根本無法消滅;這些內在武器正是那些破壞和侵蝕我們與自己、與他人、與地球以及與創造者關係的東西。

  內心的武器源於我們無法接受差異,因而產生控制的慾望。對不少人來說,對待差異的其中一種方法是將對方改變成為跟我一樣,另一種方法是消滅他,又或是否定他,將他視為不存在,稱之為敵人。一旦製造了敵人,我們就不用因內心的差異而痛苦爭扎,而只將差異歸咎於對方,對錯、好壞變得黑白分明,一切似乎在自己掌握和控制之內。這種控制的慾望不只存在於擁有權力的強國手中,亦存在於我們每一個人的心中,希望在一切事上取得勝利。不要以為這慾望和誘惑只發生在政治、經濟層面,其實,它亦出現在父母與子女、朋友或伴侶之間的關係上,甚至是信仰層面。例如,當我們渴望比別人更神聖、更忠信、掌握更多真理,或在任何事上都想比其他人好,則可能會忽略、排斥或否定其他與自己不同的人。

  另一方面,屈服於現狀,自動放棄改變世界的能力,將這能力供手相讓予霸權者,是另一種內心武器。有些人以為要等待領袖或英雄的出現,才有希望。無力感和無望感,令我們不再相信自己可以為事件負責;正是這種被動和服從,使暴力有機可乘延續下去,我們亦只看到別人對自己帶來的暴力傷害,卻沒有察覺因自己屈從於權力亦會對他人或自己造成傷害。

  今天,我們仍看到戰事不斷,在暴力以戰爭形式出現之前,它早已在我們的內心萌芽。我們既接受了耶穌基督這位「和平之子」的福音,我們是否願意察亮眼睛,檢視一下自己內心深處所潛藏著的各式各樣武器,不論是控制他人或盲目服從?是否決心悔改成為一位締造和平的使者?昔日以賽亞先知的和平信息,對今天的基督徒來說,雖然在實踐上困難重重,卻是我們的希望所在。

(作者電郵:mymyuen@gmail.com。下載及瀏覽講章請登入http://www.hkci.org.hk。預告:下一篇信息分享「國際寬容主日」將於十一月一日前刊出。)

timeslookout
更多標籤
payme
時代觀景1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