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昔日新闻

「我仍要活下去.记者篇」讲座
张炳玲:公义是新闻工作的灵魂
(12月18日消息)

【时代论坛讯】毕基五十周年「我仍要活下去.记者篇」讲座毕业生基督徒团契(GCF)庆祝成立五十周年,在12月16日举办了「我仍要活下去.记者篇」专业团契讲座,由前记协主席张炳玲与参加者一同探索作为基督徒记者应当如何自处与承担,《时代论坛》为协办单位。当天有二十多人出席,当中不少也是基督徒记者。

张炳玲由见工当记者说起。他说,那时候负责面试的人迟到了,一声不响便开始面试。那时张炳玲竟请他道歉,因为:「公义对新闻工作来说是很重要的!」

在她丰富的记者生涯里,她一直都很坚持原则。有一次访问法庭审讯强奸案,她看见受害者不停被问及遭到侵犯的细节,可是席上却坐满了来看热闹的大男人。张炳玲觉得很有问题:「这是第二次强奸!」所以,她找来绘图师,把庭上的情况都登了出来。当然,这是有代价的──她被控蔑视法庭。

她认为在记者生涯中,最光辉也是最黑暗的一页,就是六四。自胡耀邦过身,她一直都待在北京:「大家一直都跟学生在一起,拍了不少照片,也写了很多东西。可是,因为被国安的人监视,所以要把相送回报社,就要到机场求香港的旅客帮忙。」直到五月尾,情况又坏了,他们都得把手槁和菲林在酒店烧掉:「同业们都忍不住灑泪了。」到了六四当晚,她在现场,她回忆道:「当时大家都以为是橡胶子弹,但是,当一股剌热伴随着子弹在我头上擦过,又有一名同业在身倒下……」当时,还有些同业不知就里,在兵荒马乱中用了闪光灯,所以遭乱枪射杀。

那天,她和同业都不能留在那儿了,因公司以断水断粮断出版,强制她们回港:「在机上看见繁盛的香港,好像去到另一个世界一样,大家都忍不住饮泣了。」市民都在机场夹道欢迎他们。

张炳玲又说到在香港当记者的困难:「记者的价值愈来愈低贱呀,对外被市民骂无良,对着编辑──也不用对着他,因为大家只能写好稿、影好相,便在家里、咖啡店用电脑寄回公司,之编辑爱如何用就如何用了!」她批评,香港的报业中,记者和编辑间完全没平等协商的空间:「在大陆一些报社当记者,还可以有自己的角度去报道呢!」她又批评,报社的上司只把资金投放在广告、机器身上,完全没有让记者进修的机会,令行业停滞不前。

张炳玲一直也希望,香港记者能做得更好:「大陆的记者跟我说,为什么你们香港的报纸那么喜爱领导人握手的相?我们呀,正想着如何远离权贵呀!」为令记者多些提升的空间,记协在明年二月更会由八个国家请导师回来,举行五天的工作坊:「我们正考虑出钱向报社老板聘请他们的员工来上课呢!」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快拍,2006.12.18)


社長給讀者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