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本版園地 歡迎來稿 文責自負 不設稿酬)

聖經也可以不雅

「聖經不雅」,教會和信徒當然有很大的反應。對基督徒來說,聖經不單止是人類文化的經典,更是上帝的啟示。然而,我們往往忽略了聖經的書寫(或文學)層面。聖經不是現代的作品,而是六十六卷古代著作的結集,每卷書都有其寫作背景和處境。我不想猜測向影視處投訴的人的動機,但從聖經研究和翻譯角度來看,我倒覺得投訴的內容並非無理。

  對於基督宗教來說,聖經的權威意義不是個別書卷信息的總和(summative value),而是所有書卷的一體性(綜合性)意義(integrative value)。個別書卷的歷史意義只是一方面,既是包羅在聖經正典中,而個別書卷也必須要透過正典的鏡子(或從聖經的整體)來閱讀和理解。脫離了正典的框架,書卷信息就很容易被斷章取義了。

  以約書亞記為例。書中記載古以色列以民族信仰為旗幟,攻打迦南地,把原居民趕盡殺絕。這種具濃厚「聖戰」色彩的信息,恐怕是今天文明社會不能接受的。若沒有任何註解,單獨出版是極之危險的事。試想:若在二次世界大戰前夕,某日本的基督教出版商發行約書亞記的單行本,這書就不只是記載古代以色列史中某時期的事蹟那麼簡單,而是鼓吹、認同日本帝國主義(或侵華)的合法性和動機。我未見過約書亞記單行本的出版,但類似的解讀方法卻有實例可尋。在南非的種族鬥爭歷史中也曾發生類似的事。十八世紀歐洲(荷蘭裔為主)白人於南非南部定居時,當時的信徒和教會領袖就經常視自己的遷徙經歷如古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一樣,白人佔據黑人的地方(因為那地是上帝所賜予的),企圖把原居民趕走或征服(因為他們都是外邦人),在生活甚至是信仰生活上徹底與他們分離(因為要避免被外邦人影響)。聖經是神聖的,但出版聖經不都是神聖的,解讀聖經更可以是非常恐怖的。

  聖經的書卷都是在歷史時空中孕育出來的,這明顯是聖經寶貴之處,但亦構成理解上的困難。要了解書卷的歷史意義就必須先明白書卷的寫作背景。但即使了解了書卷的歷史意義,也不等於我們就必定要贊同古以色列人的價值觀念。因為在這種意義之上,也必須從整部聖經——是基督教聖經——的正典處境來解釋。

  談到聖經「不雅」,很多人自然想起舊約聖經的雅歌中新郎和新娘的彼此對答,特別是新郎對女性身體赤裸裸的描述(歌四)。這看法卻忽略了那是詩人用來讚美上帝給人類情愛的表達手法,客觀的讀者一讀就能分辨這些內文與現今三級讀物的不同。然而,甚麼是「不雅」呢?所涉及的可能不是本質性問題,而是讀者的觀點和處境:不適當的人在不適當的場合之下做不適當的事,可能就是不雅。聖經是神聖的,書卷也是神聖的,但這不等於每本書都適宜公開誦讀。公開誦讀與否是與社會的文化價值和集體意識有關的。有些教會計劃要用多年時間,系統地把全本聖經在崇拜裡誦讀一次,其實是自找麻煩,更可能會把某些內容變成「不雅」;聖經有些內容就可能是不宜公開閱讀的,雅歌是一個例子,歷代志上一至九章長長的家譜也是。「不雅」也是主觀性的。教會常常鼓勵青少年人閱讀聖經,但在閱讀約書亞記或雅歌的經文時,就可能需要「家長陪同」或提供「讀後家長指引」了,以免給青少年人帶來不良的影響。

  十七世紀著名的《威斯敏特信條》(Westminster Confession of Faith)有這樣一段話:「聖經的每一部分不都是一樣清晰的,也不是對每一個人都清晰易明的」,之後卻強調,「那些為要叫人領受救恩而必須讓人知道」的內容卻是清楚易明的。短短的幾句話很能夠表明了聖經內容的本質。要了解聖經整體性的救贖信息是不難的事,但「聖經的每一部分不都是一樣清晰的」。問題當然不是書卷本身,而是今天的讀者。我們在歷史、文化和處境上與聖經書卷的背景有很大的差距,這是不能避免的事實。我們若能在閱讀上醒覺這些差距,也許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誤解。

  也許有很多信徒或教會會擔憂審裁處真的會把聖經列為不雅作品,但我倒覺得,這可以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社會可以更多認識聖經和其中的信息。

(作者為聯合聖經公會翻譯顧問)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時代觀景2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