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昔日新聞

誰是道德塔利班?
吳志森蔡志森吳敏倫關啟文同場交流
(7月10日消息)

性文化學會、浸大校牧處及本報於剛過去的主日舉辦了「誰是道德塔利班?」講座,邀得資深電台節目主持人吳志森、香港性教育會副主席吳敏倫、性文化學會主席關啟文及明光社總幹事蔡志森同場交流。講座吸引了超過三百位信徒和非信徒出席。

吳志森:淫審處必須改革

吳志森認為禁忌本身是客觀存在的:「愈是不說,大家便愈是想知。」他指每天報紙都有亂倫的案件,最近也有少年人戀足成癖和未成年少女「5P」的新聞,甚至澳洲也發生過牧羊人強姦羊的事件:「對這些每天客觀存在於屋村、酒店、深圳的事,我們是否應探討一下成因──是好奇?是有需要?是樂趣?還是我們繼續避而不談?」

另外,吳志森強調淫褻物品審裁處(下稱淫審處)的標準不夠客觀,外人完全不知道其審裁標準,送檢時淫審處只是像六合彩般抽出兩名審裁員評級,但不同的人卻有不同的標準,使刊物的評級流於主觀隨意。他又指早前有人投訴聖經內容不雅,但影視處卻以聖經源遠流長、沒有違反道德標準為由,拒絕將聖經送交淫審處;但同樣「源遠流長」的春官圖卻曾被淫審處列為不雅。他批評淫審處不公開評級的理據,只在刊物提出上訴時才作解釋,這種不透明的做法是出版界的災難,因此淫審處必須改革。

蔡志森:淫審處問題不大

明光社總幹事蔡志森回應指,以淫審處每年處理數以千計投訴來計算,近十年來其實只有兩三次爭議:「正如法院就一些遺囑進行聆訊,由初審至終審都可以有完全不同的判決。」他認為評審制度有爭議十分正常,其中一個可考慮的改善是每兩年進行一次民調,了解「社會普遍接受的道德標準」。

他亦分享一些個人感受:「我不認為自己『保守』,我只是『有價值取向』,這應該不是罪。」他認為在多元社會,大家都有發言空間,每個人也應被尊重,明光社向來只是搜集資料寫文章、辦講座、出版月刊,從沒以衝擊教堂、書室等方法強迫別人接受他們的意見。投訴方面,過去明光社曾就陳健康事件、阿嬌事件等發動投訴,至於《同志戀人》、《秋天的童話》和《中大學生報》等,他明確表示不是由明光社發起。

吳敏倫:性抑壓造成暴力

吳敏倫認為,「誰是道德塔利班?」應修改為「某些性保守者是否性道德恐怖份子?」他將「恐怖分子」定義為利用暴力使他人服從、就範的人,而「暴力」並非只在身體方面,若以危機或預言等為別人製造制度上或心理上的恐懼,其實也是「暴力」。他強調每個人包括他自己也有暴力傾向,當中只是程度問題──即誰人比誰人更暴力的問題。「若動輒便對不同意見者施以暴力而非勸諫、感召、磋商、理性討論,便是恐怖分子。」

他指法律本身也是一種暴力,歷史上法律都用以保護性保守者。吳敏倫認為性與暴力有其關係,社會愈是壓抑性,愈容易產生暴力。社會的一元文化環境,使人把事情看成正反對立,因而容易培育出性保守者的暴力心態。

吳敏倫舉出剪報,指十年前「各界關注色情文化聯委會」曾做問卷調查,訪問男讀者看完性副刊後會否想強姦女性,那時沒有人覺得露骨;如今《中大學生報》卻遭性保守者企圖以法律手段打壓:「這是恐怖分子的手段,然而有沒有人會承認自己是恐怖分子。」他認為性保守者應不斷懷疑自己,不要覺得自己所想的一定正確,並要包容與自己不同的東西,更不要輕易以「力」勝人:「慣性地享受著權力的人不知道自己的力原來很大!簡單一個動作可能以打傷別人!」

關啟文:性解放造成暴力

關啟文認為在民主社會,學生可以投訴老師、病人可以投訴醫生,投訴本身是公民權利。他指若以「製造危機」來界定是否塔利班,那麼醫生也是塔利班,因為很多時也會向病人「製造危機」。「有些人抬著棺材去示威,那麼又要被稱為『民主塔利班』?」

關啟文引述英國一位學者的研究:教會上世紀復興時,英國暴力罪行便於一九二七年跌至低點;以後教會逐漸衰落,各類罪行便不斷攀升。「當然,當中的關係仍要認真討論,但若說性壓抑是造成家庭壓力、社會問題的源頭,甚至說學校欺凌也是性壓抑的結果,因此家庭需要解放、社會需要解放,這是否合理的推論呢?」他希望會眾認真思考,究竟是性保守帶來了暴力,還是自由的思想帶來了暴力:「現代社會常強調要衝破一元、打破禁忌,會否是這種思想更令人愈來愈只顧自己、不顧別人?」

(更詳盡內容將刊於七月十五日出版的一O三七期《時代論壇》封面專題)


免郵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