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按牧的思考

不少信徒因為教導的缺乏,對按牧存有誤解,以為按牧代表著傳道人的升職或某種方便工作的名銜;於是按牧只代表名銜的加添,卻忽略了按牧本身有其神學與牧養的意義。

聖經按牧觀

新約聖經反映,當時教會的組織與領導的職分不是劃一的,有多元的發展,如猶太文化為主的教會,採用長老的稱謂,以弗所教會便是;而希羅文化為主的教會,則稱為監督,腓立比教會是其一。長老與監督,職事是相同的;其後,教會歷史的發展,逐步形成了較為一統的職分:主教(或監督)、長老(或教牧)、執事。至馬丁路德宗教改革,提倡「信徒皆祭司」,反對天主教會過分偏重聖職人員,而埋沒了信徒領袖在教會的事奉參與。

「你不要輕忽所得的恩賜,就是從前藉著豫言,在眾長老按手的時候賜給你的。」(提前四14)  

曾立華牧師於《教會職事的重尋與更新》指出,新約教會的「按立授職不是常規性的,並非擔任事奉職事的必然程序。」(92頁)正確看待「按立牧職」,「是對那些在事奉中,已表現了聖靈賜予牧養教會恩賜的人,藉著按立禮來確認他事奉的恩賜,接納他並授權他繼續運用其牧養教會的恩賜。」(94頁)

恩賜的認同

「你不要輕忽所得的恩賜……賜給你的。」(提前四14)此節聖經,反映當時教會領袖(經文通用「長老」稱呼,包括保羅在內),在教會公開場合中,一起按手在提摩太身上,表達教會認同與確定他的呼召與恩賜,委予職責,牧養以弗所教會(徒十六1-5)。

加爾文看提摩太於按立禮所受的恩賜,乃指向建立教會;Alford 理解為「教導與管治的恩賜」,司徒德牧師不確定究竟是哪項恩賜,認為極有可能是與教導聖經的權柄有關。

學者Willimon於 Pastor : The Theology and Practice of Ordained Ministry看按立禮本身,表明神把領導的恩賜給予教會,而授職牧者於儀式中,接受其職分源自基督主動賜予教會的恩典作為。職事不能離開恩典,教會眾長老經過同工關係內的觀察與判斷,同意某位同工已具備作牧師所需要的恩賜,承認其所作之工,又肯定這一切源自神的全備恩賜,於是透過公開禮儀,予以認同和肯定。當地方教會越能按手差派工人,間接表明教會健康而成熟,主恩豐盛。

不少宗派的傳統,理解按牧並非聖禮,指向此禮儀不賦予授職者特殊的恩典;然而禮儀背後承載著教會對授職者的牧養恩賜,有明確的肯定。

教會的認可

「……在眾長老按手的時候,賜給你的。」(提前四14)

保羅沒有私底下按手在提摩太身上,或提摩太突然之間自稱為「長老」(適用於現今的牧師),重要的是一群長老,在一公開場合中,按立提摩太承擔職分。同樣,保羅與巴拿巴等受差派作宣教的同工,也不是個人自發行動,乃由安提阿教會認可與按手(徒十三1-3)。

基本上,授職牧者要得著地方堂會的接納與認同,肯定其信仰純正,又確認其神學知識與技能,並具備那些足以牧養教會的恩賜,於是「在眾長老按手的時候」,承擔牧養。嚴格來說,不是牧者牧會或機構同工事奉若干年日之後,就找數位熟稔的牧師按手身上,自封牧師。

本港不同宗派皆有其傳道同工按立為牧師的規條。播道會的要求,為該會之全職傳道,有至少三年堂會事奉經驗,由堂會執事會通過,再經會友大會三分之二通過,最後由總會審查與通過。宣道會香港區聯會則要求傳道同工,至少有五年全職堂會事奉經驗,其中三年在同一堂會牧養,由執事會書面向區聯會推薦,並由區聯會通過。一般宗派皆要求授職者有整全而正統的神學訓練,方接納其申請。

筆者個人不認同機構按立同工為牧師,因這涉及大公教會認受的問題,而按牧更沒有嚴謹的程序,容易把牧職隨便化。倘若基於事工需要,如差會或神學院等,也要聯同地方教會一起進行,得不著地方教會的認可,按牧本身就失去其原本意義。所有事奉者毋須按手也可服侍;然而,事奉者定意選取按手,就要順服「眾長老按手」之規定;否則為大公教會帶來亂象,牧師的職分只會受到損害。

保羅提醒提摩太「給人按手的禮,不可急促」(提前五22)。到今天,這項要求及其背後的精神,仍然輕慢不得。 

(轉載自香港教會網站。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07.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