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選舉中的宗教與政治

○○八年終結,最難忘的事,莫過於參加立法會資訊科技界別選舉,可惜以些微票數落敗。這次選舉,對自己是個非常辛苦而令人謙卑的學習經驗,作為信徒,在選舉過程之中有特別體會,一直希望與弟兄姊妹分享,但又不想受選舉後任何激情影響,等到現在冷靜下來才執筆,應該比較恰當。

  筆者在選舉資料中有「申報」自己的宗教信仰,但絕不希望也沒有把自己信仰當作賣點或選舉議題,因為筆者認為這是不恰當的,直接和俗些說,是不想「擺主上檯」,把政治與宗教混為一談,是危險和不負責的。不過,顯然筆者的對手並非與小弟一般見識,大打信仰牌,更找來多位教牧支持,現在回想起來,不論也不管這對選情有否影響,筆者作為基督徒,在心靈上是受到一些傷害。

  本來,在一場兩人對壘的選舉,兩名候選人都是基督徒,從教會角度應是件美事,應鼓勵信眾積極投票選擇,但為甚麼有些牧者會選擇性地支持甚至為其中一位信徒拉票?雖然可能出於個人認識理由,但他們又有否考慮到對另外的基督徒候選人的傷害?當然,去年立法會選舉中,這情況不只出現於筆者的功能界別,在一些直選選區也有出現,情況是須要教會正視的。

  例如,筆者的對手發出選舉廣告電郵,標榜著名牧者林牧師說他「為人熱誠,好學、熱心公益」,另一位著名牧者吳牧師說他覺得他「有堅穩的立場,堅守基督徒的核心價值:如真理、家庭、事奉等……我覺得香港社會需要有〔他〕這樣蒙神喜悅的弟兄代表我們在立法會揚聲,使香港成為更合神心意的城市。」筆者自知不敢說自己是個好的基督徒,但當著名牧者公開比較說成有所不及,並得不到神同等的喜悅,感受如何?筆者現在可以幽默地說,若單從選舉結果看,若勝利就等同神的喜悅,也許的確如此吧。

  筆者因這些牧者的話而受到的傷害,尤甚於當時因其他事被人抹黑,因為這是信徒之間以信仰在君子之爭以外「相煎」,更因來自受尊敬的牧者。筆者也找了朱耀明牧師在自己的選舉刊物中表達支持,但明確表明不要把信仰作比較賣點,朱牧師也只提了筆者對「六四」的堅持。

  幸好,筆者當時亦得到一些信徒和牧者的安慰。其中一位牧者指出,他自己與有些著名牧者識於微時,當年他們尚未習慣與達官貴人為伍,但現在不同了,有些著名牧者已遠離群眾,對草根面對的不公義已變得麻木不仁,甚至不覺地在信仰上作出妥協,不再想向權貴說不;但其實從舊約先知所見,可以說是太陽之下並無新事。他還鼓勵筆者無論如何,繼續努力。這和來自其他弟兄姊妹的鼓勵,在此表示無限感激。

  筆者始終堅持,把政治與宗教混為一談是危險的,若然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選舉利益的話,就更不可接受。筆者在參選之初已早公開說,有些事情是「寧願輸也不會為之」,所以才不肯在選舉中與對手互賣信仰,因這對我們的主是不敬的。教牧也要明白,政治選舉與教會選執事是大大不同的,而且影響到整個社會和政策制定,需要不同的工作的目標、條件與能力,不應當作一話。

  教牧在政治選舉中公開支持個別候選人是嚴肅的事,因為教牧對信眾是極有影響力的,利用自己在信仰和屬靈的影響力,影響信眾在政治取向的選擇,改變選舉結果和政治利益的分配,後果嚴重更可能有不當之處,而且教牧未必清楚政治內情、界別問題甚至其支持的候選人在政治方面的目標、背景、立場,故此不應隨便公開支持,只適宜鼓勵信眾積極參與投票。

  教牧為了任何感情因素或其他原因,公開支持個別候選人,亦是很危險的事,有可能給非信徒,以至支持其他候選人的市民非常壞的印象,令教會因為非屬靈、非宗教,甚至與道德無關的原因「與民為敵」。舉個例子,台灣長老教會公開支持李登輝和陳水扁,就把自己屬靈的公信力,押注在政治人物的政治利益和個人操守,結果得不償失。

  筆者更有感,教會也許為了進入中國傳福音和發展事工,向「親政府」勢力作出了太多妥協。我們不可以忘記中國政權是怎樣對付基督教的,也不要以為為了可以進去傳福音,作一點妥協是可以的。因為,傳福音和護教本是要堅持,甚至冒險的,而中國和世上很多地方在壓力下自發的教會運動,反而是最有力和純真的。妥協後進入的「文明領導」,可能只不過是反映我們自己的狂妄。筆者也要向那些身為中國各級政協委員的基督徒領袖問一句,他們可曾為中國的宗教自由,基督教家庭教會的合法地位進過甚麼言,爭取過甚麼?

  不能想像我主耶穌會作這樣的妥協。所以,作為一個基督徒,不希望再見到太多八面玲瓏、長袖善舞,甚至口甜舌滑的宗教領袖和教徒政客。筆者羨慕天主教徒和他們的陳日君樞機,因為不知道何時開始,基督教已變得妥協,過於靠攏權勢和當權者。我們基督徒要重拾更大的道德勇氣。

Donationcall

舊回應4則


佚名Anonymous / 2009-01-20 05:11:04

是時候試驗真正的信仰了

好認同以下幾段:

"有些著名牧者已遠離群眾,對草根面對的不公義已變得麻木不仁,甚至不覺地在信仰上作出妥協,不再想向權貴說不"

"我們不可以忘記中國政權是怎樣對付基督教的,也不要以為為了可以進去傳福音,作一點妥協是可以的。因為,傳福音和護教本是要堅持,甚至冒險的,而中國和世 上很多地方在壓力下自發的教會運動,反而是最有力和純真的。妥協後進入的「文明領導」,可能只不過是反映我們自己的狂妄。筆者也要向那些身為中國各級政協 委員的基督徒領袖問一句,他們可曾為中國的宗教自由,基督教家庭教會的合法地位進過甚麼言,爭取過甚麼?"

"不能想像我主耶穌會作這樣的妥協。所以,作為一個基督徒,不希望再見到太多八面玲瓏、長袖善舞,甚至口甜舌滑的宗教領袖和教徒政客。筆者羨慕天主教徒和他們的陳日君樞機,因為不知道何時開始,基督教已變得妥協,過於靠攏權勢和當權者。我們基督徒要重拾更大的道德勇氣。"

現在許多基督教有名人仕赤裸裸的向權貴獻媚, 漠視公義, 將基督教簡化成單一的關注"性"的組織, 操控信眾, 難怪主會說:"你們這被咒詛的人,離開我!進入那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裏去!"(太25:41)

佚名Anonymous / 2009-01-19 01:13:09

討論焦點

討論焦點不是莫先生為何落選,而是基督教領袖表態時會否造成不適當的影響和傷害。

佚名Anonymous / 2009-01-19 00:26:31

可能「HKIRC事件」的影響大於宗教原因

個人看法,莫先生的失票,可能「HKIRC事件」的影響大於宗教原因。

張國棟 / 2009-01-16 17:27:08

可惜

這文章提出了很多好問題:究竟教會領袖高調支持某些參選者,某些 參選者高調標榜自己的宗教身分來拉攏宗教票源,和教會有意無意地走向親政府和妥協,是否不恰當?

然而,我們不妨面對現實,今天所謂「教會圈子」還有溝通的麼?區區一個莫乃光(儘管莫乃光有一定社會名望,但在教內卻沒有甚麼人識)寫了這樣一篇文章,能帶來甚麼改變?那些教內擁有權力的人,例如大力支持梁美芬的蘇穎智牧師和梁燕城博士,大力支持黃成智的關啟文博士,會理睬這個莫乃光麼?誠然,參選者中也有好些基督徒,教會領袖只選幾個來支持,確會令人覺得這表示其他基督徒參選人在信仰方面不夠好。但那些領袖眼中只有自己關注的那些狹小目標,把那些志同道合的參選人說成一等好人(和敬虔人),其餘的甚麼也不顧。

更多標籤
web banner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