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多佛案的纪录片──「谋杀人格」的陷阱

作者网址:http://www.creative-wisdom.com

多佛案阴魂不散

二○○五年的多佛审判案(Dover Trial),今天已经属于旧闻,但由于今年是达尔文二百岁冥寿,美国公共广播系统电视台(Public Broadcasting System)趁这热烘烘的时候,播放了一辑关于多佛案的纪录片:《审判之日:智慧设计论受审》,总体来说,这纪录片资料详尽,但我为到一些涉案人士的「人格被谋杀」而感到悲哀。

首先交代什么是多佛案,三年前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多佛中学里面,一些教育委员会的成员要求在科学科目中教导进化论的同时,也要教导智慧设计论,他们并且要求科学老师声明进化论是理论、而不是事实。一部分家长对此十分不满,于是在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支持下控告教育委员会,最后控方胜出,智慧设计论被禁止纳入中学科学课程内。当时双方各自援引科学家来作为专家证人,辩方的专家证人之一,是利维(Lehigh)大学的生化学教授米高巴希(Michael Behe),一九九六年巴希发表了《达尔文黑盒》(Darwin's black box)一书,对进化论作出挑战。

巴希:在书塔前变成侏儒

纪录片制作人根据法庭档案,安排演员重演法庭上双方的论战。在模拟法庭上,扮演巴希的演员抛出的论据是:到目前为止,进化论还未能够充分解释人类免疫系统怎样建立起来。饰演控方律师的演员将十几本书,以叠高塔形式堆砌在巴希面前,跟着用挑战语气质问巴希:「解释人类免疫系统如何进化的着作,简直是汗牛充栋,这些解释全部都不能满足你吗?到底你没有读过这些着作?」「巴希」支吾以对,最后尴尬地哑口无言。这堆书叠得比坐在证人席上的巴希还要高,其实,这是运用巧妙的视觉效果,在书塔对比下,巴希便好像一个侏儒。

坦白说,若果有人从任何一间图书馆或者书店,随机地抽出十几本统计学、心理学、哲学、摄影的书籍,然后问我有没有读过这些作品,大有可能我连一本也未曾涉猎过。在这个资讯爆炸的年代,即使是某个学科的专家也没有能力可以穷经尽典,除非是十分狭窄的专题,例如:一九三五年至四五年广东省开平县赤磡镇白炎村兰馨里农村人口之变化、中世纪天主教对约翰福音三章16节的注解。无论如何,巴希「无知」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

在纪录片中,「控方律师」又问「巴希」:「根据你对科学的定义,占星术算不算是科学。」「巴希」回答:「是。」话口未完,「控方律师」已经露出胜利的笑容,至此,巴希的声誉几乎是万劫不复。

奥尔森:我不是米高摩尔

两年前兰迪奥尔森(Randy Olson)亦曾经拍摄过一齣关于多佛案的纪录片:《一群大笨鸟:演化论和智慧设计之闹剧》(Flock of dodos)。奥尔森原本是海洋生物学教授,后来转行做了制片人,虽然《一群大笨鸟》采用了嬉笑怒骂的手法,但奥尔森给予巴希充分时间发表支持智慧设计论的意见。

最近奥尔森到阿历桑拿州立大学演讲,他强调不希望自己的电影好像米高摩尔(Michael Moore)的片子一般。笔者相信许多读者都观赏过摩尔的《华氏九一一》,一位《澳门日报》的专栏作家说得好:他不单只对布殊失望,对摩尔也失望,因为摩尔采取了那些断章取义、夸张煽情的低劣手法。我庆幸除了米高摩尔之外,还有奥尔森可供选择。

在演讲中,奥尔森还揭开了一些制作《一群大笨鸟》的内幕,他说自己花了两个小时采访巴希,当时气温炎热,采访接近尾声时,巴希显得有点疲倦,奥尔森问巴希对于公立学校禁止教导智慧设计论有何感想,巴希随口说:「我不理会公立学校,我将自己子女送入私立学校。」这段讲话被录影机捕捉之后,奥尔森的同事欢欣雀跃,他们认为抓着了这两句话,便足以把巴希置诸死地。但奥尔森极力反对安插这片段在纪录片中,他说这无非是疲倦之下两句漫不经心的说话,巴希是一个好人,绝对不能不合理地污蔑他。无论笔者是否同意《一群大笨鸟》的信息,我仍然对奥尔森致上无限敬意。

其实,如果有人提着录影机追踪笔者,将我一天之内的说话拍摄下来,跟着细心检查,我相信那人一定可以捉着我一些不慎的失言;假若有人抽丝剥茧地阅读笔者张贴在网站的所有文章,我肯定那人也可以找出一些错漏的地方。幸好笔者并不是巴希这种级数的公众人物。

潜龙勿用、亢龙有悔

这宗案件与这两套纪录片,并不只是美国社会的事情,香港读者也应该引以为诫。多佛案固然可以引起人们反思宗教与科学的关系,但关于多佛案的纪录片,却蕴藏着一些更加值得令人深切反省的课题。前白宫新闻秘书麦哲伦(Scott McClellan)在卸任之后指出:美国政坛的斗争愈来愈不文明,从前是要摧毁对方的论据,现在是要摧毁对方的人格。其实岂止政坛是这样?社会其他层面也遍布着「谋杀人格」的陷阱,例如上述的《审判之日》,我恐怕已经造成了对巴希无法弥补的损害。也许读者会追问:奥尔森称呼拥护智慧设计论者为「大笨鸟」,这也不见得很文明、礼貌吧?平心而论,「大笨鸟」这谑称并没有多大杀伤力,奥尔森摆明这是开玩笑,观众已经收到了「不应该严肃对待」的提示;但最可怕的是:公共广播系统电视台一本正经地介绍多佛案,观众在保证了客观真实之下吸收资讯,巴希的狭隘无知形象便永远地烙上人心。

当一个人采用某些招数摧毁了对方的论据与人格之际,其实,他自己亦会摧毁了自己的人格。笔者深深地记取着降龙十八掌的其中两招:潜龙勿用、亢龙有悔。情愿让有些招式潜伏着,情愿输掉论据,也不要输掉人格;若果迫不得已出招,也会带着悔意和歉意。

(寄自美国)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09.3.11)

Donationcall

舊回應2則


佚名Anonymous / 2009-03-16 01:11:11

很有意思的文章,多謝余博士!

很有意思的文章,
多謝余創豪博士的分享!

其實今天香港持守主道的教會,
在討論不少社會議題時,
也面對類似的「謀殺人格」陷阱。

虞瑋倩 / 2009-03-11 22:09:49

余創豪所說孰真孰假﹖


最好大家寫信請電視臺播映PBS 製作《審判之日:智慧設計論受審》(Judgment Day: Intelligent Design on Tr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