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再論人格謀殺──巴希與泛心靈論者應有的尊嚴

作者網址:http://www.creative-wisdom.com

前一陣子筆者撰寫了〈多佛案的紀錄片:「謀殺人格」的陷阱〉一文,我想繼續討論「人格謀殺」這課題,但這並不是一篇回應,熟悉我性格的朋友都知道,筆者沒有時間和精力參與辯論,故此請讀者不要對號入座。此外,筆者也不是要為「智慧設計論」辯護,相反,去年我在《中神期刊》發表了一篇批評鄧肯斯基進路的文章。

巴希對多佛案的抗議

我仍然覺得公共廣播系統關於多佛案的紀錄片有「謀殺人格」之嫌,因為巴希的言論不但沒有受到公平對待,而且在有意無意之間,他甚至被醜化。巴希的理論是什麼呢?簡單地說,那就是「無可還原的複雜性」(Irreducible complexity):生物系統非常複雜,每一個系統都是由很多個組件構成才可以發揮功能,只要少了一個組件,這種複雜系統無法逐漸演進,巴希引用的比喻是老鼠夾,即使缺少一個零部件,老鼠夾也會失去捕捉老鼠的功能。

在多佛案中批評「無可還原之複雜性」的科學家米勒(Ken Miller)也是天主教徒,在紀錄片裏面,米勒形象化地嘲諷「無可還原之複雜性」是不成立的概念,他將老鼠夾一些零部件除去之後,雖然老鼠夾再不能捉老鼠,但仍然可以當為領呔夾。事實上,巴希在多佛案審結之後指出:他同意一部電腦失去重要的組件之後,還可以當為「鎖地門檔」(doorstop),亦即是開門之後將電腦阻塞在通道,防止那扇門自動關閉,但這當然不是「無可還原之複雜性」的原意,巴希慨嘆對方無非是攻擊稻草人。其實,在多佛案發生之前的二○○一年,巴希已經詳細地跟米勒對話,解釋自己的立場。

紀錄片三番四次播映出質疑進化論的一方重複著人家已經交代過的東西,例如另一位專家證人、微生物學教授史考特明尼克(Scott Minnich),在出庭時重複細菌鞭毛這論證,到底紀錄片製作人是否有意思呈現負面形象、表現他們不理會人家說什麼而繼續拋出三幅被呢?我留待讀者判斷。紀錄片卻似乎正面地報道米勒和其他專家重複批評巴希已經澄清的論點,當然,這頂多是避重就輕,還不致構成人格謀殺。真正令我感到不安的是關於占星術與免疫系統的對話。

紀錄片播映出巴希接受占星術是科學,我恐怕這並不能全面地代表巴希的科學觀。巴希指出:自己在法庭上解釋一些科學曾經不被接受時,他舉出了權威的《自然》學刊作為例證,這學刊曾經刊登一篇題目為〈大爆炸垮台吧〉的文章,這篇文章批判大爆炸論在哲學上難以接受。筆者想補充:即使著名的天文物理學家霍金斯亦承認:曾幾何時宇宙論不被看成是嚴肅科學。巴希無非提出要對科學的定義和範疇採取開放態度,但紀錄片只強調巴希容納占星術為科學,我不知道公共電視台紀錄片的製作人用意何在。

至於將五十八篇論文、九本書、和好幾篇關於免疫系統的文獻堆放在巴希面前,事後巴希反問:到底法庭工作人員又有沒有閱讀過那些著作?法庭憑甚麼認為對方那一大堆紙張就是充分證據?巴希說自己已經閱讀了米勒教授提供的資料,但全部資料都沒有提及「隨機突變」。試想像:假若一個基督教團體拍攝一齣福音電影,在片中一名基督教神學家將九千九百九十九本護教書籍堆在一個無神論者面前,然後對他說:「你宣稱沒有任何學術証據顯示上帝存在,你讀過這些著作嗎?」在鏡頭面前無神論者啞口無言,我難以解釋這並不算是醜化。

紀錄片製作人表示:巴希拒絕接受他們的採訪,不過,巴希卻願意在蘭迪奧爾森拍攝的另一齣紀錄片出鏡,若果我是巴希,我也會作出同樣抉擇。多佛案的紀錄片是屬於公共電視台的《新星》(Nova)系列,筆者並不是只看了一輯《新星》便發出質疑,其實我長期以來收看《新星》,按照我觀看過的《新星》,我的印象是:在其他課題中《新星》沒有用同樣手法對待其他科學家,例如最近播映了〈四翼恐龍〉,在片集中兩組科學家對恐龍與鳥類怎樣開始飛行有不同看法,但無論其中一方怎樣証據不足、推論錯誤,在紀錄片中我完全不覺得處於下風的一方被「殺到埋身」。我不知道是否因為智慧設計論牽涉超自然因素,所以巴希等人受到特殊對待。

泛心靈說會成為嘲諷對象

回顧一百年前的科學歷史,很明顯地可以看見,過往人們對懷抱超自然觀點的科學家留有餘地,甚至可以分開同一個人可接受與不可接受的理論。舉例說,讀生物學的朋友都會知道「人口總體遺傳學」(Population genetics),是由史和萊特(Sewall Wright)、費雪(R. A. Fisher)…… 等人共同開創的學科,修習統計學的朋友亦會涉獵到「結構方程式模型」(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這也是出自萊特的「路徑分析」(path analysis)。

但這些在今天理所當然被當成是科學的東西,卻有一些鮮為人知的奇怪背景。二十世紀初期,當萊特從事關於遺傳基因的實驗時,他發現基因的行為有必然性,但也有偶然性,換言之,龍未必生龍,鳳未必生鳳,老鼠的兒子不一定會打洞。萊特接受「泛心靈說」(Panpsychism),勉強用中國人的說話來表達,就是「天地有情」,在這理念下,整個宇宙是一個有意識的大生命,這生命力充斥於天地之間,即使是看來沒有生命的東西,其實也是生命。他認為遺傳基因具有創作性、表現出難以預測的行為,那是因為基因也擁有心靈和意識,他覺得實驗方法不能有效地追蹤基因的創作性、偶然性,於是乎創出了「路徑分析」。長時間以來,萊特都隱瞞自己的哲學思想,在成名之後他才公開自己科學方法背後的信念,但之後萊特不但沒有受到圍攻,而且「路徑分析」繼續發展成被號稱為統計學王牌的「結構方程式模型」。

假若萊特生於當代,我恐怕他會受到截然不同的待遇,「人口總體遺傳學」與「結構方程式模型」可能會被拋進廢紙箱,而相信「泛心靈說」的萊特必會成為嘲諷的對象,也許,「無知」、「瞢塞」、「誤導群眾」、「散播謊言」、「反科學」等一大堆帽子,會無情地向他頭上扣下。其實,人們大可以抓住「泛心靈說」大做文章,我慶幸萊特這「少數族裔」沒有被謀殺人格,仍然擁有自己的生存空間。

結語

弔詭的是,在今天這個愈趨多元化的社會,人們對異見卻愈來愈不容忍,人們愈來愈針對人而不是針對事;在流行反霸權主義的時代,反霸權者的霸氣卻比起自己反對的對象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說要求「智慧設計論」躋身於科學之林刺激了人們的神經,因而引起強烈反彈是可以理解的話,那麼美國世俗主義者竭力將「聖誕節」、「復活節」等宗教傳統自公共空間排除出來,又何嘗不是刺激了另一些人的神經?在開放社會中,代表不同意見的力量於合法途徑下互相角力,這原本是公平的遊戲,但在「無限上綱」、「人格謀殺」的氣氛下,這遊戲已經變成舉步維艱。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09.3.17)

Donationcall

舊回應13則


虞瑋倩 / 2009-03-20 22:40:19

余創豪以為PBS 對巴希殘忍﹐其實PBS已經手下留情


PBS 製作﹐沒有把更多法官對巴希的評論播出﹐也沒有把巴希如何對所有進化論學者人格﹑學術謀殺講出﹐也沒有把巴希的虛偽說出﹐要講的話﹐要把已知道巴希的學術不誠信行為都講出﹐我相信是對余創豪先生很殘忍。


我知道余創豪先生一路都推崇巴希﹐認為他提出的智慧設計說是有希望的﹐很不幸﹐3715和余都犯了一個錯誤﹐他們都以為巴希實然的沒有錯﹑以為PBS實然的不是忠實反映巴希的人格。


好多人都有心靈的相法﹐包括一個無神論者﹐例如我都相信 spirituality﹐Kenneth R. Miller﹐巴希在多佛案的對手是天主教徒﹐他在俄亥俄州大學演講﹐演講前有傳道人祈禱祝福他演講的﹐但他說明﹐科學和超自然要分開﹐因為科學有它的角色﹑功用和對人類進步的關鍵性。


有空可以去YouTube 聽他解釋如何把智慧設計拆毀。

虞瑋倩 / 2009-03-20 22:33:10

科學不是滿足哲學定義的


Naturalism 也許是哲學﹐但科學講的是探索知識的方法﹐不是來滿足哲學定義。


我們說的科學﹐是用來對某一自然現象提供自然解釋﹐這個解釋必須可以客觀驗證﹐而不是視乎驗證的人的觀點﹐否則科學得來的知識就不可以全面﹑普遍應用。


你說﹐基督教實然是如此﹖基督教歷史到底是否實然如你所說﹖


適當沉默不代表你有智慧﹐也可以代表你們詞窮理屈。基督徒就是如此﹐到沒有理由可以反駮﹐就拋下這種“適當時候沉默”作為遁詞。

3715 / 2009-03-19 22:58:23

必然...?

1. 基督教必然如此.....應該如此?
基督教只是實然如此。有政治力量....,no big deal,這裡談的科學爭議,我也說是一個政治事件。但基督教在歷史中事實是甚麼,科學在歷史中事實是甚麼,是一個實然的問題。

2. 基督教翻案,重頭來過,重寫聖經?
這些事未發生前,基督教仍然實然如此。

3. 科學必須容納超自然?
甚麼是自然還未知道清楚,請問超自然的意思是....

4. 誰人說過科學可以各取所需,玩差不多先生?
無人在這裡說過。噢,不是,有一個人,就是....

5. 科學要除去所有人主觀,信仰干預的因素....不是滿足哲學需要?
唔,事實不是這樣。排除「超自然」(姑且假設我們知道甚麼是「超自然」)就是要滿足一個哲學需要,這套哲學叫做Naturalism。

6. 我是會update自己的,雖然我的主要興趣不是科學哲學,所以不會是近日安排的閱讀。

7. 還是余創豪聰明,懂得在適當時沉默。我先要向他學習一下。這裡原本是談人格謀殺的,所以現在沉默的話也是適當。

虞瑋倩 / 2009-03-19 22:26:33

虛偽﹗3715



這不是虛偽。基督教是甚麼,可從歷史中的信經看。雖然信經沒有將一切都表述出來,但半人半神和五位一體等,是違反信經的。判斷這些神學是不是可以說是基督教,不需要接受基督教的信仰內容,只需要對歷史有一點認識就足夠了。基督教在流變之中,對的。但基督教神學不接受半神半人,不接受五位一體,卻是歷史事實。


為何信經就是基督教的定義﹖信經是在基督所謂離開世界出現後近四個世紀才出現的﹐之前那些沒有信經﹐憑什麼知道自己是基督教﹖好了﹐別忘記信經出現其實也有政治力量干預﹐人多勢眾當然可以排斥異己﹗




這又不是說不可以翻案,若有人堅持基督教是可以接受半神半人,五位一體等等,這也是可以的。他會被主流基督教判為異端,但就算是如此,它都有足夠資格被看成是一種宗教信仰與神學。


要翻案很容易﹐只要當權的信仰是接受半神半人,五位一體等等﹐調轉宣判三位一體﹑全神全人係異端﹐半神半人,五位一體等等是正統﹐把一切支持信經的經文銷毀﹑寫過本聖經咪得啦。





對於科學能否被準確界定的問題,是科學哲學的一個老問題。提出這問題,不是因為想將智慧設計論打進科學範圍,而是從歷史看科學的演化,發現過去對科學的規範是抽象的,與科學的歷史發展不符。


科學歷史發展如何﹐不等於這個歷史發展必然地要決定了科學的定義必須容納超自然。科學排除超自然﹑泛靈性主義的原因是什麼你有沒有考慮﹖


如果科學可以各取所需﹐世界各地科學家可以合作嗎﹖中國如果喜歡按照自己國情發展科學﹑玩“差不多先生”﹐你可以想像今天我們可以發射神舟太空船﹖


科學的定義﹑方法﹐目的就是要去除所有人主觀﹑信仰干預的因素﹐確保任何科學的觀察﹐任何人做都會得到相同的結果﹐以便發展有系統的知識認識自然﹐而不是滿足信仰需要﹑哲學需要﹗


 



我對科學歷史的認識,停留在十多年前的閱讀。余創豪應該比我知得更多,他似乎對歷史有很濃厚的興趣,閱讀也很廣。


你既然承認了﹐就應該 update 自己﹐而不是抱殘守缺


 

3715 / 2009-03-19 22:03:56

錯錯錯

這不是虛偽。基督教是甚麼,可從歷史中的信經看。雖然信經沒有將一切都表述出來,但半人半神和五位一體等,是違反信經的。判斷這些神學是不是可以說是基督教,不需要接受基督教的信仰內容,只需要對歷史有一點認識就足夠了。基督教在流變之中,對的。但基督教神學不接受半神半人,不接受五位一體,卻是歷史事實。

這又不是說不可以翻案,若有人堅持基督教是可以接受半神半人,五位一體等等,這也是可以的。他會被主流基督教判為異端,但就算是如此,它都有足夠資格被看成是一種宗教信仰與神學。

對於科學能否被準確界定的問題,是科學哲學的一個老問題。提出這問題,不是因為想將智慧設計論打進科學範圍,而是從歷史看科學的演化,發現過去對科學的規範是抽象的,與科學的歷史發展不符。

我對科學歷史的認識,停留在十多年前的閱讀。余創豪應該比我知得更多,他似乎對歷史有很濃厚的興趣,閱讀也很廣。

虞瑋倩 / 2009-03-19 21:06:06

RE﹕答客問


你們基督教就是雙重標準﹐科學你們可以予取予攜的去說科學沒有一定定義或者要求提出要對科學的定義和範疇採取開放態度﹐對基督教就要豎起森嚴的防範。


半人半神﹑五位一體為何不可以是基督教﹖為何不可以對基督教的定義和範疇採取開放態度﹖


一句﹕虛偽。

3715 / 2009-03-19 07:26:47

答客問

按虞女士所提出的理由,其實只能夠說半人半神,五一神論等等不是基督教,但不能說不是宗教,也不能說它們不是一種神學。當然,我認為這些判斷,總不是法庭這個機構有能力作出判斷的。美國人做野,的確很精明,很有趣。

虞瑋倩 / 2009-03-18 21:48:03

3715


科學界其實對學說是一視同仁的。最初宇宙論提出﹐科學家是拒絕接受﹐原因就是宇宙論未累積足夠經驗證據﹑導出可以測試/證偽的預測去驗證。


同樣﹐對待最新的“String Theory”﹐他們也採取同一個標準。


這不是因為他們主觀﹑因為意識形態的原因而不認同﹐而是科學知識的發展是一個嚴謹的過程﹐不是什麼普通人隨便想出來就可以成為科學。


學你把科學定義模糊來這樣做法﹐我反問﹐基督教一樣都可以這樣﹐基督論﹑神論﹑聖靈論等都不是需要嚴格跟隨﹐所有基督可以係半神半人﹐可以是人神分裂﹐聖靈可以只是力量而沒有位格﹐都不應該排除出基督教﹐是不是呢﹖


 

3715 / 2009-03-18 14:38:47

哲學與科學

跳出巴希的個案。現在可以看成是一群科學工作者,想將一些他們不認同的異科學,排除出科學的領域。巴希對不可還原的複雜性的立論可能是錯的,巴希的立論卻可以仍是一種科學的假說。巴希的對手要同時將巴希的立論證明為假,又要同時將巴希的立論逐出科學範圍以外。據知識社會學的觀點,是沒有絕對地區分甚麼真科學,甚麼是偽科學的條件的。但問題不單是巴希的觀點基於甚麼條件可以或不可以稱為科學,又或是巴希的立論是否成立,而更是在科學的光譜與爭論間,為何要交由法庭去判斷甚麼是科學。這背後是某種哲學的霸道性?是因為要控制在公立學校的課程內容的政治爭奪?幾時會有人將神學議題交到美國的法庭作判決?余兄關注霸權與人格謀殺,但有些讀者卻可能想延續這場科學哲學的論爭和政治角力。

虞瑋倩 / 2009-03-18 00:54:24

RE:佚名Anonymous


人家不阻止我拍攝﹐leave me alone﹐不派六﹑七個人阻止我﹐何來騷擾﹖


說話要誠實﹐當日整個聚會﹐“異見者”發言沒有被中斷。


你說旺角浸信會是“私人”地方﹖請不要私人地方上腦﹐教會是歡迎公眾的。


誰說人家不敢像那些中學生一樣和異見者當面作出理性的辯論﹖我在時代論壇作出理性的辯論多年﹐當日沒有人阻止我拍攝﹐我一樣可以﹗


權剝奪異見者在私人地方的一切私隱權、私產權、版權等公民權利﹖


首先﹐當日肯定沒有涉及私產權﹐除非我偷東西﹐而勉強的﹐涉及私產權的事件﹐是性文化學會的人損毀我的錄影機﹐我好寬大的原諒了那個人﹐而且和他握手。


余博士隱瞞了一樣東西﹐他自己已經對所有反對智慧設計論的科學家進行了人格謀殺﹐指控他們不肯把科學定義和範疇開放。


 

佚名Anonymous / 2009-03-18 00:01:44

一語中的:在流行反霸權主義的時代,反霸權者的霸氣卻比起自己反對的對象有過之而無不及!

親身所見所聞:

一個所謂「反霸權者」,對異見者(被扣上「霸權者」帽子的基督徒)的聚會作出種種討厭的騷擾,這種無恥的行為和心態都令人失望和歎息。

口中常說「言論自由」的人,為什麼郤毫不尊重他人的言論自由,用盡方法去騷擾異見者發言的機會呢?

口中常說「反霸權」的人,隨便說自己是甚麼「自由記者」,便認為自己有權剝奪異見者在私人地方的一切私隱權、私產權、版權等公民權利,這種心態不就是活生生的「霸權」嗎?

口中常說「理性」的人,為什麼不敢像那些中學生一樣和異見者當面作出理性的辯論呢?

口中常說批評他人「虛偽」的人,不如先審視一下自己的所言和所行,會否更加虛偽?

余博士一語中的:在流行反霸權主義的時代,反霸權者的霸氣卻比起自己反對的對象有過之而無不及!

虞瑋倩 / 2009-03-17 22:58:55

大家等我回應

寫了兩個多小時﹐已經email 了給時代論壇

Make Cake / 2009-03-17 18:49:53

聯想


" 反霸權者的霸氣卻比起自己反對的對象有過之而無不及。"


==> 可能我有點敏感或誇張, 每次想起此等現象就令我想起文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