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同性戀與感染HIV的風險:流行病學分析

同性戀者是否更容易感染HIV?這問題已經談了二十多年,但是,在近日的爭議中,又見到有不少錯誤的資訊在流傳,本文的目的,是希望介紹一些流行病學(Epidemiology)方面的基本概念,讓大家可以掌握討論的重點。

性行為與HIV

通過性接觸感染HIV,最基本的條件是其中一個伴侶已經帶有病毒。如果兩個沒有帶病的人士發生關係,無論是同性還是異性,都不會受感染。如果一百個人雜交,但是這一百個人開始時都沒有帶病毒,只要沒有外人加入,當中也沒有人從其他方面受到感染(注射毒品、輸血),這群人還是安全的。(當然這是不切實際的假設。)

性行為的風險

一個沒有HIV的人士,和一個已經有HIV的伴侶(異性或者同性)有性行為,每次受感染的機會是多少?這問題看似簡單,但是到現在我們還沒有準確的數據。原因是道德上不允許我們做實驗,讓沒有HIV的和已有的進行性行為,然後觀察受感染的機會!現在醫學上所有的數據,都是靠統計學估計出來的,不過,因為需要考慮的因素太多,所以正確的估計非常困難[1]

目前最重要的研究,是九十年代在烏干達做的,對像是一男一女忠實關係(monogamous)中其中一個受感染後的情況。當中兩份報告分別在二○○○年和二○○一年在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Lancet[3] 這兩本權威學刊上發表。它有兩個重要的發現﹕

  1. 當一個伴侶受感染後,每一次性行為(per coital act)另一個受感染的機會是﹕
    • 在第一個伴侶受感染後頭十星期﹕0.0082
    • 六至十五個月內﹕0.0007
    • 伴侶去世前六至廿五個月﹕0.0028
  2. 受感染後頭十星期特別容易傳染給伴侶,是因為那時病毒的數量最高,死前傳染的風險增加,也是因為病毒數量增加。

無論先受感染的是男還是女,另一個受感染的機會都相似,也就是說,男傳女和女傳男的機會差不多。

這研究的對像只有不到五百對伴侶,結果卻可以在兩本最權威的刊物上發表,原因是它是唯一直接研究性行為感染HIV風險的個案。跟據這些數據,當一個伴侶受感染後,另一個受感染的風險其實很高。在頭十星期內,如果每星期有兩次性行為,受感染的機會約是15% (1- (1-0.0082) 20)。

雖然這研究很重要,但是烏干達和世界其他地方很不同,病人本身的健康情況(包括營養、免疫力等)、他們有沒有增加感染機會的其他疾病(如果性器官有傷口,會大大增加感染的風險)、是否服用抗病毒藥物、病毒的品種等等,都會影響感染機會,所以這研究的病理發現(不同時期有不同的風險,和男女風險相似),比風險本身的數值更重要。

上面的研究只是男女性行為,男男性行為(肛交)又怎樣呢?到現在,還未有這方面正式的研究和數據。時常有人說,因為肛門沒有分泌,所以性行為時受傷的機會增加,引至感染HIV的機會增加。這只是個假設,並沒有數據支持。上面烏干達的研究似乎並不支持這假設,因為如果損傷(traumatic injury)增加HIV感染風險,而在性行為中,女性損傷的機會比男性大,那麼,男傳女的機會應比女傳男高很多,但是上面的研究卻發現男傳女和女傳男的風險相似。當然,一個研究並不足夠支持或者推翻這假設。

從科學證據的角度,無論說肛交增加或者不會增加HIV感染風險,都不是已被證明的事實。男同性戀者HIV 感染率高是不爭的事實,不過這未必是因為肛交本身有甚麼特別危險。

除了每次性行為的風險,性行為的次數也會影響感染的機會,愈多性行為自然愈容易感染,不過並沒有數據說同性戀或者異性戀者在這方面有分別,反而不同地區就有很大的分別。

生活方式

生活方式,特別是曾經有過的性伴侶(同性或異性)數目、轉換性伴侶的次數、和現在有幾多個性伴侶,都會幾何級增加感染HIV的風險,這些是已經被證明的事實。男同性戀者的生活方的確影響他們的HIV感染率。從道德的角度,可以說他們「濫交」,但是從社會學和心理學的角度,也可以說這只是主流社會排斥的必然後果。他們不能建立長期的忠實關係(monogamous relationship),就唯有不斷轉變伴侶。他們會說,讓他們建立正常關係,HIV感染率自然會下降。

群體中的盛行率(Prevalence)

性行為對像群體中HIV的「盛行率(或稱分布率)(prevalence – 已受感染的人口比率)」上升,感染的風險會幾何級增加。男同性戀社群中盛行率高,原因有很多。最初HIV可能只是「碰巧」在同性戀者身上出現,所以被引入了這群體,從愛滋病的出現到HIV病毒被發現有五年的時間,這段時間已經令到病毒生了根,成了他們的「風土病」。

更重要的,是因為同性戀者的人口比異性戀少得多,他們之間的關係也緊密得多(在任何社會,小數社群成員之間的關係都會特別緊密,因為更需要互相之間的支持,這在外國華人社群中就很清楚,華人愈少的城市,華人之間就愈多接觸),所以就算其他參數(生活方式、肛交和陰道性行為的風險)完全一樣,他們的整體HIV感染機會也會比異性戀者高。這等於普通感冒,在一條小農村中,整條村是一個單位,如果1% 的人有感冒,最後很容易影響到村中大部分人。在香港的一個屋邨,人口多很多,但是卻是分為無數沒有甚麼接觸的小單位,如果也是 1% 的人有感冒,因為相對的接觸少,受影響的人數反而沒有農村那麼多。

這樣就做成了一個惡性循環﹕同性社群的人口少,所以感染率比異性社群高,這引至高盛行率,而高盛行率又再引至更高的感染率。這未必是道德問題,是傳染病的基本原理。任何地區的少數民族都會面對同樣的情況,在美國,乙形肝炎就在亞裔社群中特別嚴重。

近年,在世界各地HIV的感染率都有再上升的趨勢,從流行病學的角度,這卻並不奇怪。原因是從九十年代開始,抗病毒藥物(anti-viral medications)大大延長了愛滋病人的生命,這就是說,社群中盛行率會不斷上升(因為病人不死),治療愈有效,盛行率升得愈快!如果其他參數不變,或者變得不夠,就會令感染機會上升。觀察到感染率上升,並不等於其他的預防方案無效,沒有這些預防方案,感染率只會上升得更快。盛行率對感染機會的影響是幾何級的,輕微的上升已經可以令感染機會提高很多。近來有人質疑為甚麼社會不斷宣傳安全性行為,但是HIV的感染率還在上升?上面的分析就可以解釋這現像。就算安全性行為的宣傳有效,也只能減慢感染率上升的趨勢。

(除了這個原因,安全性行為的宣傳是否有效,還牽涉到兩個重要的概念:Efficacy 和 Effectiveness 的分別,以後有機會再詳細介紹。)

總結

男同性戀者感染HIV的風險,比異性戀者高,這是個觀察到的事實,但是,這不等於男男性行為一定比男女性行為危險。

從已知的數據和流行病學原則,我們可以得到的科學結論是﹕

  1. 沒有證據證明肛交比陰道交更危險,但是也沒有證據證明沒有增加風險。
  2. 因為人口的原因,同性戀社群的感染率已經會比異性戀的高。
  3. 同性戀者的性伴侶數目也是增加他們風險的重要原因,降低性伴侶的數目可以幾何級的減少風險。
  4. 觀察到感染率上升,並不等於預防方案無效。

如果有人認為同性性行為是不道德,就算沒有任何風險也不能接受,這觀點我絕對尊重。但是作為這方面的專科醫生,希望這文章可以澄清一些錯誤的觀點,也希望各方能夠尊重科學。

(作者為美國預防醫學和公共衛生專科醫生)


  1. AIDS Clin Care. 1998 Feb;10(2):9-11, 16. Post-sexual exposure prophylaxis: a roundtable discussion. Katz M, Gerberding J, Boswell S.
  2. N Engl J Med. 2000 Mar 30;342(13):921-9. Viral load and heterosexual transmission of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type 1. Rakai Project Study Group. Quinn TC, Wawer MJ, Sewankambo N, Serwadda D, Li C, Wabwire-Mangen F, Meehan MO, Lutalo T, Gray RH.
  3. Lancet. 2001 Apr 14;357(9263):1149-53. Probability of HIV-1 transmission per coital act in monogamous, heterosexual, HIV-1-discordant couples in Rakai, Uganda. Gray RH, Wawer MJ, Brookmeyer R, Sewankambo NK, Serwadda D, Wabwire-Mangen F, Lutalo T, Li X, vanCott T, Quinn TC; Rakai Project Team.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09.3.27)

Donationcall

舊回應57則


探討 / 2009-05-10 23:48:42

對黃國棟醫生這篇文章有的不同意見 (三)


關於黃國棟醫生這篇文章的的第三個結論「從已知的數據和流行病學原則,我們可以得到的科學結論是,同性戀者的性伴侶數目也是增加他們風險的重要原因,降低性伴侶的數目可以幾何級的減少風險」,筆者對這結論基本上是認同的,不過當中提及的「也是」,卻並不是作者黃醫生在第二個結論所指的「因為同性戀者人口比異性戀少得多的因素」 (參筆者先前貼文“對黃國棟醫生這篇文章有的不同意見 ())而是「不安全性行為的因素」 (參筆者先前貼文“對黃國棟醫生這篇文章有的不同意見())

此外,筆者也看到黃醫生在文章裡生活方式副題下有這樣的分析:「男同性戀者的濫交生活方式的確影響他們的HIV感染率,但是從社會學和心理學的角度,也可以說這只是主流社會排斥的必然後果。他們不能建立長期的忠實關係,就唯有不斷轉變伴侶」,筆者對此分析亦有不同的看法,筆者會認為有否受主流社會排斥與有否濫交,兩者應該沒有必然「前是因,後是果」的關係,不然,女同性戀者濫交的情況,也應會跟男同性戀者差不多,但這是女同性戀者不會認同的;而且,若有長期忠實之性伴侶關係的男同性戀者是會被主流社會排斥的話,則沒有長期忠實關係之性伴侶關係的男同性戀者只會更被主流社會排斥,而不會反成為是男同性戀者轉為的出路。

探討 / 2009-05-10 23:45:57

對黃國棟醫生這篇文章有的不同意見 (二)


關於黃國棟醫生這篇文章的第二個結論「從已知的數據和流行病學原則,我們可以得到的科學結論是,因為人口的原因,同性戀社群的感染率已經會比異性戀的高,筆者也有不同的見解。筆者看到作者就這第二個結論,在文章裡的群體中的盛行率(Prevalence)副題下是有四段說明與分析,其中第二段說「更重要的,是因為同性戀者的人口比異性戀少得多,他們之間的關係也緊密得多(在任何社會,小數社群成員之間的關係都會特別緊密,因為更需要互相之間的支持,這在外國華人社群中就很清楚,華人愈少的城市,華人之間就愈多接觸),所以就算其他參數(生活方式、肛交和陰道性行為的風險)完全一樣,他們的整體HIV感染機會也會比異性戀者高。這等於普通感冒,在一條小農村中,整條村是一個單位,如果1% 的人有感冒,最後很容易影響到村中大部分人。在香港的一個屋邨,人口多很多,但是卻是分為無數沒有甚麼接觸的小單位,如果也是 1% 的人有感冒,因為相對的接觸少,受影響的人數反而沒有農村那麼多。」筆者有的不同見解是,


(1)   在社會裡小數社群之間的關係,並不一定是比較非小數社群之間的關係緊密,仍需看究竟是在談及哪種分類的小數社群,及該種分類之小數社群本身的實質人口有多少,和居住地的集中或分散情況;


(2)   儘管在某種分類下的小數社群是彼此之間確有緊密關係,在這社群的HIV傳播盛行率也不是必然地便會較其他社群高,還需看例如該社群有的不安全性行為情況、打針注射毒品等情況;


(3)   就香港而言,從HIV Surveillance Report - 2007 Update http://www.info.gov.hk/aids/archives/backissuestd/aids07.pdf33/79看,男同性戀社群及雙性戀社群受HIV感染的情況,比較於異性戀社群的情況,並不只是「感染率」(以該社群人口為分母計的「感染率」)為高的問題,而是高出很多的問題;也是說儘管兩社群的人口數目相距很大,但受HIV感染的「人數卻很接近,及愈來愈接近,且於2007年度前者受感染的「人數」更大幅超過後者。簡言之,這不只是「感染率」較高的問題,而且是「感染人數」較多的問題。


(4) 就美國而言,這個不只是「感染率」(prevalence)較高的問題,而且是「感染人數」較多的問題,也見於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Estimated numbers and rates (per 100,000 population) of new HIV infections in adults and adolescents, 200650 states and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 Table 3

探討 / 2009-05-10 23:42:19

對黃國棟醫生這篇文章有的不同意見 (一)


首先,筆者看了陳韋迪我服不服?〉一文,有很多共鳴,及筆者也很明白家長們的憂慮。筆者相信香港的官方性教育和通識教育並不會傳遞黃國棟醫生的「從已知的數據和流行病學原則,我們可以得到的科學結論是,沒有證據證明肛交比陰道交更危險,但是也沒有證據證明沒有增加風險」論說,因為筆者能預見這論說必會帶來醫學界及學術界裡很多醫生和學者們的公開反對 (下面的第(1)-(3)點或會是其中的反對意見,而至於Null Hypothesis在這課題的是否恰當地應用的問題(見下面第(4)-(5)),也將會是其中的討論),不過,筆者明白這論說作為網上的資料,且是出於一位美國預防醫學和公共衛生專科醫生的意見,其影響仍可憂的,特別是黃國棟醫生這篇文章不是在醫學期刊裡發表,所以難有peer-review的回應。


作為讀者,對於黃國棟醫生這篇文章的分析和結論,筆者不是能完全的同意。首先,對於文章的第一個結論「從已知的數據和流行病學原則,我們可以得到的科學結論是,沒有證據證明肛交比陰道交更危險,但是也沒有證據證明沒有增加風險」,筆者有以下的看法:


(1) 由於筆者從政府資助的愛滋病基金會網頁看到分析資料所有性行為均不是百分之百的機會傳染愛滋病病毒,然而肛交在性行為模式中是屬於較高風險的一種*,原因是肛交是抽插式的性行為,而肛門彈性較弱,在肛交的過程中容易因為磨擦而令到肛門、直腸或性器官出現破損,構成感染愛滋病病毒的條件 (*這資料的下一段有指明這資料只是就其中一方性伴是帶有HIV的情況而言,而不是就雙方都沒有帶HIV的情況說)而愛滋病病基金會的董事局委員是有兩位醫生,其中梁智鴻醫生是委員會主席,及梁醫生是美國外科醫學院院士,所以筆者認為肛門彈性較弱,在肛交的過程中容易因為磨擦而令到肛門、直腸或性器官出現破損這點應不是假設性的資料,而是一般外科醫學等教科書的知識,因為驗證與比較身體各部位的彈性應不會是生物學或外科醫學的難題,及一直以來,似乎尚未有醫生(包括吳敏倫醫生)反對過這點,又或是指這點不過是沒有證據的推論,及不可以用科學實驗來證明。傳染病專科醫生勞永樂也曾表示(2005/8/25 成報),肛交比陰道交感染性病、愛滋病的風險較高,「肛門唔係性交嘅器官,彈性同組織都同陰道唔一樣,出現創傷、黏膜爆裂嘅機會比較大啲。」(這資料是指明只是就其中一方性伴帶有HIV的情況而言,而不是就雙方都沒有帶HIV的情況說)


(2)  此外,肛門並不是性器官,不會自行分泌潤滑液來幫助性行為,這點也應是一般的生理知識,而某些同志網站且有這方面提醒,及一直以來,似乎尚未有醫生(包括吳敏倫醫生)反對過這點,又或是指這點不過是沒有證據的推論,及不可以用科學實驗來證明。


(3)   由於上面(1)(2)是事實,所以,倘若性伴的其中一方已帶有HIV,在沒有使用保險套作性行為的情況下,肛交(不論是同性肛交或異性肛交)會比於陰道交更容易感染HIV,因為前者會較容易造成有破損口。


(4)   關於黃醫生在文章指“時常有人說,因為肛門沒有分泌,所以性行為時受傷的機會增加,引至感染HIV的機會增加。這只是個假設,並沒有數據支持。上面烏干達的研究似乎並不支持這假設,因為如果損傷增加HIV感染風險,而在性行為中,女性損傷的機會比男性大,那麼,男傳女的機會應比女傳男高很多,但是上面的研究卻發現男傳女和女傳男的風險相似,筆者的看法是,若烏干達的研究並沒有把 ‘男女陰道交’ ‘男女肛交’ 的資料分別處理的話 (文章沒有提及有這分開的資料)(a) 這研究便會當然地不能作為‘男女陰道交’ ‘男女肛交’HIV感染風險比較,及(b) 這研究也會當然地不能作為 ‘陰道交’ (無論是同性或異性的)‘肛交’ HIV感染風險比較,及(c) 這研究也會當然地不可用來結論 肛門並不是性器官,不會自行分泌潤滑液來幫助性行為。事實上,要探究肛門並不是性器官,不會自行分泌潤滑液來幫助性行為這點是否正確,亦絕不會是生理學科等的實驗難題。


(5) 對於「從已知的(統計)數據,我們可結論,沒有證據證明肛交比陰道交更危險,但是也沒有證據證明沒有增加風險」這說話,尚需察驗的其實有三:(a) 那已知的統計數據是否確是可用來把肛交與陰道交作比較的相關數據;(b) 分析那些統計數據的原本報告,是否有就其數據作過這方面分析用途的詮釋或演譯(若其數據的搜集是可作這方面用途的分析,那份原本報告應也會有這方面的詮釋或演譯)(c) 說這句話的同時,是否應加上「但從已知的生理知識,及不難做到的生理學科實驗,我們卻可以知道肛交比陰道交危險」。

後記:(A) 關於上面第(1)點提及勞永樂醫生的講話,成報的報導是:「傳染病專科醫生勞永樂表示,肛交比陰道交感染性病、愛滋病的風險較高,肛門唔係性交嘅器官,彈性同組織都同陰道唔一樣,出現創傷、黏膜爆裂嘅機會比較大啲。但若兩名無性病、愛滋病,擁有健康身體的男子肛交,不會有感染情況,問題係你好難確定對方冇病(資料摘自張國棟之對鄒賢程回應黃國棟的文章的評議分析)。難以確定對方是否有受HIV感染是其中一個風險事實,但在同樣是有其中一方已受到HIV感染的情況下,肛交比陰道交風險較高,亦是事實,及兩者是分開地共存的風險事實,不是有「前為因,後為果」的關係。  (B)  關於上面第(5),由於黃國棟醫生一直尚未有就其在〈數字、詮釋、演繹──再回鄒賢程〉一文表示的「我說:沒有證據證明肛交比陰道交更危險。這是我用Medline 尋找這題目的科學文獻後的結論」進一步給讀者們提供這些報告科學文獻的Medline連結,所以該些報告科學文獻是否確有肛交與陰道交的分開數據,以至可作為肛交與陰道交比較的相關數據 (正如在上面第(4)點提及的有關烏干達研究之數據相關性問題),還有待黃醫生給予讀者們引證。

虞瑋倩 / 2009-04-06 22:40:31

張國棟感到費解﹖


首先﹐這位鄒賢程是曾經擔任明光社項目主任的﹐


http://www.truth-light.org.hk/main/weekly.jsp


明光社目前的同工名單已經沒有他名字﹐但他無疑是和明光社有淵源的。


其實﹐好似探討這個人的做法﹐是曾經在2005年爭論SODO出現過的﹐就是把類同﹑接近的問題不斷反覆地問﹑調下次序﹑改下問法﹐用來人家浪費時間 (當時我相信是同一個人不斷追問黃國堯牧師)﹐只要答得幾次﹐大家就知道他們志在帶人兜圈子。


張國棟對他們行徑感到費解﹖你幻想下好似我未離開基督教之前﹐人人已經當我不是信徒的日子﹐你就看到他們為何針對你們兩位。


不過我非常詫異就是﹐我那時候已經是全然成為自由派信徒﹐但我想不到基督教內給明光社陣營毒害到只要說話不符合所謂某種立場﹑方法﹐就已經給打成敵人一樣。


我相信他們看你和黃國棟不指責我﹑在我這個外人面前鬧基督教明光社這樣那樣﹑批評他們這個不對那個不對﹐你們認為他們會覺得你們是“自己人”﹖


放心﹐我早在幾年前為了維護天主教朋友已經給人話我背道棄教了﹐你們今天的遭遇是基督教右派變成這頭不受控的怪物結果。

張國棟 / 2009-04-06 22:07:59

何不光明正大?

若有不同意,何不光明正大地寫文章出來講?這群人手段越來越令人費解。寫文章,只懂躲在筆名後,寫了名字的,卻隱瞞機構身分(包括關浩然,鄒賢程),最後,文章也懶得寫了,只在回應欄發問大量看似相關但已轉換了話題的問題,務求大家鬥消磨時間,或豎立稻草人。

再一次,為甚麼一些聲稱自己在追求維護道德的人,手法卻如此不光采?(這不只是我問的,我聽過其他信徒有同樣疑問。)若真的尊重理性,就應同時有求知和討論對話的態度,而不是人海戰術地你一言我一語的製造假象來令讀者覺得他們的意見才是最合理的,並且要有開明態度更改自己先前的想法。

無偶有獨,昔日我與某性文化學會幹事通電郵談一些事,手法也是這樣的,正題他答不來,就一味反問大量不是原本話題裡的事。看來,是有些人訓練他們,或以身教「教」他們,用這些言詞遊戲的技倆的。

他們分不開理性討論與社運文宣是兩類很不同的寫作手法,把後者視作前者。


虞瑋倩 / 2009-04-06 19:24:01

探討根本在浪費黃國棟的時間


談討的提問是沒有焦點和中心﹐他問了這個﹐就往細碎的數據的準確性提出懷疑﹐自己就不做功課﹑不去自己上網﹑自己消化。


其實簡單來講﹐他和鞍山無名﹑方圓﹑鄒賢程都不滿這兩句話﹕「如果一百個人雜交,但是這一百個人開始時都沒有帶病毒,只要沒有外人加入,當中也沒有人從其他方面受到感染(注射毒品、輸血),這群人還是安全的。」、「男同性戀者HIV 感染率高是不爭的事實,不過這未必是因為肛交本身有甚麼特別危險。」


因為在基督教來講﹐HIV 就是同性戀者肛交引起﹐幾乎是等於教條。


於是﹐不論是鞍山無名﹑方圓﹑鄒賢程﹑探討﹐問的問題﹑所謂“討論”的方向﹐就是要推翻黃醫生那兩句說法 - 他們很不服氣黃國棟寫到HIV在男同性戀者傳播是一個偶發性的東西。


最糟糕是﹐尚沒有一個基督徒醫生敢違背自己專業知識和守則在公開地方亂講﹐因為這樣黃國棟醫生可以指出他專業錯誤﹐隨時可以上香港醫學會受到譴責甚至除牌的。


最好﹐黃國棟先生選擇不回應是明智的﹐因為探討是不斷在轉換問題﹑重複已經回答的問題﹑沒有重心地問來浪費人家時間。


這種手法表面有禮貌﹑虛心﹑仔細﹐其實沒有任何討論的方向﹑誠意﹐也不是志在了解﹐交流。


時代論壇就回文就常常出現好似探討這種人。

探討 / 2009-04-06 14:44:02

謝謝黃醫生回應讀者


    雖然黃醫生的回應扭曲了我的意思,甚至動機,但我相信黃醫生已是盡了能力地回應讀者就其文章(或其回應)而有的疑問。謝謝黃醫生以上的回應 (當然若黃醫生能提供他一直指可支持他結論的peer-reviewed articles及其網頁連結,則會較為理想)


    關於黃醫生提供的http://www.cdc.gov/nchs/data/ad/ad362.pdf,其P.1 result summary “About 6.5 percent of men 2544 years of age have had oral or anal sex with another man. …”,不知其他讀者有甚麼其他分析意見呢? 因為我對此確有點疑惑,原因是假如 (只是假如) 同性戀者是佔人口約十分之一,及假如 (只是假如) 當中有65%是男同性戀者,那麼男同性戀者便會是計為佔人口的約6.5%,但“About 6.5 percent of men 2544 years of age have had oral or anal sex with another man”的統計結果,若算是可有高代表性的話,那便會是說差不多所有男同性戀者都有有肛交行為,但這與同性戀團體(或支持同性戀的團體)所一直稱的卻有很大出入,究竟誰較準確呢?


    此外,對於http://www.cdc.gov/nchs/data/ad/ad362.pdf  P.1 40 percent of men and 35 percent of women have had anal sex with an opposite-sex partner.我對這數字且也另一疑惑,就是假如 (只是假如) 同性戀者是佔人口約十分之一,及異性戀者是佔人口約十分之九,並且異性戀中是約有35%是有肛交,則異性戀而有肛交的人數便會計為是約有 90% x 35% = 31.5%,這與該調查統計指男同性戀者而有肛交的人數約有6%,是有多約25.5%的人口,但為何HIV的感染率反而是男同性戀者比異性戀者為高呢?難道是異性肛交而肯使用安全套的人,總會比同性肛交而肯使用安全套肛交的人為多 (而且多很多)


(a)    若是的話,為何會是如此呢?(接收得到預防AIDS的公共宣傳和教育,不可能是異性戀者總比同性戀者多的;而且儘管男同性戀者不曉得從感染HIV病毒的風險想,也應會曉得從起碼衛生或其他有害細菌之感染方面想才是。)


(b)   若不是的話,則40 percent of men and 35 percent of women have had anal sex with an opposite-sex partner這統計數字的可代表性,應會很有問題。

Gordon Wong / 2009-04-06 12:10:55

Last reply to 探討

Apparently you are not really interested in a discussion. You are just trying to repeat your statement again and again.

The CDC statement merely reports descriptive statistics. It did not address the question on whether females "enjoy" anal sex or not. You don't believe their findings, go do your own study and publish it in a peer-reviewed journal.

As with the other websites, I already pointed out that these statements are just opinions without evidence to support. I based my conclusion on published (or lack of) peer-reviewed articles. Evidence does not necessarily means experiment, but must based on data.

If you want to repeat some unproven assertions, that's your right to do. But I don't have time to go in circle with you.

探討 / 2009-04-06 09:45:01

同性肛交、異性肛交、不使用安全套的肛交與陰道交風險比較(三)


(1)   謝黃醫生的資料,我確看漏了is based on in-person, face-to-face interviews with a national sample of 12,571 males and females in the household popul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謝謝指出。


      不過對於該抽樣統計是在多少區及哪些區作,及被抽樣者的婚姻情況、作肛交的異性對象是否配偶、是否情願或喜歡(或是勉強地迎合要求肛交的那男方/女方、男權、或甚至男客),及是否因聽說肛交是「好的享受」所以才想嘗試,但只是嘗試一次便沒作(甚至那次也不算是成功的肛交)、女女肛交(意即:以某些工具作幫助的女女肛交)的對比統計調查數字....等等因素,也是作分析時需要考慮的參考,不過這統計調查報告和問卷設計均未有這方面資訊,所以,我對對該統計調查結果(見於P.1): “…Among adults 25–44 years of age, 97 percent of men and 98 percent of women have had vaginal intercourse; 90 percent of men and 88 percent of women have had oral sex with an opposite-sex partner; and 40 percent of men and 35 percent of women have had anal sex with an opposite-sex partner. About 6.5 percent of men 25–44 years of age have had oral or anal sex with another man. ….”,仍暫時是很有保留,特別是考慮到我先前提及的在有好端端陰道器官的情況下,有多少女性會選擇男性用其肛門行事,是有需我們從女性的尊嚴與分泌,以及衛生和腹瀉等方面因素作質疑的…..”


     此外,關於 About 6.5 percent of men 25–44 years of age have had oral or anal sex with another man”這數字的代表性可有多少,我想也會有受到質疑的可能,因為假如 (只是假如) 同性戀者是佔人口約十分之一,及假如 (只是假如) 當中有65%是男同性戀者,那麼男同性戀者便會是計為佔人口的約6.5%,但About 6.5 percent of men 25–44 years of age have had oral or anal sex with another man”的統計結果若算是可有高代表性的話,那便會是說差不多所有男同性戀者都有作肛交,但這與同性戀團體(或支持同性戀的團體)所一直稱的卻有很大出入。


(2)   有關我前次寫「肛門與直腸總會有些不衛生之物,及可能會有很多有害的細菌,而男性的陰莖卻是有著開口(尿道開口)的肢體部分,從衛生的角度來看,沒使用安全套的肛交(無論是與同性或異性)風險,會否因而比沒使用安全套的陰道交風險為高呢?」,是在指假設雙方都未有感染HIV對於沒有使用安全套的陰莖(有著尿道開口)而言,其在肛門和直賜裡受到其他細菌(這裡不是指HIV病毒)感染的風險,起碼已較之於在陰道裡為大。


(3)     至於倘若其中一方有感染HIV,則其實不少意見跟黃醫生指的「沒有證據證明肛交比陰道交更危險,但是也沒有證據證明沒有增加風險」也有出入,例如在http://www.aids.org.hk/big5/08/forum/view.asp?rootid=6471&id=6471&page=99指的「所有性行為均不是百分之百的機會傳染愛滋病病毒,然而肛交在性行為模式中是屬於較高風險的一種,原因是肛交是抽插式的性行為,而肛門彈性較弱,在肛交的過程中容易因為磨擦而令到肛門、直腸或性器官出現破損,構成感染愛滋病病毒的條件。」,及http://www.hiv-vct.net/Article/changshi/200702/4278.html指的「不加保護(未使用安全套)的肛交行為(交合)已被認為是非常危險的行為。與HIV感染者發生肛交的過程中,任何性伴均可能被感染。可以在HIV感染者的血液、精液或陰道分泌物中發現HIV。通常情況下,接受HIV感染者的精子是非常危險的。因為直腸的上皮非常薄,並且在肛交的過程中,病毒可能通過上皮進入體內。一個人將陰莖插入到HIV感染性伴的肛門中,同樣處在危險之中。因為HIV可以通過尿道進入(陰莖頂端的開口)或通過小的傷口、潰瘍或炎症的部位進入。」所以才想進一步地了解黃醫生對這兩個分析的看法

Gordon Wong / 2009-04-05 22:29:46

To 探討

I am not sure why do you keep asking these questions. It appears that you only read what you want to read, or you don't have the basic to understand scientific literature.

This is what the report said about the methodology:

The 2002 NSFG was conducted by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s (CDC) 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 (NCHS) and is based on in-person, face-to-face interviews with a national sample of 12,571 males and females in the household popul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The measures of sexual behavior presented in this report were collected using Audio Computer-Assisted Self-Interviewing (ACASI), in which the respondent enters his or her own answers into a laptop computer without telling them to an interviewer.


If you pick up a text book on research methodology and interview design etc., you will find this to be now the standard method for doing interviews on sensitive questions:

After sampling and identifying the respondents, the interviewer asks some non-sensitive questions face to face. Then the interviewer gives the respondent a laptop and ask the respondent to enter answers into the laptop instead of telling the interviewer. This way the interviewer does not know what answers the respondent enter. Hence the respondent will not feel embarrassed when answering the questions. This is still a person-to-person interview. Only the interviewer does not know the respondent's answers to certain questions.

So your whole "concern" about bias suggests to me that you are very biased. Do you really think that the CDC is this stupid? Even though Bush tried hard to manipulate science for his political purpose, the CDC hasn't gone that low yet.

Regarding your question on HIV getting into the urethra during anal sex without condom,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nal and vaginal sex? HIV can be found both in the vagina and the anus, so it can get into the urethra with both unprotected anal and vaginal sex. The key is barrier protection, not whether that's anal or vaginal.

探討 / 2009-04-05 21:32:05

同性肛交、異性肛交、不使用安全套的肛交與陰道交風險比較(二)


謝謝黃醫生提供http://www.cdc.gov/nchs/data/ad/ad362.pdf資料。可否再分析一你對以下的意見:


1.     看到該統計調查用的方法(見於P.1)寫是: “……The measures of sexual behavior presented in this report were collected using Audio Computer-Assisted Self-Interviewing (ACASI), in which the respondent enters his or her own answers into a laptop computer without telling them to an interviewer”。想了解一下這方法是否不可算是隨機抽樣調查對象統計調查?這是否只是任何人知道有這網上調查都可以上網參與,並通知其他「同道人」也參與?及這是否甚至可以是同一人用不同email accounts參與也基本上是追查不到的那種網上統計調查方法?若是的話,調查結果的中肯性及可參考性是否會不高,特別是在一些可帶有政治敏感性的課題?


2.     由於我對這統計調查的對象抽樣方法未了解,所以對該統計調查結果(見於P.1): “…Among adults 25–44 years of age, 97 percent of men and 98 percent of women have had vaginal intercourse; 90 percent of men and 88 percent of women have had oral sex with an opposite-sex partner; and 40 percent of men and 35 percent of women have had anal sex with an opposite-sex partner. About 6.5 percent of men 25–44 years of age have had oral or anal sex with another man. ….”,也暫時會很有保留,特別是考慮到我先前提及的 在有好端端陰道器官的情況下,有多少女性會選擇男性用其肛門行事,是有需我們從女性的尊嚴與分泌,以及衛生和腹瀉等方面因素作質疑的…..”。此外,我建議且作一個有關於女女肛交(意即:以某些工具作幫助的女女肛交)的統計調查,來間接幫助分析有關女性是否(或大概有多少百分比)喜愛主動要求或自願接受肛交,還是可能是被男方或男權的勉強下才不情願地作。當然,,若在男女肛交的統計調查上,且問及作女方的是否主動要求或自願接受肛交,會有更多參考性。你會否同意這兩個也是值得作和需要作的contrast test questionnaire question


3.     你對於下面的資料有甚麼意見?這會否在說出 沒使用安全套的肛交(無論是與同性或異性)確比沒使用安全套的陰道交感染HIV的風險為高








[1]   http://www.aids.org.hk/big5/08/forum/view.asp?rootid=6471&id=6471&page=99


[節錄]: 所有性行為均不是百分之百的機會傳染愛滋病病毒,然而肛交在性行為模式中是屬於較高風險的一種,原因是肛交是抽插式的性行為,而肛門彈性較弱,在肛交的過程中容易因為磨擦而令到肛門、直腸或性器官出現破損,構成感染愛滋病病毒的條件。


[2]   http://www.hiv-vct.net/Article/changshi/200702/4278.html


[節錄]: 不加保護(未使用安全套)的肛交行為(交合)已被認為是非常危險的行為。與HIV感染者發生肛交的過程中,任何性伴均可能被感染。可以在HIV感染者的血 液、精液或陰道分泌物中發現HIV。通常情況下,接受HIV感染者的精子是非常危險的。因為直腸的上皮非常薄,並且在肛交的過程中,病毒可能通過上皮進入 體內。一個人將陰莖插入到HIV感染性伴的肛門中,同樣處在危險之中。因為HIV可以通過尿道進入(陰莖頂端的開口)或通過小的傷口、潰瘍或炎症的部位進入。

Gordon Wong / 2009-04-05 13:47:10

To 探討: On Anal Sex

I can't type Chinese now, so need to respond in
English.

I don't know what are you trying to say in your #1 and #3. I was talking about only one issue: the relative risk of anal vs. vaginal sex in transmitting HIV. Don't try to muddy up the water.

Saving that the relative risk of anal sex (compared to vaginal sex) in transmitting HIV is within 95% C.I. of 1 (i.e. no significant increase in risk), is totally different from what you are trying to say.

If anyone wants to argue that anal sex is disgusting, that's perfectly OK. Just don't mis-use science.

As with your #2, on prevalence of anal sex among female, check out these statistics:

http://sexuality.about.com/od/sexinformation/a/anal_sex_stats.htm

Pay special attention to reference #7. This is a large survey done by the U.S. government:

The most recent U.S. data from a national representative sample comes from the 2002 National Survey of Family Growth (NSFG), which was conducted on over 12,000 men and women aged 15 to 44. Results show that 34 percent of men and 30 percent of women reported engaging in anal sex at least once.

(Don't say that I encourage of endorse anal sex. I am just reporting these scientific findings)

探討 / 2009-04-05 07:19:29

同性肛交、異性肛交、不使用安全套的肛交與陰道交風險比較


(以下探討內容純是以衛生、心理關口及選擇的角度作出,希望不會令看者不舒)


1.     人通常都是不喜歡接觸排泄物的,且特別是冀便,及若是不得不接觸冀便的話,都會選擇以隔一下紙章、膠袋或膠手套等才接觸。人也通常會因衛生原因而抗拒不使用他物包蓋著手指地,以手指接觸另一人的肛門和直腸 (而且不是輕觸,及不只是一下的接觸),但為何有不少作肛交的人士,不會同樣地因起碼衛生的原因而抗拒不使用安全套呢? (就算是相信或假設自己及對方都沒有感染HIV,通常也應起碼有衛生考慮上的心理關口才是,但為何選擇不使用安全套作肛交的人士,好像一直沒有這起碼衛生的心理關口般呢?而且肛交所關繫到的並不是手指,而是有著開口(尿道開口)的肢體部分。) 以及其實我們可否嘗試一下用另一宣傳策略,就是用起碼衛生的角度來勸導肛交者使用安全套呢?


2.     對於說男女也有肛交行為,這是否普遍的情況,還是只是很少有的情況,雖然並沒有過可靠的調查數據,但很多人都會懷疑這行為的普遍性,因為在有好端端陰道器官的情況下,有多少女性會選擇男性用其肛門行事,是值得從女性的尊嚴與分泌,以及衛生和腹瀉等方面因素質疑的。若說這是一般女性喜歡的選擇,相信會是十分可質疑(而且,若這樣說的話,也會在間接地說成這亦是女同性戀者喜歡的選擇)。此外,在妻子有好端端陰道器官的情況下,又有多少男性會真的無介意衛生地喜愛向肛門行事,及甚至不使用安全套呢?至於在妻子沒有好端端陰道器官的情況下,又有多少夫婦會是兩人都願意去作肛交,而非去作體外射精呢?這些問題可能都有需從女性的尊嚴與分泌,以及衛生和腹瀉等方面因素細心思考。


3.  肛門與直腸總會有些不衛生之物,及可能會有很多有害的細菌,而男性的陰莖卻是有著開口(尿道開口)的肢體部分,從衛生的角度來看,沒使用安全套的肛交(無論是與同性或異性)風險,會否因而比沒使用安全套的陰道交風險為高呢?

Gordon Wong / 2009-04-05 00:25:20

再答探討

1。 用 Medline 就如用 google 一樣,打 keywords 就是了,我不知你英文醫學的用詞認識多少,很難在網上教你怎樣用。

2。你要搞清楚那些「意見」的來源是那裏。很多這些所謂「專家意見」,只是以訛傳訛的一代傳一代傳下去。要問的,是這些意見有沒有證據去支持?

我不是說專家意見不重要,而是說﹕當有數據令到我們需要修改意見的時候,就需要修改意見。如果有新的研究說肛交的風險的確比陰道交高,我會是第一個改變的人。

所以,當你讀那些「意見」的時候,需要看看參考資料的來源。

3。關於衛生處的數據,那是說和某一些人發生關係的 relative risk,不是和已知有 HIV 的人發生性行為的風險。當和已知有HIV 的人進行性別行為,prevalence 已經不再重要,但是衛生處的數據卻考慮了社群中的prevalence。

有機會我會再寫文章詳細介紹 prevalence 和 incident,relative risk 等之間的關係。

探討 / 2009-04-04 18:05:56

肛交的危險性 (二)


謝謝黃醫生介紹 www.pubmed.gov 網頁。希望知道多一點如下資料:


(1)          www.pubmed.gov是否確可找到有關於「沒有證據證明肛交比陰道交更危險,但是也沒有證據證明沒有增加風險」這個發表的peer-reviewed學術報告或文章?及是否且另有相應的學術回應反對報告或文章?以及可否就該兩者都提供一些網頁連結呢?


(2)          沒有證據證明肛交比陰道交更危險,但是也沒有證據證明沒有增加風險」這個論說其實是否醫學界裡的共識,還是只是某部分醫生的看法,及這部分醫生是否只是少數呢?因為事實上,在Google (黃醫生先在前談及SIVHIV時,也鼓勵我們可初步地在Google認識有關於SIVHIV方面的資料)確實有不少資料是提及到肛交比陰道交受HIV感染的風險大的 (同是沒有使用安全套,以及其中一方是已有受到HIV感染,來作相同比較),當中包括有醫生們的意見,例如是:






http://www.info.gov.hk/aids/prd/3rd/w01d.pdf


[節錄]: 就全球來說,性接觸仍是愛滋病病毒的主要傳播途徑,感染的風險或機會要視乎那類性行為而定;其中以接受肛交的一方感染機會較高(0.1%-0.3%),而陰道性交中的男性一方比較低(0.03%0-0.09%)


 






http://www.aids.org.hk/big5/08/forum/view.asp?rootid=6471&id=6471&page=99


[節錄]: 所有性行為均不是百分之百的機會傳染愛滋病病毒,然而肛交在性行為模式中是屬於較高風險的一種,原因是肛交是抽插式的性行為,而肛門彈性較弱,在肛交的過程中容易因為磨擦而令到肛門、直腸或性器官出現破損,構成感染愛滋病病毒的條件。


 






http://www.hiv-vct.net/Article/changshi/200702/4278.html


[節錄]: 不加保護(未使用安全套)的肛交行為(交合)已被認為是非常危險的行為。與HIV感染者發生肛交的過程中,任何性伴均可能被感染。可以在HIV感染者的血 液、精液或陰道分泌物中發現HIV。通常情況下,接受HIV感染者的精子是非常危險的。因為直腸的上皮非常薄,並且在肛交的過程中,病毒可能通過上皮進入 體內。一個人將陰莖插入到HIV感染性伴的肛門中,同樣處在危險之中。因為HIV可以通過尿道進入(陰莖頂端的開口)或通過小的傷口、潰瘍或炎症的部位進 入。


 

維記 / 2009-04-04 14:48:23

探討君資料來源,原來是......

只要把他那一段引文google一下,就會發現原來這段文字出自一個叫身心健益學社的組織,往其網頁(http://www.sodocg.org.hk/)一看,不但完全沒有任何的學術背景,再細看之下,可以發現原來又是擬似明光社陣營的分身組織而已。學術上的可信性有幾高,可以作為探討之用?No Way!

Gordon Wong / 2009-04-04 02:42:43

回陳君(2)

如果說「沒有證據說肛交比陰道交危險」,那我是同意的。

陳君 / 2009-04-04 01:54:02

一個錯字


若黃醫生有空,請賜教。


不是”有會”,謝!

Gordon Wong / 2009-04-04 01:52:49

回陳君子﹕男男性行為 vs 肛交

我用「男男性行為 vs 男女性行為」,是因為烏干達那研究是觀察男女之間的關係,其中已經可能包括了男女肛交。

如果這些研究的男女有很多肛交,而肛交的風險的確比陰道交高,那麼,是會對研究的結論有影響的。

Gordon Wong / 2009-04-04 01:45:58

答探討﹕ 網上資料

在網上,你可以找到資料說地球是平的、南京大屠殺沒有發生過、人類沒有登陸月球。。。

你要看的是資料的來源。


我所引的資料,都是 peer-review 學刊的報告,特別是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和 Lancet 兩本,是目前醫學界公認最權威的學刊。

要做醫學研究,起馬要用 Medline 來引證資料的準確性,才算合格。關於肛交的風險,你自己去 Medline 找找吧。

(要多謝美國納稅人,現在 Medline 是免費給任何人用的了 www.pubmed.g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