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研究、數字與詮釋(二)──讓數字自己說話

作者電郵:alexchow@vip.163.com

在高舉自由、人權、個人有自己一套生活方式的多元主義社會,在不影響別人、社會公共利益的原則下,同時在法律、道德、宗教、文化的規範下,可以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當然,要平衡多方面的原則殊不容易,不同取向各自有自己的支持著,大家在公共空間爭取自己的支持者,希望自己所相信的立場能夠被廣泛認同,這是值得推崇的。問題是如何在各自表述的過程裡,應該互相尊重,減少不必要的爭執,甚至人身攻擊,亂扣帽子,避免成為變相的規範式多元主義──這是我們這一代的人需要學習,也是尋求真理過程的重要條件。

筆者在〈研究、數字與詮釋──回應黃國棟醫生《同性戀與感染HIV的風險:流行病學分析》〉一文指出:「黃醫生認為『如果一百個人雜交,但是這一百個人開始時都沒有帶病毒,只要沒有外人加入,當中也沒有人從其他方面受到感染(注射毒品、輸血),這群人還是安全的。』、『男同性戀者HIV 感染率高是不爭的事實,不過這未必是因為肛交本身有甚麼特別危險。』」重點「在這群人還是安全的」和「未必是因為肛交本身有甚麼特別危險」,所以筆者提出:「病毒的基因突變和肛交的發生場所是一個充滿細菌而沒有免疫能力的直腸。肛交引起肛裂和直腸受傷的機率比男女陰道性交受傷的機率較高」的論點,筆者並未試圖讓人誤解以為「基因突變會便成HIV」(筆者也沒有這方面的知識)。前文旨在提醒普羅大眾要分辨那些是科學數據、那些是個人的詮釋。

筆者不認同同性戀行為,但尊重個人選擇,也不會歧視他們,身邊也有不同性傾向的朋友;也體會到當中經歷的掙扎。筆者反對的是同志運動帶來對社會的影響;特別是使用一些經過粉飾的資料來宣導同性戀思想,使不明就裡的年青人受到「教育」,吹捧成為時尚,最後身、心、靈造成莫大的傷害。何不讓數字自己說話?讓青年人有正確全面的理解?

男同性戀的濫交問題嚴重,在一九七八年的一個調查中顯示,有75%的男同性戀者聲稱一生中和超過一百名不同的男性發生性行為……

男同性戀伴侶專一程度:在一九八四年中的調查顯示,在有固定性關係的「基本伴侶」中,在第一年有66%曾在關係以外發生性關係……

在二○○○年愛滋病會議發表的研究顯示36%同性戀HIV帶菌者沒有使用安全措施進行性行為,沒有告訴性伴侶他們是帶菌者……

有肛交的男同性戀者對下列病症有不尋常的病發律:肛門癌、沙眼衣原體、單純疱疹病毒、人類免疫缺陷病毒、人類乳頭狀瘤病毒、淋病、病毒性乙型及丙型肝炎、梅毒……

男同性戀者患上抑鬱症、躁鬱症、自殺傾向、酗酒、濫藥等問題比異性戀者嚴重……

男同性戀、雙性戀者相對異性戀者平均損失二十年的壽命……

(上述資料來源:《平權?霸權?》頁61-94:〈同性戀者的健康危機〉,葛琳卡博士著。〔天地圖書,香港,二○○五年。〕基於篇幅關係不能詳細列出內容及出處,請關心此議題讀者自行參閱。)

筆者羅列上述資料,並非有任何意圖抹黑同性戀者,如何詮釋這些資料見仁見智,有些人詮釋為同性戀被排斥的必然後果、有詮釋為放縱情慾的結果……最重要是讓大家有全面的圖畫,特別是年青一代,免得因為貪得意而承擔了不能挽回得後果。

筆者並未刻意隱暪曾在明光社工作的背景,也為這六個月的學習而感恩,甚至以此為榮。黃醫生與虞姐對在下的背景甚有興趣,是「恐明光症」作祟,還是在製造標籤效應,因人廢言?我幼年在幸福幼兒園畢業、小學在東華三院李賜豪小學……筆者只有中六程度的自然科學知識。寫過兩本生活智慧的書,看過一些心理輔導的書、在國內考了一個心理諮詢師的執照、現在在香港神學院就讀。如果想更深認識本人,請給我 一個電郵吧。 

最後,以猶太書20-21節互勉。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09.4.7)

Donationcall

舊回應19則


採討 / 2009-04-17 14:46:28

對黃國棟該篇文章有的不同意見


作為讀者,對同性戀與感染HIV的風險:流行病學分析〉一文的分析和結論,筆者不是能完全同意,而對於最近有兩位讀者另外撰文回應該文,他們的回應,筆者亦不是能完全同意,而由於當中確有問題的某些論點,已有作者黃國楝,及論者張國楝等在意見欄及文章重覆回應過,所以在此不再多說,及在此只另外表達一下對〈同性戀與感染HIV的風險:流行病學分析〉一文(下簡稱「文章」)有的不同意見。


首先,對於文章的第一個結論「從已知的數據和流行病學原則,我們可以得到的科學結論是,沒有證據證明肛交比陰道交更危險,但是也沒有證據證明沒有增加風險」,筆者有以下的看法 (我的看法當然未必對,因為沒有人的看法必定是完全對的,就算同樣是科學家又或醫生,兩個科學家又或醫生對同一論點都可會有不同及甚至相反的意見,但都是理性的探討)


(1)   由於筆者從政府資助的愛滋病基金會網頁看到分析資料所有性行為均不是百分之百的機會傳染愛滋病病毒,然而肛交在性行為模式中是屬於較高風險的一種*,原因是肛交是抽插式的性行為,而肛門彈性較弱,在肛交的過程中容易因為磨擦而令到肛門、直腸或性器官出現破損,構成感染愛滋病病毒的條件” ( *這資料的下一段有指明這資料只是就其中一方性伴是帶有HIV的情況而言,而不是就雙方都沒有帶HIV的情況)而愛滋病病基金會的董事局委員是有兩位醫生,其中梁智鴻醫生是委員會主席,及梁醫生是美國外科醫學院院士,所以筆者認為肛門彈性較弱,在肛交的過程中容易因為磨擦而令到肛門、直腸或性器官出現破損這點應是可信的,及甚至只是一般外科醫學教科書的知識,因為驗證與比較身體各部位的彈性應不會是生物學或外科醫學的難題,及一直以來,似乎尚未有醫生(包括吳敏倫醫生)反對過這點,又或是指這點不過是沒有證據的推論,及不可以用科學實驗來證明。


(2)   此外,肛門並不是性器官,不會自行分泌潤滑液來幫助性行為,這點也應是一般的生理知識,而某些同志網站且有這方面提醒,及一直以來,似乎尚未有醫生(包括吳敏倫醫生)反對過這點,又或是指這點不過是沒有證據的推論,及不可以用科學實驗來證明。


(3)   由於上面(1)(2)是事實,所以,倘若性伴的其中一方已帶有HIV,在沒有使用保險套作性行為的情況下,肛交(不論是同性肛交或異性肛交)會比於陰道交更容易感染HIV,因為前者會較容易造成有破損口。


(4)   關於黃醫生在文章指“時常有人說,因為肛門沒有分泌,所以性行為時受傷的機會 增加,引至感染HIV的機會增加。這只是個假設,並沒有數據支持。上面烏干達的研究似乎並不支持這假設,因為如果損傷增加HIV感染風險,而在性行為中,女性損傷的機會比男性大,那麼,男傳女的機會應比女傳男高很多,但是上面的研究卻發現男傳女和女傳男的風險相似,筆者的看法是,若烏干達的研究並沒有把 男女陰道交 男女肛交 的資料分別處理的話 (文章沒有提及有這分開的資料,(a) 這研究便會當然地不能作為 男女陰道交 男女肛交HIV感染風險比較,及(b) 這研究也會當然地不能作為 陰道交 (無論是同性或異性的)‘肛交 HIV感染風險比較,及(c) 這研究也會當然地不可用來結論 肛門並不是性器官,不會自行分泌潤滑液來幫助性行為。事實上,要探究肛門並不是性器官,不會自行分泌潤滑液來幫助性行為這點是否正確,絕不會是生理學科的實驗難題。


(5)   對於「從已知的(統計)數據,我們可結論,沒有證據證明肛交比陰道交更危險,但是也沒有證據證明沒有增加風險」這說話,尚需察驗的其實有三:(a) 那已知的統計數據是否確是可用來把肛交與陰道交作比較的相關數據;(b) 分析那些統計數據的原本報告,是否有就其數據作過這方面分析用途的詮釋 (若其數據的搜集是可作這方面用途的分析,那份原本報告應也會有這方面的詮釋;(c) 說這句話的同時,是否可加上「但從已知的生理知識,及不難做到的生理學科實驗,我們卻可以知道肛交比陰道交危險」。

維記 / 2009-04-17 13:59:52

不再需要讓數字自己說話,讓良心說話好了。


這是作者鄒賢程在新的文章中說的: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52676&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

虞瑋倩 / 2009-04-13 04:48:55

鄒賢程除非能放下意識形態之爭的思維


否則﹐在意識形態為上產生的 foundational bias驅使﹐他唯一的議程就是維護自己已經奉為真理的意識形態﹐按照自己意識形態不加思考﹑分辨就對意見有了定意取向 -- 這種思維隨後必定引入大量謬誤思維﹑謬誤邏輯和低劣討論手法﹐因為維護自己已經奉為真理的意識形態的思維﹐會令他令自己理性思維停頓﹐思想不按照理性而行﹐而是為服務意識形態﹐結果就會什麼謬誤都會講得出。


 

張國棟 / 2009-04-13 00:30:11

回應文章


我的回應文章已出,這裡鄒君若看得明白,會發現好些觀點適用於他的文章,知難而退。

張國棟 / 2009-04-12 02:58:36

愚妄人默不作聲,也算是智慧

箴17:27 有知識的約束自己的言語;聰明人心平氣和。
箴17:28 愚妄人默不作聲,也算是智慧;閉口不言,也算是聰明。

陳君 / 2009-04-12 01:15:15

鞍山無名,去上通識堂吧


第1:買書賣書與此文章與回應也無關,你拉扯張君的書在此只是你的故技重施:扯開話題,直接點就是九唔搭八!


第2:我也姑且當你想知道張君的書那裏有得買,但就算是也只是你倆的私人事,你就是這樣公私不分!


第3:我再也姑且當你想知道張君的書那裏有得買,不過一個負責任的人就是要自己解決問題,不是只懂張開口問要別人照顧你!煩悶!


我也說了多次,去上通識堂吧,開開自己的眼界,對你自己,對世界都有裨益!

虞瑋倩 / 2009-04-11 11:18:59

RE: 鞍山無名 {會員編號: 18404}


就是這樣了。


基督徒輸了辯論﹑自己理屈﹐最後總要假扮為謙虛﹑有禮﹐但偏偏不忘挑釁揶喻對方﹐在嘴頭討便宜。


把人家一本認真寫作的書稱為“論論盡盡”﹐除了用來發泄/抒發你自己面對張國棟而感到自己的無知﹑無理產生的自卑外﹐更加顯示你沒有能力進行誠實﹑理性﹑公平的討論﹐還再次印證你是基督教右派人版一個。

鞍山無名 / 2009-04-11 08:36:17

多謝張國楝的論盡

請問邊度有得睇/買你的論論盡盡呢?

虞瑋倩 / 2009-04-10 16:22:02

這條片非常貼切地形容了鞍山無名﹑鄒賢程﹑方圓的態度


遇到人使用科學理論和數據導出對他們信念不利的東西﹐他們問﹕你怎知道﹖或者問“你怎知道不是XXX﹐YYY﹐ZZZZ...﹖.直至無限可能﹐表面係“探討”問題﹐其實﹕


(1) 他們因為立場問題﹐所以一開始就表示反對


(2) 他們不會理會自己的想法﹑概念根本就是 unqualified﹐也懶得真的去研究對方的科學﹑數據﹐去了解背後理論是什麼


(3) 總之他們的信念就令他們自動有資格反對﹑質疑 -- 他們有表達的自由﹐確不等於他們的觀點是應該得到認同


(4) 他們自己不明白的﹐他們假設其他人不會明白。也假設如果他們作為信徒是拒絕的﹐其他“信徒”都不應該接納


(5) 在缺乏對有關科學理解下﹐鞍山無名﹑鄒賢程﹑方圓走去質疑黃國棟的文章﹐最後暴露了他們的無知


(6) 只要他們肯先去明白﹐而不要求自己接納或者先入為主的拒絕﹐最少他們的論述會比較有道理。但當他們的議程一早就是要拒絕﹑要反對﹐要保護自己的信念﹐要自己“對”﹐當然結果就是無法客觀的去評估有關論據﹐結果個人的偏見令他們寧可接納明光社陣營的垃圾﹐拒絕專家的知識/事實﹐結果腦袋充塞垃圾﹑無知﹑偽科學


留意到4分鐘那部份﹕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9XntsSEro&feature=channel


 


你們喜歡不接受科學的事實﹑不喜歡接納那些和你們信仰相左的證據/事實﹐而選擇逃避﹐那是你們自己的選擇﹐你們根本沒有權利逼其他人接納﹐甚至通過教會在社會不同層面的影響力 (教會信徒﹑學校) 去推動你們的議程 - 信仰自由不代表你們有權把你們價值加諸人身上﹐甚至要扭曲科學去達到這個目的。


 

陳君 / 2009-04-08 16:53:43

一些數字


在英國83745人患有尖銳濕疣 (椰菜花)genital warts));每5個患有皰疹性病的人,4個沒有明顯的表徵。去年英國患上皰疹性病的數字上升9%;其中16-19歲女孩的升幅更達16%!


 


衣原體是英國性傳染病中常見的疾病,這個病同樣沒有表徵,並且可導致不育。2006年英國國家設立的衣原體檢驗計畫,每10個參與計畫的年青人中,有1人呈陽性反應。


 


眾所周知,愛滋病亦是性傳染病的一種,在英國去年有新增個案8000宗,而男女性交已成為愛滋病最流行的傳播原因。至今英國死于愛滋病的人士估計已近1.8萬人。



上述資料引自倫敦時報以下文章http://www.timesonline.co.uk/tol/life_and_style/health/article4178600.ece


性病、愛滋病是一個嚴重的問題,性病、愛滋病是任何進行性交的人、以任何方式進行性行為(甚至口交)的人都要關注的問題!只在同志社群突顯性病、愛滋病,不單不合理,而且只會令到這問題更更更更嚴重!


 

張國棟 / 2009-04-08 01:01:24

寫漏了一句

寫漏了一句。或有人反問,為何我不主動聯絡對方?嘿,請看拙著《論盡明光社》。我敢說,這些年來,我是那些對他們有意見的人中,最努力主動聯絡的一個。但那些(尚未公開的)遭遇,卻耐人尋味。

張國棟 / 2009-04-08 00:29:31

請不要扮溝通

這一點,我恐怕大部份信徒都不知道,明光社的人(包括其好友)很愛說自己歡迎意見,只是別人不來找他。但想深一層,為何他們卻不主動找別人?待拙著出版後,各位可看看蔡志森怎樣扮溝通。我現在就寫下我的電郵,kcheung@indiana.edu ,有心有誠意的就來找我!(其實絕大部份人要找這電郵,或其他聯絡方法,在網上找一會便會找到。)

我在《時代論壇》寫文章有十多年了,那時明光社的寫手還未寫東西。我的經驗是,基督教圈子的人愛私下溝通,某前輩被我文章批評了少許,便相約出來吃飯。作為十分關注公開論點的人,我其實覺得沒有需要,但當然亦不用拒絕。又有人在私下電郵討論裡,顯得十分友善。我知道那才叫做有興趣溝通,是很多人對待主內弟兄姊妹和透過文字與朋友相交之途。

把自己懶於溝通,不屑溝通,推卻為別人不來找自己,這個扭曲的思想,恐怕已成為某些人的下意識思考,無他,他們的領導人經常這樣說,跟隨者便不假思索地有樣學樣。

既然方圓君那麼有興趣寫文批評我,那麼我順道寫一篇文章來回應方圓君和鄒君。我的目的是面向教會信眾來講道理,我沒興趣跟某一兩個人爭吵,尤其我不覺得他們有甚麼道理(對不起,是的,學術界的人--尤其哲學的--在討論裡的確沒興趣跟一些思考不通但愛發表偉論的人談太多),而某人更無勇氣表明身份。近日少在《時代論壇》寫文章,特別是一些有關明光社意識形態的文章,只是因為我太忙碌,並且這報章並沒有顯出足夠的誠意和公正來 handle 這類批評意見。我只可另闢蹊徑,好些觀點會陸續在拙著《論盡明光社》和這博客裡表達出來(http://www.brilliantforum.org/)。有些人以為某方很有道理,其實只是他們佔據了某些輿論平台,年年月月地薰陶讀者,以致隨便找個廖化出來都以為講了甚麼真知灼見,以為刀仔真的可以鋸大樹。

陳君 / 2009-04-08 00:23:36

這些數字可以反映的是受訪的男同性戀濫交問題引起你的關注


但是這並不能推翻黃醫生所說”男男性行為不會比男女性行為高風險”,你究竟有否看清楚人家的論點?黃醫生提出的是:”男男性行為(肛交)...到現在還未有這方面正式的研究和數據。”


如果你想試圖推翻”男男性行為不會比男女性行為高風險”,你起碼要拿出男女性行為濫交數字比男男性行為低才可以有討論的基礎。


但是,說到底這其實是證明了也沒有多大風險意義,因為不論男男性行為或男女性行為風險如何,一個人要關注的是其性伴侶是否安全的性伴侶!


再說,高度標榜男男同志行為有性風險,年青人不會受性病的威脅?年青人、成年人患上性病,是因為他們不了解他們進行的性行為有風險?年青人是因為不知道還是不顧後果?

Gordon Wong / 2009-04-08 00:16:47

關啟文說...

關啟文說,同性戀者的收入比異性戀者高,所以不用保護他們。

現在經濟極度困難,為了生活,我們就應鼓勵同性戀?(或者起馬說同性戀會增加收入?)

我勸你先去讀一科基本統計學吧。

維記 / 2009-04-07 23:50:32

己所不欲,勿施與人......


明光社、維家、性文化學會、蘇余等大牧......對於恐同宗教右派等標籤性用語,一直都深深抗拒,而作為明光社前職員,卻亮無敏感度主動以恐明光症這等只會破壞對話的標籤,用在反對者身上,那麼只會製成惡性循環,而下次再有人以恐同宗教右派來指謂閣下及有關人等時,還需要抗拒嗎?


動刀劍者必死在刀劍下。互勉。

虞瑋倩 / 2009-04-07 22:59:15

鄒賢程歪曲事實


鄒賢程聲稱﹐他是想指出黃國棟醫生《同性戀與感染HIV的風險:流行病學分析》一文裡面﹐對於數據有所謂“見仁見智”的詮釋。


可是﹐有細心閱讀黃國棟文章的就可以看到最後他寫﹕從已知的數據流行病學原則,我們可以得到的科學結論。


我雖然不是科學家﹐但我的專業也需要我從已經知道的資料﹑審計原則得到科學性的判斷﹐這過程根本沒有空間容許人作“見仁見智”的詮釋。


黃醫生指的已知的數據和流行病學原則﹐是任何一個美國預防醫學和公共衛生專科醫生都用的方法﹐正如如果兩個人同樣經過原子物理學科學訓練﹑用同樣的數據和理論解釋觀察到同一現象是不會有不同結論一樣﹐黃國棟醫生的結論也是。


鄒賢程把黃國棟的方法扭曲為“見仁見智”﹐是歪曲事實﹐不但強姦科學﹐也強姦理性討論。

虞瑋倩 / 2009-04-07 22:32:04

如何詮釋這些資料見仁見智﹖


如何詮釋這些資料見仁見智,有些人詮釋為同性戀被排斥的必然後果、有詮釋為放縱情慾的結果……最重要是讓大家有全面的圖畫。。。


閣下中六科學程度﹐也未至於要這樣扭曲科學罷﹖


在文學﹑讀詩歌﹐如何詮釋可以見仁見智﹐可是科學只可以根據邏輯和已知道的定理去理解數據﹐提出假說去解釋必須要那個假說可以驗證/否證。


然而﹐言猶在耳﹐你一方面就說詮釋可以見仁見智﹐一方面就否決詮釋話讓數字說話﹐請問你想點﹖


好了﹐你說話的前提係葛琳卡博士著作的資料是全面的﹐但一看﹐所有資料都最少成20年﹐難道中間沒有更新﹑中間沒有其他研究﹖你這樣可以說你的資料叫全面的圖畫﹖


醫學方面我不是專家﹐但肯定一點﹐科學/醫學和其他科學研究不是什麼見仁見智詮釋﹑對任何行為不會宣導﹑吹捧成為時尚,只是給一個簡單結論﹐到底同性戀行為本身是否和HIV有直接關係。


我也看到明光社陣營另外一個把戲 -- 一旦自己一個論點給人打到落花流水﹐就會 move the goal post﹐明明黃國棟討論“同性戀與感染HIV的風險”﹐你用一堆荒謬科學質疑給人片的片甲不留﹐忽然就改變了你的論述﹐搬大堆已經是沒有關係的資料出來轉移視線﹐對自己之前的謬誤一句抱歉都沒有 -- 這種討論態度簡直基本的誠信都沒有。


大概你明光社工作的六個月的學習﹐學到就是他們那種辯論賴皮的手法而已。


 


 

虞瑋倩 / 2009-04-07 22:22:38

經過詮釋就必定=經過粉飾﹖

前文旨在提醒普羅大眾要分辨那些是科學數據、那些是個人的詮釋。

請指出﹐黃國棟文章裡面﹐那些屬於“個人”詮釋﹖


請記住﹐作為醫學專業﹐或者我作為IT審計專業﹐都會使用個人專業知識對數據做出解釋﹐而不是好似你那樣認為任何解釋都是相等 (門外漢的解釋可以和領域知識專業的相提並論﹖)


筆者反對的是同志運動帶來對社會的影響;特別是使用一些經過粉飾的資料來宣導同性戀思想,使不明就裡的年青人受到「教育」,吹捧成為時尚,最後身、心、靈造成莫大的傷害。何不讓數字自己說話?讓青年人有正確全面的理解?


為何不容許專業的知識告訴大家如何理解數據﹖用一句懶客觀的“讓數字自己說話”來掩飾自己反科學的謬誤﹖


你那句什麼“經過粉飾”的資料有問題的﹐通過專業知識去給人明白數據得出數據顯示的現象不是粉飾 。


閣下強姦科學﹑侮辱專業﹐黃國棟對你一句妖言惑眾真的實在過份客氣。

虞瑋倩 / 2009-04-07 22:15:46

一句詮釋就大晒﹖


男同性戀者患上抑鬱症、躁鬱症、自殺傾向、酗酒、濫藥等問題比異性戀者嚴重


請問為何排除其他例如社會﹑群體歧視﹑拒絕接納的因素﹖


對於一個好似閣下引用偏證﹑亂說科學然後一句詮釋就大晒的人﹐真的無言以對。


你別以為我﹑張國棟﹑黃國棟有什麼“恐明光症”﹐這公開論壇﹑明明自己背景是有立場傾向而隱瞞不說﹐是缺乏誠信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