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我們可從凱勒牧師(Dr.Tim Keller)學習甚麼?

從任何角度看,凱勒也是一位成功的超大教會牧者,他於一九八九年紐約曼哈頓區建立救贖主長老教會(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發展至今,每週有五堂崇拜,現時約六千人定期聚會。《新聞週刊》(二○○八年二月十八日)稱許凱勒為「醒目牧者」(the Smart Shepherd),而《紐約時報》(二○○六年二月廿六日) 更讚賞他能「宣講聖道、引述發聲」(Preaching the Word and Quoting the Voice).

「道」先於「術」

近廿年來,本港教會的不幸是不少領袖以為只要有「術」可用,成者為王,「實用」就成為發展教會事工的金科玉律了。北美、本港及台灣,也有領袖以為傳統神學教育不行,索性由堂會自行訓練;然而我們須要重新思考是兩種不同取向的牧職:一是「聖道為本」(Word)的職事(如宣講、教導、聖禮與崇拜等),另一則是「聖工導向」(Work)的職事(如關顧、青少年事工、項目事工等)。前者需要嚴謹的訓練,這正是傳統神學院所能提供的,而後者只要有「事工式培訓」,則任何機構或堂會也可提供有用之「術」。

正當華人教會就神學教育的定位有不同討論,凱勒的牧職正好說明堅實的神學訓練的重要性。華人教會以為正統的神學思考已不合時宜,誰知道《時代雜誌》提出十大改變世界的意念,排行第三正是「新加爾文主義」(New Calvinism)。為何改革宗神學思想重新復甦?這正反映北美信徒已厭倦了那些重只技術與經驗、卻內容浮淺的牧會技倆,不少年青信徒倒覺得加爾文、愛德華滋等經典著作能滿足內心的渴求。筆者預期我們也距離不遠了,不少教會信徒等候的正是有信仰深度且能回應時代的信息。

凱勒正是一位名副其實的改革宗牧者,曾任教於威斯敏斯特神學院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現時也是該學院的客席教授。難得地方是凱勒一向堅守聖經真理,絕不妥協,他注重宣講與教導,內容言之有物,情理兼備。

道與文化

華人教會也有甚多注重聖道宣講的教牧,然而我們大多負面地看待「世俗文化」或「後現代文化」。當教牧或堂會抽離地否定了其身處場景的語言或符號,又高調地在所屬小圈子內宣稱其文化的優越性,我們根本沒有與此時此地的文化對話。

凱勒給我們的榜樣是他樂意走進文化與城市當中,與流行的思潮對話,挺身而出,作信仰的護教者。有媒體工作者稱譽他為「廿一世紀的魯益師」,面對無神論的挑戰,他寫了The Reason for God : Belief in an Age of Skepticism,溫和而理性地與教外人士對話,並肯定福音信仰的可信性。

身處紐約大都會,要牧養不少專業人士、知識分子及文化藝術工作者,凱勒強調其宣講不是停留於「基督王國」的意識形態,由上至下地告訴會眾要作他們知道要作的;相反,他假設會眾中必然有人抱著質疑之心,牧者就需要學習聆聽這些人的真實故事,情理兼備把福音重述,最後才勸說對方開放地接受恩典。凱勒建議教會人士不宜高高在上,乃是謙卑而喜樂地參與在其中;即或面對敵意與反對意見,我們仍要展示愛心與寬容。

華人教會文化一向積存深厚的「好人好事」論述,形成我們強烈的教條律法主義,要求其它人一概跟從共認的準則。誰不符合某套公認標準的文化規範,誰就判斷為「逆子」。華人教會的「長子文化」,如同浪子故事(路十五11-32) 所表達,同樣需要「尋找浪子的父神」(The Prodigal God )的恩典。筆者認為凱勒提及的「長子文化」,正是我們要宰殺的「金牛」,倘若華人教會不對本身內部文化進行反省,我們面對危機是把某種文化形態等同為福音,並受困於某種文化之內。所有文化皆需要福音,台港教會需要思考是打破「長子文化優越論」,走出「惟我獨尊」的自義,才能在文化中有一己源自福音的聲音。

道在社群

凱勒與其它超大教會名牧不同之處,他反對教會只是為了本身的發展 : 更大的王國或會眾人數更多。他認為教會成長弔詭在於當地方堂會為身處社區求平安,而非追逐增長,它就能有最好的發展。

「救贖主長老教會」的崇拜,不重花巧,乃是簡單的程序。凱勒是「使命教會」(missional church)倡導者,看重堂會的「排放量」而非「盛載量」;這間堂會有一半以上會眾參與社區內不同的服侍。這正是本港那些中大型堂會要思考的 : 我們最多的人力資源或最好人才投放在哪裡?當我們過多放在維持堂會的內部運作,卻沒有好好裝備信徒在專業、或公職上同樣發揮召命,難怪我們失掉了信仰價值在社會的影響力!

「使命教會」並不是甚麼新生事物,只是重申教會要走進社群,關懷與服侍弱者,宣講「聖道」與「聖工」服侍並行,教牧作好聖道的宣講與教導,信徒則落實聖工在不同層面的服侍,國度的臨在自然地在社會中表彰出來,這就是簡單且可行的使命原則。

結語

凱勒被譽為北美最有影響力的教牧之一,這一趟應明道社邀請於五月廿二至廿五日來港領會,實在值得教牧與信徒一起領受他的教導,期盼華人教會也能興起更多如同凱勒一樣堅守聖道也熱愛城市的教牧!

(筆者按:此文刊登於《使命與領導》第三期,二○○九年五月。)

(轉載自香港教會網站。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09.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