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受人誤解的加爾文(完結篇)

「依法治會」一直是加爾文倡導與實踐,他同樣看屬靈領袖不是凌駕法制之上。就以塞爾維特(Michael Servetus)一事為例,塞爾維特被判處死,加爾文確實指控對方為異端(否認三一神論與憑信稱義),判處火刑是當時議會的裁決,加爾文認定塞爾維特該受刀刑而非火刑,但當時自由派於議會中利用塞爾維特事件來打擊加爾文,並不接納加爾文的建議。

我們須了解當時教會中人對待異端,用今人眼光看,過於嚴苛,缺乏寬容,這正是昔日社會的真實寫照。塞爾維特是各地通緝的異端者,他無論身在天主教或更正教城市,命運皆一,難逃死刑。塞爾維特間接死在加爾文手上,只因加爾文指出他信仰的錯謬,加爾文的後人於一九○三年在塞爾維特被處死之地立碑:「特批判他(指加爾文)的這一錯誤,這是那個時代的錯。但是我們根據宗教改革運動與福音的真正教義,相信良心自由超乎一切,特立此碑以示和好之意。」(引自Thea Van Halsema著《加爾文傳》)

有些人以為使命的落實,只在乎領導人的個人魅力或權力所致,但從加爾文身上,我們看見制度與章則的重要,就是確保教會的職事不會輕易受到政治的干預,加爾文竭力維護只有牧者有權判斷誰可領受聖餐,反對日內瓦市議會權力入侵。正如余達心評論:「雖然執法極其嚴厲,加爾文卻沒有獨裁;相反地,他極重視民主精神,教會的領袖及政治領袖全都是市民選出來的,並且這些領袖不分等級,他們集體以民主方式領導平信徒及市民。」(《基督教發展史新釋》)

加爾文於《教會憲章》指定由執事承擔救濟貧病孤寡的事工,使慈惠事工得以常規化地進行。他也關注當時商業活動的貪婪與欺詐,他限制收取超額利息。倘若借貸者為貧民,即使貸款人收取規定的百分之五為利息,加爾文也不贊成,他視之為違背愛心及公平原則。他看信仰的價值可應用於職場與經濟活動,重視個人勤奮儉樸等美德,「為榮耀上帝而自覺地過著以勤勞、儉樸、積極向上為光榮,以奢侈、浪費、不勞而獲為恥辱的生活」,這些個人價值的提倡,導致韋伯(Max Weber)於《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肯定加爾文對經濟活動所起的正面作用。

工作本身也是從神而來的召命,打破了聖職人員才能擁有召命。一般信徒的職業與聖職人員沒有等級之分,人人皆要在其崗位盡忠於上帝的召命。加爾文的召命觀使人安於本分,並竭力於所作的事業能榮耀三一神。「中庸之道」(moderation)正是加爾文背後的價值所在,理性的功能就是使人行事不走偏激,凡事適可而止與尊重秩序是他致力實踐的。

教會要重新思考其使命,不應狹窄地規限為「領人歸主」,加爾文理解其使命是宏偉的,要改變整個世界,甚至寸土不讓予魔鬼。牧養是要面向整個城市,如何幫助城市立法者制定良好管治之法,如何確保政府與教會之間權力的平衡等,正是加爾文致力去作的。現今年代的社會,當然與十六世紀日內瓦有很大分別,然而加爾文本人,也是順服召命「走出去」的牧者,他的視野從不只在堂會以內,關注的是整個城市能否榮耀上帝?信仰的「宣告」不一定是福音的直述;可能是文化的對話、價值的改造或風氣的締造。

加爾文不是十全十美,有其個性弱點,過於嚴肅與執著,更是工作狂,反對任何玩樂;但他的牧養經驗與信仰反省有不少值得我們參考。他作為城市的異鄉人(如龍應台客旅本港而對本地文化的批判),卻關注日內瓦整個城市的發展,他持守信仰價值,以講道及治理來塑造教會,但他並非「堂會中心主義者」,乃關注上帝創造的世界。「依法治會」與價值的倡導,成了他留予今人的重要屬靈遺產。期盼華人教會也能產生類似加爾文的學者牧人,忠實地以信仰價值改變社會!(全文完)

(轉載自香港教會網站。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相關文章:胡志偉:受人誤解的加爾文(一)
     胡志偉:受人誤解的加爾文(二)
     胡志偉:受人誤解的加爾文(三)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09.8.14)

Donationcall

舊回應7則


探討 / 2009-09-24 18:14:29

其他資料


此外,筆者留意到衛道神學研究院及攜手創辦此神學研究院的國際宣教協會、香港宣教會、香港循理會、基督教宣聖會香港區會、基督教協基會、救世軍港澳軍區,其所持的也是亞米紐斯/約翰衛斯理宗的救恩觀。(按:筆者與上述神學研究院及教會沒有關聯。)


探討 / 2009-09-24 12:34:27

簡覆「人的自由意志」vs「神的自由意志」


「人的自由意志」無疑是在「神的自由意志」之下,然而,我們不宜只看這點而輕略了「神的預知」(包括「神預知心人的自由意志」) 及「神的不背乎自己」 (包括「神不背乎自己慈愛並公義的本性」。

海 / 2009-09-01 17:17:53

真的是釋經問題?

十分期待探討的文章,究竟閣下說釋經者的問題是如何不當呢?看來閣下對處死,死刑...有很獨步的見解。看來閣下對神的主權是不認同?

“以及將會探討另一個與加爾文宗並亞米紐斯宗/衛斯理宗均有所別之「成聖觀」的釋經可能“
還是閣下從來都是亞米紐斯的支持者,而從閣下的角度說是有問題呢?

“「因信稱義」的「信」是完完全全神的工作,及並非是有人自由意志選擇的成分在內“
相信閣下對自由意志的了解也有很獨特的看法。
人的自由意志也一定在神的自由意志之下!!希望閣下不要離開世界是在神掌管中,不要以為我們真的自由到可以左右你心目中"神“的自由意志。

探討 / 2009-08-21 11:41:57

需留意加爾文於兩個課題上其實都有具商榷性的釋經


筆者有這樣的看法,加爾文於兩個課題上其實都有具商榷性的釋經。



首先,文中提到「加爾文認定塞爾維特該受刀刑而非火刑」,無疑地,用刀刑是比較用火刑的殘酷為輕,但這仍然是具有商榷性的,因為究竟加爾文是基於甚麼神學或釋經認為處死異端者是合符神的心意,合符聖經的教導,以及處死異端者的法律是沒有問題和應該保持呢?其實主耶穌及其使徒們對於不接受耶穌是神的兒子或三一論的異端者,及傳別的福音的異端者等,都不是以要在地上治死他們的方法去處理的;主耶穌在太13:24-30、36-43的稗子比喻和解說,且清楚提到「將稗子薅出來用火焚燒」的事並不是我們應去作的事,而是在世界末了時神自會去作的事。從加爾文認為處死異端者是合符神的心意、合符聖經之教導來看,對於加爾文在其他方面的釋經,與及其對聖經整全並可協調之理解,我們也需有慎思與明辨的警覺。



二,根據加爾文T.U.L.I.P」救恩論的釋經進路(見下面附記),「因信稱義」的「信」是完完全全神的工作,及並非是有人自由意志選擇的成分在內,這其實是其中一個甚具商榷性的釋經。雖然「T.U.L.I.P 是一個必須一環緊扣另一環的釋經進路系統,但筆者認為T.U.L.I.P」的釋經系統卻實非真能跟另一組與救恩論相關之經文的意思得以妥善協調的(這系統對於某些經文有時只能牽強地扯向另一課題來解說,有時則只能牽強地訴諸於奧秘來解說),此外,筆者認為在T.U.L.I.P」的第一點「T(Total depravity)的經文詮釋方面,可能釋經者對於其引用經文之文體體裁有所忽略,致使「T」的結論其實也已出現有明顯的具商榷性及與某些直接和重要的經文有不相合性,及以致其跟著緊扣推展而來的「U.L.I.P」四點亦出現有很大的具商榷性及與某些直接和重要的經文有不相合性。筆者正在撰寫文章(暫名)「因信稱義」與「成聖觀」的再思,當中將會提及某些比較少人說過的「T.U.L.I.P」釋經問題,以及將會探討另一個與加爾文宗並亞米紐斯宗/衛斯理宗均有所別之「成聖觀」的釋經可能,和將會嘗試投稿於《時代論壇》,希望到時能被刊登,及能引來和平的討論。


附記:「T.U.L.I.P」救恩論釋經進路之精意


一、Total depravity (完全的敗壞)


(a)       自從先祖亞當和夏娃犯罪後,人人都是與生俱來地「完全的敗壞」;


(b)       沒有任何人能有或能以一己的自由意志擇善或離惡,人的擇善或離惡完全是聖靈的工作,沒有人自由意志選擇的成分在內。


二、Unconditional election無條件的揀選


 (a) 雖然信耶穌可得救恩,但沒有人能有或能以一己的自由意志選擇耶穌,信耶穌的心純然只是聖靈在人心裡的作工,及這個 純然只是神的賞賜,是完全沒有人自由意志選擇的成分在內;


(b) 神只是完全隨己意地和完全沒有按對人的預知地,以其神聖主權注定(預定)或揀選甚麼人必會得著這份的恩賜、甚麼人必會得不著這份的恩賜。


三、Limited atonement (有限的救贖)


基督的工作只是為救贖那些早已被神注定必可得救贖的人。


四、Irresistible grace (不可抗拒的恩典)


凡是被神注定必可得到救贖的人,都不能抗拒這救贖的恩典。


五、Perseverance of the saints (聖徒的堅忍


凡被神注定必可得到救恩的人,神必會保守他的信心能堅忍到底,因而只要神使他有一次的真信,他便會「一直和至終」(或起碼「至終」)不會失落「稱義的地位」。


 

虞瑋倩 / 2009-08-17 18:34:37

歸咎加爾文的時代﹖


當大家不斷用加爾文的時代去替他殘酷打壓異見的手段開脫﹐我不禁問﹐大家是不是說﹐你們的神是按照時代改變他審判的標準﹖


有人說﹐神審判人係按照他的話語和命令﹐不是看時代的﹐如果時代可以成為因素﹐你們豈非說﹐神的命令和話語不是萬古不變﹖


Servetus 死後九年﹐加爾文仍然非常強硬的“依法”評論他是怪物﹕


Servetus suffered the penalty due to his heresies, but was it by my will?  Certainly his arrogance destroyed him not less than his impiety.  And what crime was it of mine if our Council, at my exhortation, indeed, but in conformity with the opinion of several Churches, took vengeance on his execrable blasphemies?  Let Baudouin abuse me as long as he will, provided that, by the judgment of Melanchthon, posterity owes me a debt of gratitude for having purged the Church of so pernicious a monster.


加爾文對於替過 Servetus 求情﹐是認為教會虧欠了他。


他這種神權制度﹐其實和人類任何專制一樣﹐都是仇視敵人﹑對敵人殘酷的一種意識形態。


 

鞍山無名 / 2009-08-16 14:18:00

感謝賜教

下回可否討論馬丁路德呢?

海 / 2009-08-14 15:06:06

感謝!

感謝胡牧師,

這文章實實在在道出加爾文所帶出的宗教改革精神與原義,唯願我們都能更客觀去看歷史中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