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我們所爭取的是真理嗎

我們認為「對」的事,真是對的嗎?

我們所爭取的事,真的是真理嗎?

尤記得八十年代,香港爭取停建大亞灣核電廠。理據是:核電廠雖是法國公司興建,卻交由中國人管理,「肯定」發生意外。一旦核電廠發生意外,香港離核電廠這麼近,必定天火焚城,死無葬身之地。加上八六年前蘇聯今鳥克蘭基輔市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爆炸,更添幾分陰霾。中國政府公關手法拙劣,不斷以這是中國內政為理由,這是中國內部的建設,怎可以被還未回歸的香港所阻撓,打壓香港言論,漠視港人的恐懼。其實中央政府只要做好些公關工作,提出多些數據,作出多些保證,交給具國際公信力的聯合國原子能委員會監察,就可減低香港人的疑慮。當年住在大亞灣附近的居民怒吼:「香港人條命就值錢,大陸人條命就不值錢,我地都唔緊張,你地駛乜咁緊張?」我們尊貴的香港人當然可以嘲笑這批大陸表親不懂得自己的人權,放棄爭取停建的權利。

當年筆者有幸選中作高等法院一宗案件的陪審員,當時有很多候選人以各種理由申請豁免作審判員都不獲法官批准,惟有一位工程師以興建大亞灣核電廠為理由獲法官批准,可見香港法官何等重視核電廠的安全,不敢阻礙這位工程師上班,以免核電廠的工程發生意外。核電廠投產至今已經有十多二十年,未見有重大事故,證明我們當年是有過份憂慮。當然我們可以阿Q精神一番:「若沒有我們的反對和監察,那有今天的安全?」兩者有無相關,筆者不得而知。但我相信中國大陸也不愚蠢,他們深知若大亞灣核電廠打不響頭跑,有甚麼閃失,以後就很難在國內興建核電廠,會遭受來自國內國外更大的反對聲音。我們也低估了祖國。這二十年科技和管理的進步。

雖然筆者也不贊成用核能發電,始終有一定風險。而且在處理核廢料時,受害者恐怕是國內同胞或者一些落後的國家。但在現今世界能源短缺下,核電畢竟是較廉宜較潔淨的能源。連不肯認阿二的美國總統奧巴馬都高調要趕上中國、印度、南韓等國,要重新在國內興建核電廠,以保持世界第一。在一片減排二氧化碳,減用石化燃料聲中,確保減慢溫室效應,冰川融解,首選當然是可再生又潔淨的能源(如太陽能、風力、水力)或者新研發能源(如廢物、乙醇發電),但次選可能就是核電。除非可再生能源能廣泛應用,或者新能源研發成功,否則興建核電廠,使用核電,仍是大趨勢,至於如何妥善處理核廢料,將是一個重要課題。

回到香港,我們近來爭取民主,二零一二雙普選;爭取保育,保留活化皇后碼頭;反對高鐵,菜園村不遷不拆……留待下次討論。

案例一︰爭取民主

我們沒有人會反對爭取民主,畢竟民主裡會較極權社會開明和文明。但我們有否想過民主社會真的帶來美好的生活?

首先談談達致民主的機制。中國自秦始皇開始,經歷了二千多年皇帝極權專制的統治,老百姓歷盡蒼桑,飽受痛苦。中國有多少年太平盛世?有多少年戰爭亂世?中國有多少個明君?漢武帝、唐太宗、唐玄宗(上半生)、康熙和乾隆(上半生),真是一隻手都數得出來,但昏君則比比皆是。

但民主選舉所選出來的元首應該是好的啊!但民主選舉的機制也有很多不足之處。第一,每一票的份量不同。雖然是均等,卻未必具代表性和指標性。在此筆者並不是輕看年長的婦女,亦不是歧視她們。你說一個滿腹經綸的「八十後」經深入探討後,然後才投下神聖的一票。相比起一個目不識丁的阿婆,投一個她認識卻未必是一個合適的候選人,你說那一票有份量,那一有偏差,我相信讀者心中有數。最近有一位村代表,帶一隊「婆仔」去菜園村撐場,誰知其中一個婆仔被傳媒一問,就露了餡。她根本不知所為何事,只知有人包車請食飯,她就當去菜園村一天遊。虧得那位村長還死撐哪位阿婆,因為不熟傳媒才這樣說,真是欲蓋彌彰。

就以筆者所屬的教會為例,她是早期奉行一人一票選執事的教會之一。我們每兩年選一次執事,沒有候選名單,只要符合最低要求──受洗五年,一年守聖餐一次或以上就有資格。每次選舉,坐在筆者隔鄰的婆婆便問我選哪一個才好。我就會告訴她們執事選舉是很神聖,叫她們好好禱告後選出幾個合神心意的僕人。結果她們選了誰?照單全收上屆執事,或者近期曝光率高的執事,甚至今天站過台,露過面的執事,某天扶過她的人……。有一位人緣極差、脾氣暴躁的弟兄,只因他對阿婆好,他就有四十多張從阿婆來的鐵票,結果每一屆執事選舉他都當選,甚至多次就以四十幾票低票當選。得二百票固然高票當選,但得票四十多票者一樣可以蒙混過關。若用提名制,這種人必不會獲提名;就算獲提名,也不會被選中,因為選票只會投給真正良善忠心的僕心,以致選票會集中在真正有資格的人。有心指香港是一個成熟的社會,實行一人一票有何問題?若某些國家可以,香港為何不能?與其說香港成熟,倒不如說其他國家更不成熟,香港仍未達標。

泛民主派認為極權政府由於不是人民一人一票選出,人民無法用選票趕她下台,相反,由民選產生的政府,若在任內表現不濟,你可以用選票踢她下台。但我們畢竟要忍受她任內(五年)糟透的施政,而新一屆政府不一定比她做得好,於是人民又忍受多五年。香港市民有多少個十年呢?你看日本經濟毫無起色,她換首相之頻密真是世間罕見,然而問題仍未解決。如今連政黨也被更換,但經濟仍然一池死水,加上豐田車廠事件,真是雪上加霜。最後出現在自民黨的問題(例如貪污)也出現在民主黨身上。再看烏克蘭五年前的橙色革命推翻了前政府,但由尤斯科所領導的政府在任內表現不濟,結果又被前總理打敗。而尤斯科認為自己人生最錯就是委任季莫申科作總理,而這東歐鐵娘子妄顧國家利益,竟然在一片反對聲中,不肯承認落敗,尋求司法覆核,拖慢新政府組成,至終拖垮國家發展。

還有民主選舉是選政治明星──鬥名氣、鬥知名度,所以在選舉期間排山倒海的宣傳攻勢是少不免的,背後涉及大量人力和財力,最終涉及大批政治獻金,與貪污受賄,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扯上關係。所以人「若要做好事,先要做壞事」就算有獨立候選人參與競選,他亦要家財萬貫,傾家蕩產,但在美國始終敵不過民主共和兩黨的候選人,而在英國也始終贏不了保守黨和工黨的候選人。

最慘在民主選舉中,候選人的政綱必須須順應民心。何謂「民心」?就是「人性」。人性有美麗的,但也有醜陋的。從醜陋的一面來看,人總是傾向好逸惡勞。最好「做少少,賺多多」,甚至最好「唔駛做」,卻可「賺好多」。

你看最近「歐豬四國」(PIGS),即是Portugal,Ireland,Greece & Spain(連Iceland合稱「歐豬五國PIIGS」),希臘人明知國家陷入嚴重財赤,仍然妄顧國家利益「反對凍薪、反對不增聘人手」而舉行遊行示威。其實希臘政府的做法已經很溫和──不是「減薪」,而是「凍薪」;不是「裁員」,而是「凍員」,若政府減薪裁員,豈不是要翻天覆地。幸好支持政府方案的市民仍佔普查的六成多,他們還是比較具良心和合理性。再看法國,上班一族一週上班五日,每日工作七小時,令香港人羡慕不已。但他們還嫌工時長,要爭取更短的工時。歐洲經濟近年低沉,與其怪中國大量輸入廉價貨品,不如怪自己享受人生(好逸惡勞)、福利主義、工會坐大、過度借貨造成,與人無尤。民主選舉的機制真的存在很多問題,至於爭取民主的手段,筆者亦有收保留,留待下次再談。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0.2.24)

Donationcall

舊回應7則


虞瑋倩 / 2010-02-25 17:06:37

作者文章的邏輯﹕大家要遷就吃慣屎的人﹐不要一下子吃飯


我借田中芳樹年前既作品銀河英雄傳說楊威利評論相贈﹐ 大慨意思如下:

最爛既民主制度產生既元首比最有德行既專制君主還要好.  前者只可以欺人一時, 人民仍然可以非流血手段改選和移交政權。但後者制度上﹑對人民國家的禍害是百年出一個明君都抵償不了的。


政改方案好比把一盤一半狗屎一半白飯的東西﹐加一殼狗屎﹑加兩殼白飯變成4成狗屎6成白飯﹐請問那是飯還是狗屎﹖

維記 / 2010-02-25 15:25:58

回應"布佐君可能捏造﹗作假見證﹗"


作者很可能是誤把河上鄉當成菜園村了:


http://hk.wrs.yahoo.com/_ylt=A3xsaM0gJ4ZLhjQBlj.4ygt./SIG=127kjo13s/EXP=1267169440/*-http%3A//hk.news.yahoo.com/article/100129/4/gdb4.html


這種錯誤談不上是作假見證,不過卻只顯示出作者的粗疏和缺乏謹慎,只會令人貽笑大方,丟人眼前。

虞瑋倩 / 2010-02-25 00:18:55

請問作者不研究所謂PIIGS國家金融體系就歸咎民主﹐是否誤導﹖

單以烏克蘭及他的教會作例子就去推翻民主, 歐洲數國的問題, 不去研究金融體系, 全把問題推向民主, 卻不去比較北韓, 中國, 等國家的無法無天.你們基督教在香港墮落至此﹐我慶幸及早離開﹐而且實在要勸人遠離基督教﹗

mfchoi / 2010-02-25 00:14:53

頂唔順


作者在文章開首似乎是提出了兩個重要的問題-----我們爭取的是真理嗎?我們所爭取的事,真的是真理嗎?-----顯然,這不過是一種修辭的技巧,作者的答案是十分清楚的。一言以蔽之,就是請各位信徒三思,你們所爭取的民主也好,反東東也好,反西西也好,都不是真理!政治都不是好東西,因為民心(人險詐,以人為本十分危險;也因為人有上智下愚,老婆婆與智者一人一票?NO!不能太公平。


對如此歪理,實在「頂唔順」。


今天教會的信徒,如果還有人可以坐在教堂之內享受「真理」,漠視社會種種的不公和不義,面對弱者不憐不憫,我勉強還可以尊重他們的選擇,但請不要把這一種取向看作「真理」!實踐信仰大概還有其他不同的方式。


今天,教牧/信徒之中實在太多人喜歡作別人的師傅,自以為手握真理的鑰匙。布君全篇文章,我最同意只有頭兩句:


我們認為「對」的事,真是對的嗎?


我們所爭取的事,真的是真理嗎?

虞瑋倩 / 2010-02-24 23:56:45

布佐君可能捏造﹗作假見證﹗

這段『最近有一位村代表,帶一隊「婆仔」去菜園村撐場,誰知其中一個婆仔被傳媒一問,就露了餡。她根本不知所為何事,只知有人包車請食飯,她就當去菜園村一天遊。虧得那位村長還死撐哪位阿婆,因為不熟傳媒才這樣說...
這說話我從不同地方求證沒有發現證據有發生過。你如果有真憑實據﹐請列出﹐否則你就是作假見證

虞瑋倩 / 2010-02-24 19:05:33

回應《我們所爭取的是真理嗎》﹕請別散佈歪理﹗


文章已經經 email 投稿了。但我實在忍受不了作者這些歪理﹐等不得時代論壇放上網﹐現給讀者看看﹕



【時代論壇】的時代講場最近一篇文章作者為布君佐寫的《我們所爭取的是真理嗎》﹐滿是偷換概念﹑對民主的歪曲和對香港現實的誤讀﹐我等不及實在需要馬上回應﹐免得這種假裝有料的爛文繼續偽裝理性去誤導人。


我雖為離教者﹐但關注民主不會分教徒或者非教徒﹐因為這是所有人的福祉﹐下一代他們能否活在一個自由、平等、公義得到保障﹐他們可以當家作主的社會﹐靠的就是我們。


文章主要不出幾個老掉大牙的「民主稻草人」﹕


一、民主制度是絕對的好﹑可以解決問題﹐帶來美好的生活


三、民主選舉的所選出來的元首應該是好的


四、民主選舉的產生的政府若在任內表現不濟﹐我們畢竟要忍受她任內(五年)糟透的施政﹐香港市民今日就是這樣的遭遇


民主選舉是選政治明星──鬥名氣、鬥知名度,所以在選舉期間排山倒海的宣傳攻勢是少不免的,背後涉及大量人力和財力,最終涉及大批政治獻金,與貪污受賄,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扯上關係


、民主選舉中,候選人的政綱必須順應民心﹐而人總傾向好逸惡勞、最好「做少少,賺多多」、「唔駛做」等等﹐引用「歐豬四國」人民在國家面對嚴重財赤反對「反對凍薪、反對不增聘人手」為例﹐暗指民主令人民自私﹐妄顧國家利益、國家走向福利社會﹑造成人好逸惡勞


我希望用我過去博攬眾長而了解的民主制度澄清以上的謬誤﹐並且順道提醒基督教的人﹐唔好好學民主制度ABC而胡說八道﹐實在是不負責任。也希望寫了﹐文章作者下一篇討論爭取民主的手段時候小心點查攷才落筆﹐因為如果寫錯什麼我會不留情的招呼他的謬論。


 


一、民主制度是絕對的好﹑可以解決問題﹑帶來美好的生活?


沒有任何一個推崇民主制度的人說過民主制度可以解決一切問題﹐帶來美好的生活。政府功能是按照憲法賦予的權利維護人民的基本人權﹑提供公共服務﹑維持治安和通過財富再分配﹐照顧社會能力不足的人﹐減低貧富不均帶來社會的不穩定因素﹐但美好的生活仍然是個人追求﹐民主社會只是盡力防止社會不公義﹑或者社會不公義出現時候一個民選﹑有民意代表的政府可以有機制糾正。


二、因為選民有不少是不深思投票﹐故此香港不成熟﹐不該實行普選


作者以選民教育程度差異﹐舉例說「一個滿腹經綸的「八十後」經深入探討後,然後才投下神聖的一票。相比起一個目不識丁的阿婆,投一個她認識卻未必是一個合適的候選人,你說那一票有份量,那一有偏差」、老信徒參與投票選執事例子﹐認為有大量(作者心目中)未成熟的人﹐會投錯票選不了真正有資格的人﹐說有些票「有份量有些有偏差」﹐而香港因為不成熟多﹐票就多偏差﹐所以不該實行普選。


這是嚴重歪曲民主制度一個精神﹕平等參與。民主制度在於任何一個智力正常的成年人都有權通過選票表達對政府施政的立場﹐不因為他的教育程度而有所差別﹐因為民主選舉目的是民意授權﹐mandate by the people﹐而不是 mandate by the “better” people


就算選錯了﹐一個成熟社會的人﹐是要承擔後果。選錯大家心甘命抵﹐這樣才可以從錯誤學習而成長。而且民主的保險就是三權分立、民意監察、和平輪替﹐這些都可以把錯誤的傷害控制。


三、民主選舉的所選出來的元首應該是好的﹖


忘記了民主不僅是投票選舉的方法。這種基本民主ABC都不懂得﹐我唔期望他下一篇討論爭取民主的手段有什麼看頭。不過這種言論顯示作者其實一路玩偷換概念﹐說民主﹐講講下就變成選舉方法。


民主選舉所選出的﹐是政綱符合選民要求的政綱﹐令政府有民意授權可以施政。正因為英明元首是百年不遇﹐民主制度就是要一個政府就算普通﹑平庸的人執政﹐也不會出現好似專制或者香港不民主制度下的混亂。選舉最好的領袖不是民主制度的目的。民主制度的目的是令再壞的領袖也無法胡作非為﹑而如果有錯誤﹑通過政權輪替糾正。


四、民主選舉的產生的政府若在任內表現不濟﹐我們畢竟要忍受她任內(五年)糟透的施政﹐香港市民今日就是這樣的遭遇


這是作者徹頭徹尾的誤導和偷換概念。


民主制度當然包括平等的選舉制度﹐但選舉制度不是民主制度的全部。民主制度包括三權分立﹑憲法﹑法治制度﹑言論監察﹑言論自由等。作者這種偷換概念我見得多了﹐因為這樣讀者就會錯誤把焦點單獨放在選舉方法上﹐忘記民主制度制衡政府的好處。


政府可以動用大量公眾的資源和公權(錢、警察、司法機關、行政權等民主制度就是通過民意代表限制政府使用這些資源和公權﹐務求政府動用這些資源和公權是按照民選立法機關通過的法律﹑憲法﹑和政策執行。


民主制度精華在於通過分權﹐制衡政府行為﹐有一句話說得好﹕民主是把政府放在鳥籠裡面。不錯﹐民主制度政府施政未必更有效率﹐但施政最少也有更高民眾共識﹐減少社會紛爭﹐可是專制或者香港這種扭曲制度﹐倒行逆施﹑侵犯人權﹑浪費公帑就非常有效率﹐我們市民對政府動用公眾的資源和公權不可以話事﹐甚至不可以追究﹐不可以令有錯官員下台。


作者又說﹐由民選產生的政府,若在任內表現不濟,你可以用選票踢她下台。但我們畢竟要忍受她任內(五年)糟透的施政,而新一屆政府不一定比她做得好,於是人民又忍受多五年等等﹐然後說香港市民有多少個十年呢?


作者暗指香港都是由民選產生的政府﹑所以就算可以撤換﹐也要忍受任內糟透的施政 等﹐都是概念的混淆和完全不符合事實﹐因為﹕


(一)香港政府不是民選產生的﹐香港也不是民主制度﹐只是有部份議員通過地區直接選舉產生的


(二)代表民意的民主派在立法會幾乎任何能力阻止政府倒行逆施﹑改變政府糟透的施政﹐認識香港所謂行政主導的施政就知道﹐立法會議員提出私人草案想改善民生都需要通過分組點票﹐功能組別那邊早已經把大部份改善民生﹑與功能組別利益有礙的草案否決


(三)建制派議員掌握多數﹐也已經把制衡政府的功能完全閹割


(四)政府提出議案﹐民選議員就算提出修訂也幾乎註定被建制派議員否決


(五)功能組別議員得政府傾斜政策好處﹑不斷為政府倒行逆施政策護航


事實上﹐正是因為今日香港政府不是全面通過直接選舉產生﹐市民才完全無法扭轉政府這種糟透的施政。作者說﹐就算可以用選票踢她下台新一屆政府不一定比她做得好﹐難道這代表市民要連用選票踢她下台的權利都不要﹖


寫到這裡我都怒從心起﹐這種用曲筆來拖延民主的手段根本不是以人權﹑平等為念﹐而是為拖延普選民主﹑延長不公政治制度保駕護航﹗


 


民主選舉是選政治明星──鬥名氣、鬥知名度,所以在選舉期間排山倒海的宣傳攻勢是少不免的,背後涉及大量人力和財力,最終涉及大批政治獻金,與貪污受賄,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扯上關係


 


又是一段脫離現實的論述。今日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原因就是完全沒有民意授權的政府和功能組別議員的政治交易的結果。工商局功能組別議員要麼就自動當選﹐要麼就是因為選民人數少容易被勢力影響﹐要麼就是界別選民資格被個別人操縱﹐導致功能組別代表利益集團﹐而因為他們票數不可以忽視﹐政府政策就往他們傾斜﹑進行利益優待以至輸送作為替政府那些不顧民生的政策保駕護航的交換條件﹗


 


利益輸送這些現象在民主制度健全地方不是沒有﹐但不敢如此明目張膽是因為民意監察和官員退位的工作有限制﹐香港不民主﹐這方面當然落後。


 


此外所謂大批政治獻金,與貪污受賄的出現﹐也是今日政府不是民選和香港今日不民主的結果。如果民主制度成熟的地方﹐有政黨法政治捐獻法選舉法防止﹐就算不是百分百杜絕﹐也可以受到控制。


 


、民主選舉中,候選人的政綱必須須順應民心﹐而人總是傾向好逸惡勞、最好「做少少,賺多多」、「唔駛做」等等﹐引用「歐洲四國」人民在國家面對嚴重財赤反對「反對凍薪、反對不增聘人手」為例﹐暗指民主令人民自私﹐妄顧國家利益、國家走向福利社會﹑造成人好逸惡勞﹐恐嚇香港人


這種做法目的當然是恐嚇商人和中小企業﹐說民主會導致人不顧國家利益和人民好逸惡勞。首先用這種「歐豬四國」(PIGS)作為例子﹐作者明顯就帶議程的對民主國家進行貶損。無疑國家面臨財政赤字是重要問題﹐但為何要上綱上線說「反對凍薪、反對不增聘人手」是妄顧國家利益﹖為何對付財政赤字必須要對民眾開刀﹖作者還要混淆視聽﹐說那些國家面臨財政赤字原因是福利主義、工會坐大、過度借貨造成而那些都是民主選舉造成。


當然如此醜化人心也是非常不公平的。民主社會容許人心有貪念﹐同時也需要為自己決定付出代價﹐這樣公民才會成熟。


雖然民主國家固然會更加照顧基層﹐但沒有必然是福利主義、工會坐大﹐就算是福利主義、工會坐大也不一定是會造成所謂過度借貨財政赤字。葡萄牙西班牙希臘愛爾蘭冰島等面臨財困我雖然不可以說出原因﹐但好似作者這樣抽水輕率歸咎為因為民主制度造成﹐既不符合邏輯﹐也不全部反映現實。


 


北歐諸國﹐例如丹麥挪威瑞典等﹐也是福利國家和民主國家﹐為何沒有出現相同問題﹖可見作者的說法根本就沒有經過論證和真的查攷﹐純是借那些國家困境為名攻擊民主制度。


 


總結


總的來說﹐民主制度沒有承諾解決所有問題或者帶來美好生活﹐但它把很大的一個掌握權放到我們手上﹐既 empower﹐也要求我們共同承擔﹐共同追求美好生活。


 


而民主制度不僅是選舉一環﹐更加是要包括一系列分權措施separation of powers)、法治制度rule of law)、要求政府透明管治transparency of governance)、通過選舉獲得民意授權mandate by popular vote)、監察問責surveillances and accountability ﹐持續的警覺continuous vigilance)、保護人民權力的憲法等等﹐防止政府濫用公共資源侵犯人權偏頗向社會少數利益集團公義得到保護﹐讓人人在一個比較公平的制度下﹐各自按照自己能力追求美好生活。


 


民主只是有或沒有﹐不是講民主成份多少﹐不是什麼均衡參與﹐不是照顧所有利益集團﹐而是最終把權力歸於人民。


 


香港只有30席通過地區直接選舉的立法會議席﹐但香港不民主﹐民主不是委曲求全的去求﹐而是堅定表示立場﹕我們要真正的普選立法會和特區行政長官﹐取消功能組別﹐人人平等投票權和被選舉權。


在今天還討論要不要普選什麼時候普選﹐就有如鐘祖康[1]所言﹐香港人和中國人討論要不要普選什麼時候普選﹐民主好不好還是專制符合國情﹐有如討論吃飯(民主、普選)還是吃屎(專制、保留功能組別、支持政府方案)好一樣可笑﹗


 


 


為了下一代


我們常聽見人以台灣議會肢體衝突[2]為例或者台灣總統陳水扁貪污作為例子取消台灣。


 


其實﹐我們今日根本沒有資格取笑台灣﹐因為我們的議會徒具文明的外表﹐但被卑劣無恥、睜大眼睛說謊的官員、建制派議員、唐英年、林瑞麟之流把持﹐正義不得彰顯。


 


家長可以不分是非到說黃毓民議員掟蕉、長毛講「非議會用語」等是教壞細路﹐那麼學建制派議員、唐英年、林瑞麟之流、學無恥的民建聯等難道不是教壞細路成為班斯文敗類、衣冠禽獸﹖


 


我們今日的自由、人權是沒有任何制度的保護﹐而可以保護我們自由人權的制度﹐就是一個可以有力監察政府的民主議會﹐有力制衡政府使用公權和資源﹐可以調查警察、官員、執法人員等。


 


沒有真正民主的制度﹐即一個一人一票﹐可以平等參加選舉的制度﹐三權分立制衡﹐輿論監察﹐政府權力受到限制﹐那麼日後我們保護不力而失去的自由人權﹐就會要我們的下一代去用血淚與生命換回。


 


也不過是二十多年前﹐在台灣遊行是會被毆打、上千歌曲被禁播、總統不是民選、你吶喊總統下台要坐監、警察可以查你隨身的東西然後拘捕你、特務可以進入任何地方拉走人令人人間蒸發(有沒有看過電影悲情城市﹖)、反政府可以被人滅門[3]﹐這些事情都是距離不遠的時空發生的﹐香港的自由不是天經地義的﹐但得來太容易﹐因為殖民政府﹐不論動機如何都開放了社會﹐我們沒有付出任何代價爭取﹐不如台灣他們的自由是血淚換回來的﹐以至台灣這一代年輕人享受﹐他們遊行不會被毆打、沒有歌曲被禁播、總統民選、吶喊總統下台、警察不可以查你 iPod、可以自由批評政府等用血淚換取的自由。


 


我們不趁不今天能夠爭取一個可以保護這些的自由人權的民主政制而努力﹐否則下一代如果要為我們的無知、無能、短視而付出生命血淚﹐我們良心過得去嗎﹖








[1] 來生不做中國人中國﹐你憑什麼﹖



[2] 當年台灣立法廳被國民黨佔多的議員把持﹐民進黨被國民黨不斷使用議事程序阻止發言﹑阻止提出動議﹐而主流媒體幾乎都全部親國民黨﹐絕對不報導民進黨議員的言論和動議﹐人民無從得知當時國民黨政府各項荒謬無道的政策。為了打破困境獲得報導他們的言論﹐他們才在議會使用武力喚起傳媒注意﹐才慢慢給群眾知道注意到國民黨把持的千年立委的制度暴力和他們專制的統治面目



[3] 1979年台灣發生美麗島事件﹐被國民黨政府認為是顛覆﹐其中一位林義雄﹐被台灣警總(特務機構)拘捕﹐在監獄候查。他家有警總把守。但1980228日﹐中午,林義雄的母親林游阿­妹被殺十三刀,慘死在台北市信義路住處地下室樓梯旁,林義雄一對7歲的雙胞胎幼女林亮均與林亭均各被­刺一刀喪命,而長女林奐均被刺六刀重傷,後經急救脫險,林義雄的妻子方素敏則因探監而倖免於難﹐凶手手法兇殘﹐以短刺刀捅入,接著橫向反勾,刀刀致人於死﹐連7歲幼童也如此狠心殘殺

古斌 / 2010-02-24 17:50:05

Holy Holy Holy!

我想作者的確代表不少教內人的想法,在訴諸政教分離的教條主義以外,這起碼是誠實講出想法的那種質詢。這也是為甚麼筆者建議時壇,根本教會有必要搞聚會,重新思考民主,人權,自由這三個好像是不證自明的政治意識形態。

事實上,我們在論壇看到不少痛罵自由的言論,總之,社會自由嗎?一切罪就由此而來,背後的論點其實是:自由似乎有必要保證沒有罪,有必要保證它是神聖的,才值得我們投身支持。不然,我只能站在自由的對立面。結果,秩序才是無條件要支持的,它卻不用遭受這種"神聖檢定"。

今天的教會,都在追求必須保證100%是神聖的事情。只是,有甚麼是這樣呢?有!例如反對同性戀(因為聖經明說是罪嘛),例如反對魔鬼(和那據說是榮耀牠的萬聖節)。

以民主為例,對,它不是真理,如果教會曾經把它當作真理來追尋(這也是本文說的"保證神聖才追求"的又一例子),請重新再想一次吧。只是,民主不是真理,那是甚麼意思?就是說,它不夠holy,看,它造成那麼多可笑的情況(如作者所說),不過告訴我們:它錯漏百出,不值把它捧成追求的東西!

如是者,教會的思維一旦要推一件事,它就必須是百分百神聖的,因此嘛,福音電影包場必須是唯一彰顯神榮耀的機會,而職場要搞神學?就要把它捧到是十分神聖方罷休(喜見這五年來這"意識形態"漸漸被質疑)?而貞潔運動,也是義無反顧的年青人談性唯一的言說!

就這樣,我們在最低工資前緘默,在哥本哈根前又緘默,在家暴條例前又緘默(除了反對同志的鬼東西也叫做"家"),在菜園村前又緘默(除了看那群甚麼"八十後"又搞甚麼秀),在政改方案前又緘默(至少福音派如此!),在樓價高企的現實前又緘默,在孩子"港孩化"的現實前又緘默(或者執事們家裡的也是"港孩"),在扶貧議題上又緘默,在性暴力議題上又又緘默。。。。。

就這樣,我們不知別的,只傳福音,傳神叫世人與祂和好!ye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