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再次走在民主運動最前線──個人的反思

港市民爭取一人一票的平等政治權利已逾二十年,尚未落實《基本法》的普選目標。為爭取中央確認普選特首及立法會的時間表及普選路線圖,十一個跨界別、跨階層的民間團體及政黨在今年一月廿四日組成「終極普選聯盟」(簡稱「普選聯」)。在「公投運動」之外,另闢一個參與民主運動和促進政制改革的平台。普選聯期望聯合香港爭取民主的力量,透過社會上的廣泛連結及社會溝通對話,以理性務實的方式,凝聚民眾的意見,壯大民間社會,以確立終極普選的民主政制及落實港人平等的政治權利。

  普選聯成立至今約一個多月,已馬不停蹄的開展了以下三方面的工作:

  一、草擬終極真普選方案與爭取普選的路線圖:由於普選聯不滿政府在是次政改諮詢中只提二○一二年的政改安排,完全避談二○一二以後的政改路線圖,普選聯認為政府應盡快提出普選路線圖,否則普選聯的十四名立法會議員將否決政府的二○一二方案。與此同時,聯盟的成員團體正密切磋商普選的路線圖,包括二○一七年和二○二○年雙普選的具體細節,以及二○一二年及二○一六年的中途方案應如何安排。預料至三月底才能達成共識。

  二、展開與各界對話:在構思方案的過程中,普選聯除與民間團體對話合作,亦積極與特區政府官員、建制派議員、工商專業界別對話。作為普選聯的副召集人,我先後參與了與唐英年司長、林瑞麟局長及與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范徐麗泰的對話,以表達港人爭取真普選與普選路線圖的訴求,及促請他們向中央轉達我們的訴求,與及爭取與中央政府官員直接對話。普選聯將繼續與社會各界人士對話,爭取對二○一七及二○二○終極方案的支持。

  三、結連公民社會、擴大群眾參與:普選聯草擬了一份《政制改革宣言》,正在各界別中,包括基督教圈內展開聯署,並於三月下旬刊登報章廣告。

  現階段的香港民主運動相對於八十年代的民主運動有了一些顯注的區別。首先,在泛民的支持者方面,人數上增加了很多,而泛民支持者由左中右都有。無論在泛民的政治光譜中我們選擇如何定位、採取甚麼策略,及扮演甚麼角色,都應互相尊重和包容。在民運的第一階段,當時尚未有政黨政治,推動民運和參與的平台相當倚重當年的民主政制促進聯委會,由於只有此單一的平台,組織和行動策略上的爭議並不太多,泛民也相對地較為團結。當年的爭議限於應否聚焦於爭取香港的民主政制,抑或應積極介入支持國內的民主運動。當時泛民的主流認為應集中資源,先搞好香港的民主制度建設,避免介入國內的民運和政治。不過,這策略終因一九八九年國內突發的民主運動而一度終止了一段時間。

  現今,香港的政治生態遠比八十年代時複雜,公民社會更加活躍和多元化,民運的組織和平台也不會由一家獨自包辦,這也是很正常的發展趨勢。香港民主運動是分裂了嗎?現在雖然出現了兩條路線,但目標是一致的。公社兩黨搞「五區總辭、變相公投」,爭取讓港人表態支持「盡快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其目標與普選聯是相同的,只是在策略上有差異。公投運動和普選聯並非敵對關係,也不應互相攻擊和抹黑。真正的民主政治文化必須確保不同政見人士表達政見的機會,對政治異見分子應該寬容尊重,而非抹黑打壓,這是我們必須認真學習的。況且兩條路線的泛民,其實是政見相同,只是手法各異罷了。

  作為基督徒,我們相信人皆上主所創造並人人生而平等並都是上主所愛顧的,因此我們會支持確保政治參與權利人人平等的選舉制度。基督徒支持民主政制,也因為它對政府權力的監察和制衡較為有效,對公民的人權保障也較大。至於具體地應採取甚麼策略才可以爭取到民主,及終極普選的具體細節和內容應如何,我們必須坦白承認,其實聖經沒有具體的行動方案。看到這裡,你可能會有點失望,因為我並沒有抄幾句經文去支持或打壓任何一方。我是努力避免自己這樣做。熟讀教會歷史的應知道,先有行動方案,再找神學理據去包裝,其實都是十分危險和牽強的。此刻,我個人選擇了普選聯的溫和對話務實路線,涉及了我對香港與中國政治的了解和判斷。我認為這路線較容易打開泛民與各持分者對話的大門,促使政改向真普選邁進。成效如何,我只能謙卑地等待歷史的判決!我也會學習去尊重和理解與我路線不同,但都向著同一目標奮進的姊妹弟兄們,深信上主常與你、我同在。

(作者是終極普選聯盟副召集人,香港理工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

Donationcall

舊回應9則


虞瑋倩 / 2010-03-18 16:20:31

支持「終極普選大聯盟」的朋友﹕5月16日你們應該出來投票


支持「終極普選大聯盟」的朋友﹐我們相信你們自從一月廿七日﹐公民黨和社會民主連線五位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梁家傑、黃毓民、陳偉業和梁國雄辭職﹐啟動了「五區請辭﹐全面公決」﹐又稱「五區公投」後﹐泛民政團中沒有參加「五區公投」的政黨組織了「終極普選大聯盟」﹐打算尋求和政府、建制派的民建聯、功能組別議員和中央對話﹐爭取二○一二年、二○一七年和二○二○年邁向普選安排。



在差不多兩個月以來﹐雙方不時傳出爭拗﹐或者令你們很困擾。



支持「終極普選大聯盟」的人﹐在爭取真普選和取消功能組別的目標上﹐與支持「五區公投」是一致的﹐但對方法的成效和理念有分歧。我相信有相當數量的「終極普選大聯盟」的支持者﹐仍然未決定是否在二○一○年五月十六日投票。當然我自己知道有一部份的已經決定投票或者不投票。



這說帖對象﹐主要希望說服那些現在是決定了不在二○一○年五月十六日投票﹐或仍然是猶疑當中的朋友。



我是支持「五區公投」的﹐而「五區公投」運動不同的核心人物最近對「終極普選大聯盟」的嚴厲批評﹐相信大家都從不同傳媒得知一二。



讓我說﹐「五區公投」運動不同的核心人物例如黃毓民或者梁國雄的批評﹐都想是對事﹐但無可避免地﹐有部份人物的言行正在傷害今天的新民主運動﹐因此言辭間難免火爆。



但他們都是心繫香港﹐並非關注個人政治前途而發出這些呼聲﹐希望香港人認清楚單憑溫和對話的手段﹐爭取民主和普選會遙遙無期﹐我們必須軟硬兼施﹐必須認清「終極普選大聯盟」的談判對手並不會因為「終極普選大聯盟」的溫和對話而會輕易讓步﹗如果為了路線之爭放棄你們有的投票權﹑當家作主的機會﹐就對香港民主發展有害無益。



我嘗試分析﹐為什麼你們決定不投票﹐或者未決定投票的人﹐有什麼理由要五月十六日投票﹐而且是投給公民黨或社會民主連線的候選人。



 我主要有幾個論點﹕



一﹐「終極普選大聯盟」的方案拋出﹐但缺乏談判籌碼﹐五月十六日投票是給「終極普選大聯盟」提出的爭取真普選和取消功能組別的目標賦予量化民意份量﹐令他們的談判對手﹐包括政府、建制派的民建聯、功能組別議員和中央﹐不得不面對



 



二﹐目前所有進路﹐包括與政府、建制派的民建聯、功能組別議員和中央都沒有任何實質進展﹐中央已經標明不會再就香港政制發出任何承諾﹐特區也不會逾越人大授權﹐只能夠為二○一二年立法會和特首產生辦法立法會﹐「終極普選大聯盟」的方案政府不可能讓步﹐因此五月十六日投票是為了突破這個僵局﹐逼政府踏出一步



 



三﹐若因為不認同公民黨和社會民主連線的路線而拒絕投票或者當日投白票﹐傷害的只是香港民主政制發展﹐令一個傾斜向工商界的政府繼續而且變本加厲的折磨普羅市民



 



四﹐「五區公投」﹐雖無法律上的效力﹐但意義上是等同公投的效果﹐票投以「儘快實施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議題參選的公社兩黨候選人﹐就是投票支持「儘快實施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是中華民族土地﹐也是香港人第一次為政制發展作主話事﹐發出響亮人民的聲音﹐人民真的可以用手上一票表達民意﹐是歷史契機﹐是從良知而投票



 



五﹐「終極普選大聯盟」沒有民意支持﹐難以堅持談判﹐而且隨時有成員妥協﹐投票支持目前政府的方案﹐令普選落實無了期﹐五月十六日投票是給這些有離心的成員強大政治壓力



 



六﹐功能組別議員是香港政制發展的最大阻力﹐在立法會裡面他們只要投反對票﹐任何泛民動議都必定被否決﹔他們也大民意調查牌﹐說不是多數市民贊成取消功能組別﹐五月十六日投票是給他們強大的政治壓力﹐要他們面對。



 



從來爭取民主的本質就是抗爭﹐談判也需要抱抗爭的心態。我們不要被中央官員﹑特區政府或者建制派的高帽所蒙蔽﹐必須認清﹐目前他們的策略正是瓦解泛民支持者陣營﹐就是你們和我們﹐令我們不能夠一起發聲﹐給我們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和期望﹐然後打擊「五區公投」投票率﹐一箭雙鵰﹐既壓下民意動員﹐也不對政制發展讓步﹐逼使泛民派議員要投票反對而變成中央宣傳下延誤政治發展的罪人。



 



我們清楚知道﹐是特區政府寸步不讓﹑毫無誠意對話和翻叮二○○五年來消磨損耗香港人爭取真普選和民主的決心﹐因此我們不能夠單獨採用對話談判的方式﹐而是採取寸土必爭﹑軟硬兼施的策略。



 



現在﹐「終極普選大聯盟」的軟功未能夠爭取進展﹐是不是我們所有希望「儘快實施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的市民應該採用硬的手段﹐提高談判能量﹖



 



從這種談判博弈思維下﹐你們就應該看到﹐五月十六日投票支持以「儘快實施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議題參選的公社兩黨候選人是大家一個聰明的策略。



 



因為通過投票﹐政府﹑建制派﹑中央就可以看到香港市民真的不耐煩﹐真的會支持他們認為是激進(其實公民黨和社會民主連線的立場和手法一點也不算激進)的路線﹐而認真對待「終極普選大聯盟」。



 



此外﹐大家也需要提防個別的泛民派已經表露出投向建制的態度﹐如果他們為我們爭取民主二十年而臨尾背叛﹐五月十六日投票也是作為選民警告這些人的策略﹐逼他們談判的時候更加強硬﹐而非現在那樣被動。如果面對清楚的投票結果﹐「終極普選大聯盟」這次有個別議員是軟化甚至妥協﹐大家二○一二年就可以轟他們下臺﹐如果他們肯面對民意﹐你們這次投了個公社聯盟候選人﹐二○一二年仍然可以投票給你們原來支持的政黨。



 



五月十六日﹐我希望看見票站投票的人源源不斷﹐投票率創下歷史新高﹐所有過去投過票給泛民主派政黨的人﹐拖男帶女﹐叫親戚朋友出來﹐投票個以「儘快實施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議題參選的公社兩黨候選人﹐好好的為香港的新民主運動打一場美好的仗﹐告訴我們的子孫﹐我們這天體現「人民當家作主」﹐「香港人自己為政制發展表態」﹐中國人的土地第一次實施直接民主﹐我們憑良知投票﹐好讓子孫不需要再遊行﹑抗議﹑抗爭去爭民主﹐活在一個公義能夠彰顯﹑社會弱勢得到照顧的社會。



 



五月十六日票站見。

虞瑋倩 / 2010-03-08 17:52:37

木村拓哉 Change - 總理大臣辭職演辭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1v5TlEuopo


你的一票這次可以帶來改變


每一票都重要


 

虞瑋倩 / 2010-03-08 16:35:33

【五區總辭 全民公決】政治說帖

【五區總辭 全民公決】政治說帖
http://issuu.com/wongyukman/docs/booklet

虞瑋倩 / 2010-03-08 16:09:28

「終極普選大聯盟」其實是對全港泛民主派支持者推銷國王的新衣


「終極普選大聯盟」其實是對全港泛民主派支持者推銷國王的新衣。


 「終極普選大聯盟」的副召集人聲稱﹕『他們在草擬終極真普選方案與爭取普選的路線圖﹐他們會要求政府提出普選路線圖,否則普選聯的十四名立法會議員將否決政府的二○一二方案。與此同時,聯盟的成員團體正密切磋商普選的路線圖,包括二○一七年和二○二○年雙普選的具體細節,以及二○一二年及二○一六年的中途方案應如何安排。預料至三月底才能達成共識。』


但是我們從南華早報3月2日報導已經知道﹐政府已經表示現階段北京只授權制定2012年選舉安排﹐所以2012年之後任何具體細節根本就不可能寫入今次二○一二方案。


所以「終極普選大聯盟」所謂路線圖只是一個姿態﹐「終極普選大聯盟」已經早知道政府不可能交出路線圖﹐所有文章談及普選聯所作的一切﹐他們也已經放棄了二○二○年取消功能組別的訴求。


 他們都知道不是否決政府的二○一二方案﹐就是變成一個虛假承諾。普選聯攪什麼聯署﹑對話等﹐旨在向外面不知情的人製造虛假的盼望。


這件國王的新衣﹐將會斷送香港的民主發展。

虞瑋倩 / 2010-03-08 15:56:28

終極普選大聯盟已經放棄了2020立法會取消功能組別的訴求


終極普選大聯盟已經放棄了2020立法會取消功能組別的訴求﹐大家還對終極普選大聯盟抱任何幻想﹕


終極投共大聯盟﹕


http://dl4.hkreporter.com/files/new/wym_2010-03-04_2_8ce6.mp3


 

虞瑋倩 / 2010-03-08 15:41:01

終極投共大聯盟


抱歉﹐我真的不可以客氣。終極普選聯盟﹐網上花名係終極投共大聯盟(簡稱「投共盟」)。


我是要指出他們的所謂替爭取普選路線圖的﹐不過是「國王的新衣」。


我說過了﹐政府不會給任何涉及2012以後的選舉安排﹐所有做出來的是煙幕﹐他們早知道普選路線圖落空﹐只可以爭取幾句原則性說話。


一路的什麼聯署﹑登報等大龍鳳﹐不過做給人看。

虞瑋倩 / 2010-03-08 15:28:23

民主派支持者 - 5月16日補選必須出來投票


(1) 五區已經除了公民黨社民連候選人外﹐已經有不少不甘寂寞﹑隱形左派 (新界西對手是鄉事派背景)


(2) 新界西﹑新界東民主黨/公民黨的議員是不會幫社民連的﹐因此為了普選/取消功能組別議題﹐必須出來投票


(3) 對手只是出來攪局﹑增加民主派冷感﹐最後阿爺灌票玩野


(4) 中央也可以玩野﹐就是最後5月16日來退選


總之就是破壞五區公投


 

虞瑋倩 / 2010-03-08 14:56:57

普選聯根本在和政府一起矇騙公眾


政府宣傳片講到好似立法會直選議席增加﹐而功能組別議席減少﹐其實政府取巧說“傳統功能組別議席”減少﹐但卻增加“新品種”功能議席


可以看看這條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84UbUu_sZk&feature=player_embedded


根據南華早報3月2日報導﹐普選聯 (民主派) 一直敦促政府在2012年政改方案中,納入2017年特首選舉及2020年立法會選舉的普選路線圖,政府則表示現階段北京只授權制定2012年選舉安排。所以文中所謂路線圖只是一個普選聯姿態﹐普選聯一早知道政府不可能交出路線圖﹐所有文章談及普選聯所作的一切﹐他們都知道不會有結果﹐普選聯旨在向外面不知情的人製造虛假的盼望。

虞瑋倩 / 2010-03-06 00:47:03

作者請表態

請問終極普選聯盟﹕
(1) 爭取普選底線為何﹖
(2) 是否堅持取消/廢除功能組別﹐達到真正一人一票﹖
(3) 是否堅持特首題目門欖維持現狀或者放寬﹖
(4) 是否堅持一人一票選特首﹖
(5) 就五區公投﹐你們會不會呼籲選民投票﹖

請記住﹐終極普選聯盟除了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民協立法會議員﹐你們無一是經過香港人一人一票選出的﹐請弄清楚你們是否能夠代表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