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昔日新聞

唯願天國降臨.專訪司徒華

  基督徒,不論對信仰認識深或淺,都會曉得昔日耶穌教導禱告的一句:「願祢的國降臨,願祢的旨意成就在地,如同成就在天。」

  半年前宣佈患上晚期肺癌的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最喜歡的金句,也是這段主禱文,身體力行了幾十年,以行動代替言說;倒是不常將這禱文的主角,掛在口邊。

  從杏壇到政壇,沒有強大的信念,實幹的決心,難以走過大半世紀的風雨。半句鐘多一點的專訪,觸及華叔較少向外提及的心路,信念如何遇上信仰。從二次大戰走過五、六十年代,一份「第一代香港人」所獨有的硬橋硬馬漢子情懷,活現眼前,也為上主所顧念愛惜。

  我們常聽司徒華談民主和政治,今期《時代論壇》總編輯羅民威走訪司徒華,談的是信仰和上帝。部分內容如下:

當信念遇上信仰

羅:資深教牧和信徒,會曉得華叔你信主年日不淺。可否說說自己的信主經歷?

司徒:我是在一九七四年八月四日受洗,主要是因為我一位要好的朋友臨終時,叫我信教。他是第一位帶我上教會的。我接受這個意見,也信守承諾,所以受洗。

羅:之前基督教給你的印象如何?

司徒:覺得基督教跟所有宗教的相同之處,就是導人向善。每一種宗教都是一種好信仰,但信仰要跟自己的人生觀世界觀相符合。

  我自己信基督教不是為了上天堂。我信基督教,跟我很多一貫以來的信念相符合。你問我最信是哪句聖經?我會答「願祢的國降臨。願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信教不是為了上天堂,而是希望在人世間出現天堂。這種信念和我信教之前是相符合的,信教也就變得很自然。信教後只是將我很多原來的信念加強了,像服務社會、愛國等等。

「這是神的安排」

羅:隨著經歷增加,像近年面對疾病的挑戰,會否令你在信仰上、在生命上有一份新的體會?

司徒:今次得病,我只覺得是對我信念的考驗。我記得在維園的記者招待會,向記者宣佈證實患了肺癌,有記者問我可有想過「何必偏偏選中我?」,意思是患了這病好像很不幸運。我很少用神的名字,但那次我說,這是神的安排:第一、祂安排我有這個病,使很多人慰問我,關心我。給我一個機會知道原來有這麼多人愛護我。第二,以前我也有過很多考驗,工作上的比較多,但未試過有生命的考驗,今次也讓我看看能否像過去面對困難一樣的安然。這次患病只是對我原來信仰上的考驗,沒甚麼特別加強我的信仰。

羅:可有牧師信徒給你一些金句或鼓勵的話?

司徒:向我表示慰問的人不單止是信徒,有很多普通人;也有一些講明會為我禱告。我今次做化療的過程,沒有負面的反應,身體還很好。我的醫生說我吉星高照,我心裡面倒想:是否因為有很多人為我祈禱?

  慰問我的人,有信徒也有不是的。我相信這跟我的信仰無甚關係,而是跟我平時的為人關係密切一點。即使我是個信徒,卻沒有做過甚麼事,我相信他們也不會這樣關心我。

羅:有些基督徒經常跟人提及自己的基督教信仰,你似乎不是這樣──起碼在鏡頭面前,在報章專欄裡,都不是這樣。為甚麼?

司徒:(信仰是)靠你自己的行為去表現出來的。我覺得,你假如做個正直的人,能對社會有一定貢獻,別人已在欣賞你。那時再知你是個信徒,他會對你的信仰更清楚一點。反而你整天在講耶穌,但行為卑鄙,你是在破壞這個宗教。我覺得,宣揚一個道理,是要靠自己的行為和實踐,而不是靠自己一張嘴。

羅:背後似乎有一個教育理念。

司徒:我看這也不是一個教育理念,而是一個實事求是的做人道理。我相信不一定是有宗教信仰的人才是這樣,所有的人都應這樣

……

訪問末了,攝錄師問華叔會怎樣介紹自己
。華叔不假思索的簡單一句:「我是中國人。」

羅:面對疾病的挑戰,你向上帝禱告,會說甚麼?

司徒:我在溫哥華時,有人問我是否天天祈禱,我說不是;我更少為自己祈禱。有時有些東西自己可以做得到的,祈甚麼禱?為何不自己努力點去做?我記得我為朋友的病禱告,為六四晚會不要下雨而禱告。

羅:上帝怎樣回答?

司徒:我不需要祂回答。事實怎樣說就怎樣。我相信祈禱不用上帝回答,祂也回答不了那麼多。我從來沒想過祂會答我。因為所有事情都是神的安排,祂安排事情怎樣,那就是祂的答覆。

羅:若由你帶領信徒為香港、為中國祈禱,你會怎樣祈禱?

司徒:我覺得你不要只是祈禱,而要做一些對建設民主中國有幫助的事情。若你祈禱,我相信上帝也會著你做多一點對中國有益的事情……

瀏覽全文可按此,訂閱則可按此

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每日快拍,2010.6.17)

在專訪裡,喜歡在坊間報章專欄說故事的華叔,還提到哪個故事自己最喜歡,更送一個故事給今年六四燭光集會中新加入的八、九十後世代。瀏覽錄影片段,可到本報網上電台:radio.christiantimes.org.hk


免郵訂閱